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龙虾销量锐减 监管部门将关注事件进展

2010-8-27 07:55 来源: 北京商报
846 收藏到BLOG


  虽然南京小龙虾事件至今还无最后定论,但昨日记者走访北京市场了解到,今年的一场小龙虾与肌肉溶解症的纠结,让北京的水产市场冷清了不少,而簋街“麻小”销售则减少了一到两成。

  京深海鲜小龙虾销量降九成

  小龙虾是近几年在京城兴起的一道时尚美味小吃。红色的虾壳,嫩白的虾肉,浆汁浓郁,色泽红亮,不禁让广大食客们垂涎。每年6至8月份,既是小龙虾形体最为“丰满”又是销量最好的时候。然而,今年的一场小龙虾与肌肉溶解症的纠结,让北京的水产市场冷清了不少。

  记者从北京的水产市场了解到,在京城几家主要海鲜批发市场中,京深海鲜批发市场是小龙虾的主要供应点。昨日,记者来到位于南四环内的京深海鲜批发市场。偌大的市场内,记者只发现一家商户还在经营小龙虾。

  据这家经营小龙虾的商铺老板介绍,南京小龙虾事件前,市场上小龙虾的销售挺好,来买的顾客很多,有餐馆的,也有北京的居民。我们一律按批发价格出售,所以价格上具有优势。但近期来市场购买的人少多了。一方面是由于小龙虾大批量进京的季节马上就要过去;另一方面是受到南京发生的“肌肉溶解”事件的影响。但是,这家商铺老板肯定地告诉记者:“我这里所出售的小龙虾均是从正规渠道进货,有相关的发票证明,不会出现任何问题。”

  北京大红门京深海鲜批发市场办公室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近段时间,京深海鲜批发市场小龙虾的销售量急剧下降。南京小龙虾事件发生前,市场小龙虾销量每天达到10000多斤,但现在每天只卖1000多斤,而且销售的商铺也仅剩一两家。该负责人分析,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有三点。首先,小龙虾本身就是季节性商品,现在已经接近了小龙虾的淡季。其次,自2007年小龙虾开始火爆京城市场以来,至今已有三年的时间,京城老百姓对小龙虾的消费趋于平稳。再次,受到南京小龙虾事件的影响,北京市民也开始对小龙虾有了戒心。

  簋街“麻小”生意减少近两成

  东直门的簋街以经营小龙虾而闻名,当时,北京的美食爱好者还为小龙虾起了一个时尚的名字――“麻小”。前几年,簋街还每年举办一届小龙虾美食节,最火的时候,一提到簋街人们就马上联想到“麻小”。据簋街饮食服务协会相关人士透露,每年七八月份正是簋街“麻小”的销售旺季,但是这两天受南京小龙虾事件的影响,不少餐馆老板反映,近日“麻小”生意普遍下降了一到两成。

  天一阁是簋街上专营“麻小”的一家餐厅,小龙虾的销量几乎占了餐馆生意的90%。“这两天吃‘麻小’的顾客相对减少,下降了大约一到两成。外地来旅游的客人看了南京小龙虾报道后都不敢吃了,但本地老客人还是照吃不误,毕竟我们家做‘麻小’生意已经十几年了。”该店相关负责人说,“我们的小龙虾有专门的供货商每天送货,小龙虾都是一只一只挑出来的,每斤价格在20元左右,比批发市场价格要高些,为的就是确保品质。”

  胡大饭馆的胡经理也表示,这两天“麻小”销售减少了一两成,主要是外地客人不太敢吃,老客人吃了十几年了,对我们很放心。胡经理认为,小龙虾与福寿螺等其他水产品一样,生的时候体内可能会存在有害物质,但经过高温焖煮、炸制,彻底熟透之后,其安全性应该是有保证的。针对近来食客们对小龙虾安全的担心,胡经理也想出了应对之策。她告诉记者,人们喜欢的其实只是“麻小”的独特味道,即使不用小龙虾,饭店一样可以用相同的味道烹制大虾、河蟹等其他海鲜,同样可以满足人们味蕾上的追求。

  酒圣居的“麻小”生意也占到了饭店销售的70%-80%。酒圣居的宋经理告诉记者,生意基本上没受影响,每天进货的几十斤小龙虾几乎销售一空,周末生意更火。而在采访间隙,宋经理还忙着招呼服务员给客人打包“麻小”外卖。

  花家怡园的运营总监庞卫泉表示,受南京事件影响,这两天点“麻小”这道菜的人略有减少,但“麻小”早已不是该店惟一的招牌菜了,所以对饭店的整体生意影响不大。据庞卫泉介绍,花家怡园对采购来的小龙虾的处理方式一般是用清水、刷子来洗净,然后经过煮、炸两道工序,再用麻辣调料炒制,通常要焖半个小时确保小龙虾熟透。

  而对于公众普遍关注的“洗虾粉”,记者采访的多家簋街餐厅均表示从未听说过。

   餐企自称小龙虾并非来自江苏

  对于小龙虾的来源,京深海鲜批发市场办公室刘女士肯定地表示:“京深海鲜市场上的小龙虾均来自湖南洞庭湖,那里的水域开阔、水质好,这就保证了小龙虾的品质。”刘女士告诉记者,“在进货时,我们要求市场中的每家商户,一要向进货单位索要发票,二要在销售过程中注明货源产地。这样可以有效地保证市场对货品质量的监管”。据她介绍,市场中配有自己的食品检测中心,每个月要求各家商户的货品定期送检,提高每家商户销售货品的质量。同时,对市场中商户的商品随时进行抽检,并督促商户自查、自律,进而维护消费者利益。

  而南京小龙虾事件后,京城经营小龙虾的餐馆最怕的就是和南京小龙虾沾上干系。在记者采访的多家簋街餐饮企业中,没有一家餐饮企业说自家的小龙虾来自江苏。

  庞卫泉对记者强调,该店的小龙虾由湖北的养殖场直线供应,可以追溯来源,而且双方长期合作,进货渠道安全性较高。胡大饭馆方面则表示,“我们的小龙虾来自湖南洞庭湖的养殖基地,双方是长期合作,对方肯定不敢欺骗我们。而且我们自己也吃小龙虾,肯定会确保食品安全”。天一阁和酒圣居的负责人也表示,自家小龙虾有长期合作的专门供应商,品质完全可以保证,但不肯透露供应商的具体情况。

  然而记者留意到,在去年4月举办的第九届“中国・盱眙国际龙虾节”新闻发布会上,据当时的盱眙县县委书记蔡敦成透露,北京市场上的小龙虾70%以上产自江苏淮安盱眙县。北京每年消费盱眙小龙虾四五千吨,但仅是上海消费量的1/10,因此将重点开拓北京市场。

  北京监管部门态度谨慎

  8月25日,南京小龙虾事件又有最新进展,南京批发市场开始实行龙虾登记制,南京市卫生监督所也发出紧急通知,对所有涉及经营小龙虾的餐饮店进行一个月的拉网式检查。

  针对近期曝出的南京疑似小龙虾中毒事件,北京的监管部门普遍表现出谨慎的态度。

  据了解,北京食品安全的监管主要涉及质监、工商、卫生三大部门。具体到小龙虾的安全监管,市场供应环节由工商部门负责,餐饮销售环节则由北京市卫生监督所负责。

  北京卫生监督检验所信息中心主任蔡昌京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卫生监督所正在密切关注南京小龙虾事件的最新进展,会根据官方结论采取相应的行动。目前来看,南京的病例还属于个别的典型病例,并不具备统计学的意义。政府如果采取行动,比如让小龙虾在北京退市,就必须要有可信服的科学理论做依据,否则造成经营者的损失谁来弥补”?

  而北京市工商部门一位权威人士的说法是,在事态还没有真正查清楚之前,工商部门不便采取贸然举措,这样会影响到市场的稳定。记者从消息人士处获悉,工商部门已经进行了相应抽检,只是还没有公布抽检结果。

  记者随后从京深海鲜批发市场管理方的一位张经理处了解到,在南京小龙虾事件曝出之后,京深海鲜批发市场已经有组织地对市场内经营小龙虾的商铺货品进行了抽检,虽然没有公布结果,但是从保证食品安全的角度出发,已经向主管工商部门申请撤市小龙虾。

  事发地声音

  未查明龙虾与横纹肌溶解症相关联

  南京市政府新闻发言人曹劲松

  8月24日下午,南京市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曹劲松介绍,南京市政府高度重视食用龙虾致病的相关情况的调查和分析,专门成立了由常务副市长沈健任组长的应急工作领导小组进行专项调查。目前为止,还未查明食用龙虾与产生横纹肌溶解症的具体关联因素,相关部门将用一个月时间,对小龙虾进行专项整治工作。

  共收治横纹肌溶解症病例19例

  南京市药监局副局长华文

  到8月24日,共收治横纹肌溶解症病例18例,发病前均食用龙虾,经过初步流行病学调查,18人的就餐地点高度分散。其中,14名患者分布在8个家庭,都是在家自己加工并食用龙虾,另外4人分别在2个餐馆食用龙虾。18名患者均有全身肌肉酸痛症状,并伴有肌酸激酶、肌红蛋白明显增高,临床诊断为横纹肌溶解症,经补液保肝、抗感染等治疗措施,到目前为止,已有15人治愈出院,仍有3人住院治疗,病情稳定。而8月24日下午发布会后,南京又新增1例病例,住院人数迅即被刷新为4人。

  多方原因可引起横纹肌溶解症

  南京市卫生局

  8月23日,南京市卫生局组织临床、疾控、卫生监督相关专家,分析了食用龙虾与横纹肌溶解症的关系以及可能的致病原因,大家一致认为,引起横纹肌溶解症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如过量运动、醉酒、急性重度一氧化碳中毒、药物影响、代谢异常以及遗传缺陷等,到目前还没有查明食用龙虾与产生横纹肌溶解症的具体关联因素。

  不可能是“洗虾粉”惹的祸

  南京市疾控中心主任李解权

  李解权说:“横纹肌溶解症说是‘洗虾粉’惹的祸,我们认为不可能。”

  据悉,新闻报道该事情后,南京市疾控中心立即组织相关专家对此事进行了流行病学调查分析,结果基本否定了“洗虾粉”致病的说法。“洗虾粉”主要成分是草酸,是一种氧化剂,主要起清洁污垢作用,虽然草酸经清水浸泡和高温烹饪后会分解掉,但毕竟是化学物质,不宜在食品加工中使用。

  不认同病例和龙虾有关

  江苏省淡水水产研究所专家唐建新

  唐建新并不认同所发生的病例与龙虾有关。他说,现在的龙虾,饲养过程中以生态食物为主,食谱广泛而复杂,基本不需要添加人工饲料,也不需要使用任何药物。美国食品安全检查是世界上最严格的,江苏省每年都有大量的龙虾出口到美国,充分说明龙虾不是百姓认为的那么“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