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发现大脑构成决定学科优势

2011-11-09 12:30 来源: 新华网
774 收藏到BLOG

  美国趣味科学网站11月6日报道题:数学VS语言。

  大多数人都认为,他们上学时要么语言学得好,要么数学学得好,成绩通常是明证。极其聪明的学生往往语言和数学都学得好,而且能很快给出问题答案。不那么聪明的学生可能就有些费劲了。不过,我们中有极少数的人很擅长语言,数学却很差,反之亦然。

  这种能力的极端情况说明了我们大脑的构成。英国伦敦大学学院认知神经心理学荣誉退休教授布赖恩·巴特沃思说:“数学和语言的大脑系统截然不同。所以,这两种能力相对比较独立也就不令人惊讶了。”

  通过对我们大脑中负责语言和数学处理的区域进行更多研究,研究人员希望有一天能更好地帮助有诵读障碍和计算障碍的患者。

  语言能力(读、写和说)源自我们大脑的大部分区域,需要关键元素的协调。例如,当我们阅读时,位于大脑后侧与事物认知有关的“腹侧流”变得活跃起来。正如神经影像研究显示的那样,顶区和额区也开始活动。这些大脑区域解析出文字的“声音”和单词的语义。

  在诵读障碍患者中,有5%到12%的人阅读有困难,拼写有时成问题,但同时有书写障碍的患者所占比例尚不清楚。书写障碍患者的字迹不规范、字间距不当或者讲述概念时使用错误的单词,例如“女孩”或“男孩”而不是“孩子”。

  脑损伤也会导致这种语言缺陷,数学方面也一样。根据对家族中残疾病史和产生明显缺陷的基因疾病的研究,可以发现遗传显然影响重大。

  在对诵读障碍现象进行的研究中,一些参与者的基因显示了大脑的神经细胞如何构成相互联系。

  另一部分人没有阅读和书写障碍却有基础数学学习障碍。研究显示,计算障碍患者约占全球人口的6%至8%。就像诵读障碍一样,计算障碍也存在着遗传因素,同卵双胞胎同患计算障碍的概率约为60%。

  当参与者进行计算时,大脑的几个区域开始活动起来,尤其是位于头顶后方的顶内沟。

  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心理与脑科学学院博士后梅利莎·利伯特斯说:“这似乎是大脑的‘数学中心’。如果大脑的这部分出现问题,那么人们就会有数学障碍。”

  利伯特斯新近发表的论文称,学龄前儿童的“数感”(天生的估算能力)水平各不相同。他说,出生时就具有较高才能的人在整个人生中都很可能更擅长数学。相似的是,美国乔治敦大学医疗中心下属学习研究中心主任吉尼维尔·伊登对具有超常阅读能力的儿童进行研究后发现,我们当中有些人有技巧。

  另一方面,天生就有诵读障碍或计算障碍的人未必长大会对语言或数学一窍不通。因此,根据先天的强项和弱项,对孩子进行培养和教育常常会改变孩子对语言或数学的偏好。

  巴特沃思说:“环境和经验无疑可以发挥重要的作用。”家中有大量藏书的父母也许会促使子女更多地阅读和写作,反之数学游戏则会鼓励孩子多做算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