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矿业断尾环保术:下属污染公司一卖了之

2010-9-01 09:17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777 收藏到BLOG

  紫金矿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旗下企业湖南安化鑫丰矿业有限公司(下称“鑫丰矿业”)因环保治理不合格,被环保部点名。《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调查发现,鑫丰矿业对相关问题的改正并未完成,而紫金矿业方面表示,公司计划出售这家子公司。

  调查发现,这并非紫金矿业第一次计划出售环保未达标的子公司资产。同时,鑫丰矿业多次较长时间停产,但紫金矿业从未对此有过披露。

  不久前,紫金矿业因其在福建省发生的污水渗漏事件受到广泛关注,并引发国家环保部要求各省级环保部门督促辖区内上市公司发布年度环境报告书。

  尽管紫金矿业方面拒绝了本报采访,但据安化当地环保部门介绍,在紫金矿业接手之前,鑫丰矿业就存在较为明显的环保问题,与很多同类型矿山一样,这些问题都随着矿权的转移而转移,而随着紫金矿业有意再度将之出手,“环保”这一烫手山芋的下一棒又将交给未来的受让方。是否能够严格规定企业在经营矿山期间做好环境治理工作的同时,能够明确凡治理不达标的不得转让?这是鑫丰矿业带来的思考。

  为减少环保投入换方式?

  鑫丰矿业位于湖南省益阳市安化县的清塘铺镇,最初由湖北襄樊铁路局职工集资成立, 2007年归属到紫金矿业旗下。

  鑫丰矿业由紫金矿业的控股子公司湖南紫金矿业有限公司(下称“湖南紫金”)全资持有,经营范围涉及探矿、金矿及伴生矿开采、选矿、冶炼、销售。其采矿权面积4.6511平方公里,采矿证范围内设有一工区(太平工区)、二工区(天车轮工区)以及谭家冲、聂家仑、肖家湾矿点,其中一工区、二工区探明可采原生矿储量30万吨,平均品位3克/吨。公司选矿车间破碎能力40多吨/小时,拥有两条独立磨浮生产线,日处理矿石量规模可达600吨,日产金精矿35吨,产金1公斤。

  记者在现场看到,鑫丰矿业除了一栋较为简单的三层办公楼外,其生产作业区均在露天或者简陋的工棚中,裸露的排污渠也只是简单的水泥修砌。一切都与许多民营私采矿的作坊无异,很难让人联想到其实际控制人是一家上市公司。

  在紫金矿业未进入之前,鑫丰矿业主要利用氰化工艺和提纯工艺进行金矿冶炼,这两项工艺都具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污染严重,一直遭到当地村民的抗议。

  安化县属于国家级贫困县,人均可种植土地面积不过几分,但当地矿产资源丰富。清塘铺镇的人均稻田面积只有二三分,土地种植收入极低,特别是大面积矿产开采带来较为严重污染,更使得种植收成下降。

  7月23日,尽管鑫丰矿业方面以所有领导都不在公司为由拒绝了本报的采访,但记者了解到,紫金矿业接手鑫丰矿业后,停止了原公司利用氰化工艺和提纯工艺进行金矿冶炼的做法,但并未在治理污染方面进行更多投入和改进,而是改用浮选工艺进行提炼。

  所谓浮选,就是根据不同的矿物特性加入不同药物,使所需矿物质与其他物质分离开。据了解,这一工艺较这家公司此前的做法有所改进,简化了提取流程,也提高了效率,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可以减少环保方面的投入。

  安化县环保局一位负责人在分析紫金矿业接手鑫丰矿业后的做法时表示,以浮选工艺提炼矿产,一个最明显的好处就是可以减少环保投入,转移了当地村民的注意力,让人误解原来的污染已经消失,但实际上只是换了一种方式。与新工艺伴生的是含有大量残余水分的尾矿渣,成为了新的污染隐患。

  作为矿产冶炼的伴生物,尾矿渣因其中含有大量的重金属残值,容易形成有毒粉尘,也容易对土地和地下水造成重金属污染。因此,尾矿处理向来是矿企最头疼的问题,也是环保中最不容忽视的。

  一般来说,为防止冶炼废水、废渣的污染,必须进行防尘、防渗处理。但调查发现,鑫丰矿业这些方面似乎着力不多。

  环境保护部办公厅2010年5月14日的《关于上市公司环保核查后督查情况的通报》(下称《通报》)显示:鑫丰矿业存在“未按期完成整改的环保问题”,即“尾矿库渗滤液收集系统简陋,无防渗措施,人工添加石灰处理,无pH在线监测装置;检查时废水处理设施尚未按承诺进行整改;除尘设施简陋,处理效果不佳”。

  据了解,鑫丰矿业每天产生10吨至20吨污水,其中的重金属含量成为令人担忧的污染隐患。

  据鑫丰矿业附近的牛角塘村粟家组一肖姓村民介绍,鑫丰矿业的尾矿坝常年渗水,未经处理的污水从各个缺口涌出,流进下面的稻田和河道。同时该矿区还有一个管道直接向河口排水。

  因采访时鑫丰矿业正处于停产阶段,因此记者未能看到村民描述的尾矿坝渗水情形。但记者看到,较为单薄的尾矿坝外体确有较细的渗水现象,而且能看出多处较大的缝隙,同时能看出漏水的陈迹。

  粟家组村民直接感受到了污水渗漏带来的后果。

  据组长肖跃娥介绍,鑫丰矿业的排水口出来的水有一种刺鼻的气味,闻着令人头晕,水体浑浊,河里没有一条鱼,水稻长不高,蔬菜只长苗不结果,这些都是直接可见的表面现象。她同时承认,这些情况在“福建人”接手前就存在,一直没有解决。更让村民不安的是,“如今河里的水是喂鸭死鸭,喂羊死羊”,动物先是脚软,然后死掉。因此,现在很多村民都只把家禽家畜关在家里养着,不敢放出去。人也不敢随便下河,“一下水(河)就烂脚”。村民的饮水只有通过从附近地势较高的山上引导下来。

  大量的污水不仅使牛角塘村受到污染,甚至影响到了下游的仙溪村。

  让村民不解的是,他们也看到当地环保部门的人员经常过来,但回答的总是“没问题”。“这样明显的污染,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环保部门)就看不到。”

  据肖跃娥介绍,粟家组受污染影响的农田面积达数百亩,减产明显,“原来水稻单季产量有千把斤,现在只有两百多斤。”

  一卖了之?

  环境保护部2010年5月14日的《通报》对紫金矿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等11家问题比较严重的公司予以了通报批评,其中涉及紫金矿业的公司多达7家,名列榜首。

  针对《通报》,紫金矿业于5月28日发布了整改情况的公告。

  紫金矿业公告称,公司对A股上市期间环保部核查所提出的环保问题已经进行了全面的整改,此次督查通报所述问题主要是部分企业整改不彻底或新出现的问题。同时公司对各检查组现场检查提出的问题迅速进行了整改,截至督查通报公告之日,大部分项目已完成整改。

  对于鑫丰矿业存在的问题,紫金矿业在该次公告称,鑫丰矿业尾矿库渗滤液收集系统已请设计院进行设计,预计于2010年6月中旬完成;pH 值在线监测系统正在安装;除尘设施已整改完毕,效果良好。

  但本报记者7月23日在现场看到,鑫丰矿业处于停产中,尚未完成上述整改。该公司值班的一个小伙子称停产是因为环保改造没有完成,但对于其他问题,他以所有负责人不在公司为由,表示“不便回答”。

  此前,《中国企业家》杂志曾报道,鑫丰矿业已投入四五十万元进行污水和粉尘处理改造,预计6月20日左右完工。同时,该刊引用鑫丰矿业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的表述称,环保部的要求有些过于苛刻。

  据附近村民介绍,自去年以来,鑫丰矿业已经多次停产。今年春节后,该公司的开工一直时断时续,最近这次停产始于6月下旬。多次停产,其中原因之一是矿石供应无法跟上。但上述说法未能获得鑫丰矿业方面的证实。

  记者发现,紫金矿业从未对鑫丰矿业的停产进行过任何公开信息披露。

  对于环保部《通报》,安化县环保局一位刘姓副局长表示不了解这一文件,也不清楚鑫丰矿业被点名的情况。他强调当地十分注重环境保护的稽查和监管,但对于具体问题,他以宣传政策为由拒绝了本报的采访。

  在5月28日的公告中,紫金矿业还提到,公司拟出售鑫丰矿业公司股份。凑巧在被环保部点名的公司中,紫金矿业也有对相关公司出售股份的描述。

  环保部《通报》点名紫金矿业旗下公司中第一家为湖南衡阳尚卿矿业有限公司(下称“尚卿矿业”),该公司“关市铁矿采选工程2004年5月投产,补做环评并于2007年9月得到环评批复,至检查时尚未进行环保竣工验收;废水处理设施不完善;尾矿库无截污沟,尾矿库周围固化措施不善,易向下游溢流污水,并且与道路相邻,存在较大环境安全隐患”。

  早在2009年初,衡阳关市乡就有村民在网上向当地相关部门反映,尚卿矿业尾矿库主坝不到50米处有近十幢民房、尾矿库排洪溢洪道全部从居民房屋中心区通过,有几处民房地基出现裂缝、尾矿库区周围大量土表被挖垦,生态严重破坏、该库已列为险库,但企业仍在正常使用,企业擅自加高坝体、扩充容量等问题。

  本报7月下旬在关市乡看到,上述问题仍然存在。

  不过,紫金矿业在公告中披露,公司于2006年11月接收尚卿矿业后,即对该公司实施停产整顿,经完善环保手续和环保设施并经湖南省环保局批准同意后,该公司于2007年11月恢复生产。2009年5月,紫金矿业已经将所持该公司的全部股权进行转让。

  “如果一家公司只管收益,一旦出现环保问题就选择一卖了之,拿钱走人,是非常可怕的。”湖南一位长期关注矿山污染的环保NGO人士对此评价道。

  如何“头尾干净”?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环保部的《通报》是针对2007~2008年通过环保部环保核查的上市公司承诺整改环保问题的完成情况进行的督查。

  根据紫金矿业公告,2009年10月~11月期间,国家环保部所属的华东、华北、西北、西南、华南环境保护督查中心根据统一部署,就2007年~2008年通过国家环保部核查的上市公司承诺整改环保问题的完成情况进行核查后督查,先后对紫金矿业部分企业进行现场环保核查。也就是说,包括紫金矿业在内,此次通报的各家上市公司环保问题都是“老问题”,久拖不决。

  对上市公司的环保核查和考评力度正在逐步加大。

  自2008年起,环保部提出“绿色证券”,对上市公司进行环保核查制度,同时要求进行“上市公司环境信息披露”和“上市公司环境绩效评估”。 环保部和证监会分别出台了《关于加强上市公司环境保护监督管理工作的指导意见》和《关于重污染行业生产经营公司IPO申请申报文件的通知》。

  但是,在目前我国的上市公司信息披露框架中,环境信息并不在强制披露的名单之中。据了解,环保部正在制订《上市公司环境信息披露指南》,目前已在讨论和征求意见之中。

  前述湖南长期关注矿山污染的环保NGO人士介绍,在上市环保核查制度中,企业只需要作出限期整改的承诺,就能在环保问题尚未解决的情况下获得上市环保核查通过,现实中,出于对地方经济的保护,多数地方环保部门提供的环评数据并不准确,甚至完全弄虚作假。

  在他看来,无论是否上市公司,环保部门对矿企环保的卡位应该更加严格,不管企业是在上市前还是上市后接手经营矿山,都必须做到“头尾干净”,即自接手时起制订完善的环境治理计划,添置完备的设施,尽量做到经营期间不出现环保问题,一旦出现问题,须马上解决;如果需转让矿企,必须是在环保达标的情况下才能完成转让。

  上述观点对鑫丰矿业和尚卿矿业极具针对性。据安化县环保局一位负责人以私人身份透露,紫金矿业接手的鑫丰矿业本身就存在较明显的环保问题,紫金矿业进来后还在环境治理方面作出了一些改进。在当地,规模较小的矿企“带病生产”是常态,在转让过程中可能会被提及,也主要是作为双方讨价还价的一个组成要件而已,将企业环保治理达标后再转让和接手企业后马上环保大投入,在当地都属罕见。他反复强调,鑫丰矿业在归属紫金矿业旗下后,环保工作明显向好。他也对环保问题曝光后紫金矿业计划出让鑫丰矿业股份表示“十分理解”,是“十分正常的事”。

  8月31日,《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两次致电紫金矿业董秘郑于强,但对方都称在开会。随后记者通过短信向其发送了采访请求,希望他能就鑫丰矿业的股权转让、环保整改及恢复生产经营等情况作出解答,但截至记者发稿,未收到任何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