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蒙城疫情没有瞒报 4个确诊病人3天后可出院

2010-9-01 13:46 来源: 《现代快报》
660 收藏到BLOG
  笼罩在霍乱阴影之下的蒙城,并没有像外界想象得那样恐怖。唯一的改变是早饭摊和小吃店暂时关闭了,一些生活在城里的上班族必须学会自己在家里做饭。现在,许多蒙城居民认为,霍乱和普通的拉肚子一样,只是一种病而已,并不值得大惊小怪。昨天,安徽省疾控中心副主任王建军接受了快报特派记者的采访。对于外界“第一批病人从8月14日发病,8月16日确诊,为什么一直到8月26日才公开霍乱疫情”的疑问,王建军表示,从8月14日开始,蒙城县就逐渐上报了疫情,并没有任何的隐瞒。虽然没有正式对外公开,但防治的工作早已做在了前头,没有延误救治。

  最新进展

  还有4个确诊病人住院,预计3天后出院

  位于城郊的蒙城县传染病区和往常一样安静。昨天下午,记者再次走进病区时,空气里弥漫着一股焦糊味。病区负责人告诉记者,这是工作人员在焚烧蟋蟀。每天夜里,县城里就爬满了大大小小的蟋蟀。一到早晨,道路上都是蟋蟀的尸体,如果不焚烧就会腐烂发臭,污染空气和水源。

  除了蟋蟀尸体的焦糊味外,病区里还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护士办公室的小黑板上面,记着当天的病人数:住院人数22、新出院4、危重病人0、出院人数30。

  “尚在治疗的霍乱病人已经不多了。”传染科主任王子玉告诉记者,昨天又有几个病人出院。目前确诊的33例霍乱病人中,还有4人尚在住院观察或治疗中,预计3天左右会全部出院。

  昨天,又有两例疑似病人被送进了这个传染病区,两人都来自农村,其中一人已经82岁。采取积极治疗后,他们目前病情稳定。“前天初检呈阳性的两名病人已经被排除嫌疑了。”王子玉告诉记者,所有送进来治疗的腹泻病人,都要经过第一人民医院的初检,初检是阳性的患者要送到疾控中心复检。前天的两位病人,疾控中心的检测结果是阴性。不过,他们仍然在传染病区接受治疗。

  今天照常开学,绝大部分学校不开食堂

  今天,蒙城县近500所中小学校开学。作为蒙城县教育局分管校园安全的领导,李春联目前工作的重中之重就是如何防范校园内暴发群体性霍乱。

  “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蒙城有两名学生感染了霍乱,但目前都已经治愈出院。”李春联告诉记者,其中一名是蒙城实验中学的初二男生,另一名是蒙城第九中学的初二女生,发病时间在8月23日左右。

  据记者了解,实验中学的这名男生是在家感染了疾病,而九中的这名女生则是在校园里发病的。“这并不意味着学校的饮食出了问题。”李春联说,蒙城九中是一所私立学校,在8月23日就开学了。开学当天,这名女生出现了上吐下泻的症状,送到医院后被确诊为霍乱。“但疾控中心在抽检九中的饮食时,并没有发现任何问题,其他学生也没有出现类似的症状。”李春联表示,这名女生说自己在上学之前曾去过亲戚家里,并吃过一些生冷的食品,所以不排除这名女生在校外感染,到校后发病的可能。

  为了防止疾病的扩散,教育部门要求九中学生一例不允许外出,同时对学校食堂每顿供应的伙食都进行检查,至今没发现问题。其他学校开学之后,食堂暂不启用。9月1日至3日,学校主要以生命安全教育为主,暂不开其他的课程,学生中午和晚上必须回家。一些原本离校较远寄宿的学生,可以暂时不用到学校去。

  蒙城生活

  他们曾生活在恐惧中

  8月17日,黄玉香的邻居被确诊为霍乱,她自己的家来了许多疾控中心的人,消毒并发放诺氟沙星胶囊,让她每天服用三次,每次三粒。此外,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还发了消毒片,让她放到水里去。

  就在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忙碌的时候,黄玉香让女儿上网查了一下,发现谣言已经开始滋生了。“女儿告诉我,蒙城已经有两个人得了霍乱死了,我也不知道该不该相信。”黄玉香说,当时街上到处都是宣传标语,不过标语上都是教人如何防范肠道传染疾病的。

  8月26日之后,政府部门开始公开霍乱疫情,街头标语的措辞也在改变,直接打上了“霍乱”字样,告诉民众如何防治。打开电视,所有的频道都显示滚动字幕――也是教人如何防范,不要喝生水、不要吃冷的食物,如果腹泻立即到医院。

  政府部门的信息公开,让谣言自动终止。“后来我们才知道并没有死人。”黄玉香一家的生活照旧。

  像贼一样去买馒头

  一辆洒水车经过,道路上散发出淡淡的消毒水味道。无论是在街道,还是居民的家里,消毒水已经成了生活中的一部分。

  “真不好意思说,我现在都学会吃饭前洗手了。”葛芳在宝塔中路开着一家复印店。现在让她有点不舒服的是:自己喜欢吃的馒头已经有好几天没吃到了。

  前两天,葛芳听说一户认识的早餐店还在偷偷营业,但门是关着的,必须熟人提前电话联系,才会偷偷开个门,让她买几个馒头回去,“感觉像做贼一样”。

  这样的日子不会维持多久了,葛芳从电视上获知,霍乱疫情已经得到控制,部分早餐摊和饭店在卫生合格之后,将逐渐恢复营业。或许不久之后,她的生活将一切照旧。

  对话

  昨天,安徽省疾控中心副主任王建军轻松了许多,因为“我们的措施是正确的”。自从蒙城霍乱疫情暴发后,王建军便坐镇蒙城指挥。虽然传播的源头还没有明确,但可以确定的是,蒙城已经切断了霍乱的传播链,连续两天保持零报告便是明证。

  霍乱的传播源是什么

  快报记者:到底是什么原因引发霍乱,目前有没有答案?

  王建军:这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就拿非典来说,虽然有专家认为可能与果子狸有关,但至今为止还没有足够的证据支撑。

  快报记者:这33个霍乱病例有没有共性?

  王建军:唯一的共性就是病从口入,都吃了不洁食物,所以我们才从食物和饮水方面入手,切掉传播链。其实我们心里也很难受,因为许多做早餐的、开小餐馆的,全家都要靠这个来生活,我们也很想尽早让他们的生意恢复。

  快报记者:有一些确诊病人在同一个饭店吃饭后感染。

  王建军: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些人就是在这家饭店感染的。而且,我们对这些饭店做了抽样调查,并没有发现霍乱病菌的存在。

  为何不第一时间公开疫情

  快报记者:第一批病人从8月14日就开始发病了,8月16日确诊,为什么一直到8月26日才公开霍乱疫情?

  王建军:在我们安徽,每年都会有霍乱疾病出现。刚开始,蒙城的霍乱疫情只呈散发状态,并没有增多。如果我们每发现一个传染病都要公开的话,那每天都会公开许多病例,群众也会麻木,而且这样的疫情只有卫生部才有资格公开。其实,从8月14日开始,蒙城县就逐渐上报了疫情,并没有任何的隐瞒。虽然没有正式对外公开,但防治的工作早已做在了前头,并没有延误救治。

  快报记者:这次没有出现霍乱死亡病例的原因在哪里?

  王建军:这与我们的救治和政府的工作是分不开的。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这次霍乱病菌从医学角度来说属于埃尔托生物型中的小川型,是比较轻的一种。

  如何保证不传播到其他城市

  快报记者:在外界的印象中,霍乱城市应该封闭,但蒙城并没有这样,这是为什么?

  王建军:确实,根据国家的法律,甲型传染病在必要的情况下,可以由部队对城市进行封锁。霍乱和鼠疫一样,都属于甲型传染病。在老百姓的眼中,鼠疫是一号病,霍乱是二号病。但其实现在霍乱并不难治,霍乱病菌对抗生素比较敏感,所以杀菌很容易。

  快报记者:蒙城是劳务输出大军,如何保证霍乱疫情不传播到其他城市?

  王建军:我们做了大量的工作。比如,对全县所有有腹泻症状的人进行登记。我们要求,下面所有的医疗机构,一律不允许拦截腹泻病人,而且药店也不能随意销售治疗腹泻的药品。这样我们就可以保证,腹泻病人能够得到第一时间的治疗和控制,对接触过这些病人的人,我们也采取防范措施,所以不会产生所谓的扩散。

  快报记者:蒙城的霍乱疫情什么时候可以结束?

  王建军:宣布疫情解除,必须要在连续5天内都是零报告病例,因为霍乱的潜伏期是5天。我们有这个信心能在尽快的时间内解除蒙城的霍乱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