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场所吸烟现象随处可见 禁烟令恐成一纸空文

2011-3-09 07:42 来源: 大众日报
收藏到BLOG
  “众所周知,被动吸烟的危害一点儿也不比吸烟者轻。可现在到哪儿,我都不得不吸‘二手烟’。”在省直某机关工作的吴迪向本报编辑部反映说,“我 现在最怕去饭店吃饭,无论是在大厅还是包房内,随处可见烟民喷云吐雾,咋都这么不自觉呢!你们媒体是不是也该呼吁呼吁,让烟民们要有公德意识,养成在公共 场所不吸烟的良好习惯啊。”类似吴女士的投诉,本报编辑部已陆陆续续接到了许多。
  去年5月,有关部门提出从今年1月起,在所有室内公共场所、室内工作场所、公共交通工具和其他可能的室外工作场所全面禁止吸烟。效果到底怎么样呢?记者通过调查发现,收效甚微,几乎未见成效。
  难道此次公共场所全面“禁烟令”,又会成为一纸空文?
  公共场所吸烟现象随处可见
  记者走访了临沂市区多家饭店、餐厅,发现虽然很多饭店和餐厅内都贴有禁止吸烟的标识,但依然有很多顾客在吸烟。
  在临沂市区沂蒙路上一家饭店里,记者发现吸烟者依然有很多。店员告诉记者,虽然知道国家有禁止在公共场所吸烟的规定,饭店也在显眼的位置贴上了 禁烟的标识,但大多数的顾客还是照吸不误。“饭店不可能因为吸烟就把顾客拒之门外,况且国家虽然禁止,但好像也没有具体的处罚措施,我们更没有权力去管吸 烟者。所以饭店能做的只是提醒,想要禁止顾客吸烟,是不可能也不现实的。”该店店员说。
  另一家饭店的王老板表示,现在吸烟的人群越来越年轻化、大众化,不管是朋友聚会还是单位聚餐,吸烟的顾客都不少。“我们做生意最看重的就是客 源,如果我们老是制止吸烟就会引起顾客的反感,说不定下次顾客就会选择别的地方就餐了。”记者发现,像王老板这样想的餐馆老板不在少数,为了留住新老顾 客,餐馆对顾客吸烟的行为大都采取默许态度。
  在一家西餐厅内,记者看到宽敞的餐厅里有几十张大大小小的餐桌,可是“无烟区”却仅仅由三张桌子组成。餐厅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不吸烟的顾客相 对较少,就餐高峰期的时候,无烟区也就坐一桌或者两桌的客人。”该店负责人表示,虽然知道在室内公共场所全面禁烟的规定,但是店里还没有收到有关部门的正 式通知。
  随后,记者又走访了烟民相对聚集的KTV和网吧。在临沂市区沂州路一家网吧里,记者推门便闻到一股浓浓的烟味,在网吧的显眼位置上虽然张贴着 “禁止吸烟”的标识,但前来上网的网民依旧照吸不误。在较大规模的网吧内,记者看到尽管设置了“无烟区”,但是由于没有任何隔离措施,整个网吧到处都弥漫 着烟草味,即使坐在“无烟区”也一样烟味浓烈。面对这一现象,众店家普遍表示,“网吧是一个服务性场所,如果下令不准吸烟,就等于变相地赶走顾客。”
  但是记者也惊奇地发现,在公共汽车上却很少看到吸烟者。一位售票员说,车上空间相对较小,再加上拥挤,众目睽睽之下,想吸烟的人也就不好意思吸烟了。看来吸烟者并非不知道禁烟,而是缺乏监督和自觉性。
  烟民:吸烟是习惯也是礼节
  调查中发现,很多市民将敬烟看成是一种社交礼节,纷纷表示在公共场合禁烟是一件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很难的事情。
  烟民刘先生是刚刚参加工作不久的上班族,原本烟酒不沾的他,在工作第二年就都学会了。他说:“其实对于烟,我没有别的选择,出去谈业务的时候,给对方递烟是一种礼节。同样别人给你递烟,你不接来吸也是不礼貌的。不管从哪个角度考虑,我都得让自己更加‘合群’一些。”
  不论被动还是主动吸烟,一旦成瘾想戒很难。据烟龄20年的赵先生介绍,其现在平均一天吸一盒烟,他也知道吸烟对身体的危害,曾经戒过几次,可最 后都没有坚持住。“现在饭后都习惯吸根烟,很多时候吸烟不是自己能左右的,人情往来的时候,有饭局的时候,谈业务的时候都需要烟。烟可是一个重要桥梁。” 很多烟民都有同感,明知吸烟的危害,可由于心理依赖和工作需要,便无法彻底将烟戒掉。
  难觅戒烟门诊
  世界卫生组织早已将吸烟列为疾病范畴,吸烟者具有成瘾性和烟草依赖症状,必须通过专门治疗才能阻断症状。戒烟门诊作为帮助烟民告别烟瘾的医疗机构,其开办情况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当地“禁烟”的力度。临沂市拥有数以万计的烟民,但记者走访中却难觅戒烟门诊的踪迹。
  在临沂市人民医院,该院工作人员介绍说,医院在很多年以前就开始全面禁烟,看到吸烟的市民,医护人员也都会提醒他们不要吸烟。此外,该医院还有专门的健康教育学院,面向市民和患者,宣传戒烟、戒酒知识,但医院目前没有专门的戒烟门诊。
  受访的其余多家医院也都没有专门的戒烟门诊。“我院已有专业戒网瘾、戒酒瘾的门诊,但尚没有挂牌的专业戒烟门诊。”临沂市第四人民医院医务科长郑士全表示,戒烟者选择到医院就诊的太少,这是戒烟门诊难觅的主要原因之一。
  “目前,在烟瘾治疗中很少采用物质替代,而多以精神疏导为主。”郑士全介绍说,当前来就诊戒烟的市民,多是在屡次自行戒烟无果的情况下才来的,且寥寥无几。
  法规不“给力” 政策难落实
  “在公共场所禁烟,必须有强有力的行政和法律手段。”郑士全表示,“目前的‘禁烟令’也只是停留在倡议和号召的层面上。”
  “立法的缺失才是问题的核心。”临沂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李景一针见血地指出,“目前只是执行《烟草控制框架公约》里的要求,这个公约是我国与世界 卫生组织签订的,于2006年生效。按照公约要求,生效5年后,我国内地将在公共场所全面禁烟。可当前立法的滞后,造成了有关部门在具体执行中陷入无法可 依的尴尬境地,普通民众更是无所适从。”他对“禁烟令”会不会沦为一纸空文也深表担忧。
  “光靠增加烟草税调控机制,目前看是远远不够的。我认为,制定具有强制力的法规迫在眉睫。”李景还建议,在目前无法可依的情况下,加大禁烟宣传力度,特别是面向学校的宣教是十分必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