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舟子:学术打假是严肃的事 我是认真不叫偏执

2010-9-27 16:06 来源: 钱江晚报
744 收藏到BLOG

  继今年唐骏“学历门”和“李一事件”后,因“学术打假”而闻名遐迩的方舟子又一次地站在了媒体和社会的聚光灯下。这一次,不是因为方舟子打假,而是方舟子挨打。

  8月29日,北京警方接到方舟子报警,称其在住所附近被人殴打。警方随即成立专案组开展调查。9月21日,主要犯罪嫌疑人、华中科技大学医学院泌尿外科主任肖传国在上海浦东机场落网。经查,肖传国认为:因几年前方舟子、方玄昌对其学术“打假”,导致其未能入选中国科学院院士,遂指使戴建湘等人实施报复。

  作为实名打假人,方舟子坦言遇袭事件对他的生活造成了影响,自己今后的人身自由可能会受一点“限制”。然而肖传国给方舟子上的这堂“教训课”的作用似乎也只限于此。在接受记者采访的过程中,方舟子始终语气温和平缓、条理清晰,只有在谈到肖传国“肖氏手术”效果之争和社会上对他的质疑时,偶尔流露出的嫉假如仇的愤慨,才让你将他和网上口诛笔伐的“打假斗士”联系起来。

  一个人战斗在学术争端调查机制缺失的今天,方舟子是孤独的,但他的打假决心却从没有动摇过。有人说他是“科学的偏执狂”,他反驳:“我那叫认真不叫偏执。”

肖的院士梦被方戳破

  方肖的恩怨,并非一日之寒。

  早在2001年,当时还是美国某著名大学副教授的肖传国就曾多次以“昏教授”的身份在网络上发帖,质疑方舟子打假的严谨性,同时向《科学》杂志举报方舟子抄袭该刊文章。

  随后的几年中,双方曾“和平”了一段时间。几年间,肖传国研究出了“肖氏反射弧”,肖氏手术在美国开展临床试验,成为肖传国事业上的一个亮点。

  2005年9月,两个人的位置调了个儿。方舟子称肖所谓“国际公认的”“肖氏反射弧”理论,是利用国内外信息不对称的“自吹自擂”,并质疑其治疗效果。同年,49岁的肖传国正在积极地参与申报中科院院士补选,方的领衔质疑让肖传国最终落选。5年间,双方在北京、武汉打了数场官司,肖传国以侵犯名誉权为名连续五次起诉方舟子。

  而方舟子表示,让肖传国放弃学术、法律之争而转向以拳头解决问题的真正近因可以归结为2009年时任《中国新闻周刊》编辑的方玄昌策划的调查“肖氏手术”的系列报道,该报道调查了“肖氏手术”的受害者,发现该手术不仅无效,还会致残,部分受害者正起诉实施“肖氏手术”的医院。

家人安全成一大心病

  对肖传国其人的评价,在采访过程中,方舟子几次提到了“流氓”、“戾气”、“疯狂报复”等词汇。方舟子说,打假十年来,多数造假者大都“假装不知道、不吭声”,唯有肖传国例外。“在我所有打过的造假事件中,他是‘跳’得最厉害的一个,对我的仇恨可能也是最深的一个。”

  据悉,肖传国曾在多次在网上声称:“方舟子是我的敌人、仇人,彼此都会无毒不丈夫,我也会不惜用最歹毒的方式报仇。”2009年12月19日,肖传国在清华大学作了一个报告,ppt上写明自己的人生目标有四个:“积德、赚钱、报仇、打兔子”。方舟子表示,“肖氏手术”的系列报道“等于直接断了肖传国的财路”。眼看着一大人生目标就被方舟子这么给“毁了”,肖继而将第三大人生目标提上加速议程——“报仇”。

  方舟子告诉记者,和肖结上梁子以来,“电话恐吓、被人跟踪、上门恐吓都是有的”,然而,此次遭到武力袭击,却是头一遭。据方舟子回忆,两名歹徒原计划一前一后分别用锤子和钢管砸他。“警方称赞我反应实在太快,才侥幸逃脱,不然让钢管砸到,后果不堪设想,非死即残。”

  方舟子透露,该案破后,他“安心一点了”。但往后自己的人身自由可能会受到一点“限制”。此外,家人的安全也成了方的一大心病,“实在不敢掉以轻心。毕竟我得罪的人不少。”

“全中国树敌最多的人”

  方舟子,1967年生,本名方是民。1999年以来,方舟子设立新语丝网站,通过发表自己以及网友文章,揭发中国科学界和教育界的学术腐败现象。

  方舟子告诉记者,新语丝网站目前已经成为一个“揭露造假”的平台。“在国内的学术界、科学界,人们都给我们投稿,并一直持续下来,成为一种惯性。”近期的唐骏假学历、“假神仙”李一、刘维宁所谓“首席科学家”等引起舆论极大关注的事件,均是方舟子及“新语丝”的战绩。

  虽然最近几年方舟子本人揭露的造假越来越少,但作为网站创始人和个人的高知名度,大部分被“新语丝”打倒的造假者总会将仇恨的矛头对准方舟子,方舟子也因此被媒体评价为“全中国树敌最多的人”。

  到底得罪了多少人?方舟子心里也没个谱,“‘新语丝’打假十年,揭露了一千余起的造假案,我个人打的假占了十分之一,就这么算也有100多号‘敌人’,还不包括给别人背的‘黑锅’,这笔帐算不清。”

嫉假如仇,“我是认真不叫偏执”

  之所以走上打假这条路,方舟子说是“碰上了”:“看到那么多造假现象,却看不到有人说,那么就自己站出来揭露一下。”而促使他讲真话的原因,“一方面是社会责任感,另一方面是不怕得罪人的个性。”他觉得自己最大的社会价值就是“持续不断地揭露造假,引起社会对学术造假问题的关注”。“我本人是否成为道德标杆倒不是我追求的东西。我更愿意自己是个传播科学、普及科学的角色,而不是道德楷模。”

  当谈到社会上有质疑方和肖是相互打击报复,方是制造新闻炒作自己,方舟子语气坚决:“这明明就是转移视线。打假是件很严肃的事情,我们为消费者、受害者维权,而社会上总有人要把这些事和个人恩怨,个人利益划上等号,非要把事件娱乐化。”

  有人说方舟子是科学的偏执狂,甚至迷信科学。方舟子并不认同:“那叫认真不叫偏执,只是在一个不正常的环境里,把一种认真的性格变成了偏执。”“我没有绝对或者极端,因为我采取的标准是国际公认的学术标准、学术规范,是科学的标准。只不过中国现在的学术界和许多社会现象都不太正常,我觉得自己还挺正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