超级病菌与滥用抗生素有关 专家呼吁全球监控

2010-8-19 17:16 来源: 中国青年报
639 收藏到BLOG
  一个幽灵正在世界徘徊。

  从印度、巴基斯坦等南亚地区到英国、美国和加拿大等欧美国家,这个幽灵可谓所向披靡,至今已经捕获了170多人,其中仅英国就有5例死亡。

  幽灵其实是一种超级病菌。本来,抗生素是人类抵御细菌感染类疾病的主要武器。但是,这种超级病菌几乎可以抵御所有抗生素。2010年8月11日发表在医学权威杂志《柳叶刀》上的论文证实了这一点。

  论文作者分别来自英国卡迪夫大学、英国健康保护署和印度马德拉斯大学。他们还声称,区别于其他病菌,这种来势汹汹的超级病菌拥有一种更致命的变种基因。他们将其命名为“新德里金属-β-内酰胺酶-1”(简称NDM-1)。

  潜在危险清晰而令人恐惧

  事实上,早在2008年,领导这项研究的蒂莫西・沃尔什就已经注意到了幽灵。这名英国卡迪夫大学的医学专家发现,在印度等南亚地区,一种超级病菌开始在人与人之间传播。

  通常来说,超级病菌泛指一些耐药性细菌,它们能在人身上造成脓疮、毒疱,逐渐让人的肌肉坏死。普通的杀菌药物例如抗生素,对超级病菌都很难起到作用。病人往往因为无药可治,而引起炎症、高烧、痉挛、昏迷甚至死亡。

  目前最普遍的超级病菌是抗甲氧苯青霉素金黄葡萄球菌(MRSA)。这种病菌能够引起各种感染,可以抵抗最有效力的抗生素及药物,已经造成了数万人感染。

  37岁的瑞典男子艾德是第一例确诊NDM-1感染的病人。这名不幸的男子曾在印度自驾旅行,因为手臂受伤进入医院治疗,而感染了这种超级病菌。

  2009年夏天,沃尔什从艾德受到感染的大肠杆菌、肺炎杆菌中,确认了这种超级病菌的存在,并将其命名为NDM-1。这种蛋白酶NDM-1“非常强大”,可以存在于大肠杆菌、肺炎杆菌等不同细菌DNA结构中的线粒体上。一旦这些正常的细菌沾染了NDM-1,会变得威力巨大,可以轻易地在细菌之间复制、传播。

  2010年初,沃尔什的团队和印度马德拉斯大学的研究者合作,在印度第四大城市钦奈市确认了44名患者,在哈里亚纳邦确认了26名患者,英国则有37名患者。

  其中,英国病人有17人在过去一年中前往印度或巴基斯坦,接受过医学治疗,其他病人曾经去过这两个国家旅游或探亲。

  更糟糕的是,幽灵仍在前行。今年6月,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发现了3例NDM-1确诊病例。加拿大、澳大利亚、荷兰等地均发现了感染者。

  最新的病例是8月13日,一名比利时男子在布鲁塞尔的医院里,宣告不治。他在巴基斯坦的旅行中遭遇车祸,因腿部伤势接受治疗而感染NDM-1。在电视的镜头里,主治医生显得无奈而悲伤。尽管他给这名患者使用了药力强大的抗生素,依然无法阻止这一次死亡。

  沃尔什用一种严肃的口吻指出,这种超级病菌在全球大规模蔓延的潜在危险“清晰而令人恐惧”。“由于这种酶可以在细菌和细菌之间转移,我们担心它出现在某些能引起严重感染的菌群上。而这最终可能导致某些疾病迅速传播的人际感染,几乎无法治疗。”英国健康环保署的大卫・利弗莫尔,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幽灵与人们多年来滥用抗生素有关

  看起来,幽灵似乎比之前的同类厉害得多。

  “现在没有任何万无一失的方法杀死NDM-1。”沃尔什表示。目前,对这种超级病菌具有效果的只有两种抗生素,但受到感染的病菌很快就能对这两种抗生素产生抗药性。

  中国国家疾控中心传染病预防控制所所长徐建国解释说,这种超级病菌的致命之处在于它拥有一种新的基因,能让正常细菌产生蛋白质。这种被称为酶的物质可以分解抗生素,因此之后抗生素便失效了。

  “从研究情况来看,NDM-1属于可移动的遗传因子,就是说,它可以在细菌中传递,使更多细菌变得耐药,而且耐药范围比较广。这才是致命之处。”徐建国说。

  幽灵对抗生素的免疫力,也是它的致命武器。如今,抗生素几乎被用于治疗大多数细菌感染性疾病。作为微生物的代谢产物或合成的类似物,抗生素能抑制病原的生长和存活,而对人体不会产生严重的副作用。

  近日,英国卫生部宣布,英国已经开始讨论研制对付幽灵的新抗生素。但不少科学家对此持悲观态度,他们认为可能10年内都不会有对NDM-1有效的新抗生素出现。

  他们甚至担心,NDM-1的出现,与人们多年来滥用抗生素存在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大半个世纪以来,各种各样的抗生素被制造出来,同时一些细菌经过被筛选,开始出现强大的抗药性。

  MRSA的出现就是个例证。金黄色葡萄球菌本是很常见的细菌,感染后会使人皮肤上长疮和丘疹,严重时可引起肺炎或血液感染。对这种病菌引起的感染常用青霉素类抗生素甲氧西林治疗,大部分情况下很有效。但有些金黄色葡萄球菌菌株对甲氧西林产生了耐药性,由此变成了MRSA。这样的病菌能引起深度感染,导致严重甚至致命的炎症。

  世界卫生组织也曾经发出警告:全球各国耐抗生素感染发病率的上升使一度可以治疗的疾病难以治愈。

  幽灵顶多是一把好枪,但是杀伤力很大

  正如沃尔什所担心的一样,幽灵引起了人们心理上的巨大恐慌。

  中国还未出现确诊的NDM-1感染病例,但它已经成为网络上的热门词语。一些中国网友,甚至建立了“超级病菌”网页。他们开始谈论SARS时期的恐惧。一些人甚至大呼“2012真的来了”,另外一些人则开始购买口罩、洗手液等生活用品。

  徐建国否定了NDM-1和SARS病毒的相似之处。他认为这两者的性质完全不同。NDM-1的耐药性基本在人体内部的细菌之间传递,让细菌产生更强的抵抗外界的能力,不会产生新的疾病。而SARS病毒则是新的冠状病毒,它们可以在人与人、人与动物之间传播。

  “NDM-1顶多是一把好枪,但是杀伤力很大。”徐建国打了一个简单的比方。

  尽管如此,沃尔什呼吁目前极度需要一个全球性的监控体系,尽快识别NDM-1感染病例。加拿大卡尔加里大学学者皮陶特还专门举办了一次讲座,他呼吁那些曾在印度、巴基斯坦的医院中接受过治疗的外国人,在返回本国时,先去医院进行筛查。

  一些小插曲也因此出现。

  8月上旬,英国卫生部就NDM-1发出警告,并提示本国游客尽量不去南亚旅行。对此,印度卫生部发表声明,就英国医学杂志《柳叶刀》刊登报告,将超级细菌源头指向印度表示不满,并强烈抗议英国卫生部的相关警告。一些愤怒的印度议员甚至质疑,《柳叶刀》杂志是由多国联合制药机构赞助,因此这篇研究报告“甚至可能是多国公司设计的邪恶阴谋,以此毁灭印度作为新兴旅游国家的兴起”。

  “到底NDM-1将蔓延到什么程度?”在政治压力下,科学家们开始保持谨慎的缄默态度。沃尔什在回复中国青年报记者的邮件中表示,他无法也不可能解答这个可怕的假设。

  不过,也有值得欣慰的状况出现。

  去年10月,一名66岁的印度裔男病人在香港就医时,尿液样本中就发现了含有NDM-1的大肠杆菌。幸运的是,他身上携带的细菌对治疗尿道感染的口服抗生素产生了反应,如今业已痊愈。

  8月15日,法国一家医院在一名受伤者的皮肤样本中发现了这种超级细菌的细菌植株。但是,这些NDM-1植株似乎对几种药物并不存在有效的抵抗力。医生对着镜头笑着说:“这名患者健康得像一头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