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肝携带者举牌征饭友 欲走遍全国铲除偏见

2011-7-25 11:13 来源: 钱江晚报
收藏到BLOG

  “我是乙肝携带者,我想请你吃饭”

  昨天,西湖景区出现这样一个举着“征人吃饭”牌子的年轻女子

  最后只征集到一人,她仍然乐观:继续走遍全国,铲除偏见

  昨天下午3点半,杭州西湖景区苏堤和北山路交叉口,几个举着牌子的年轻人引起不少路人的兴趣。

  一个年轻女子举着一张写着“征人吃饭”的木牌,下面还有详细的文字说明:“我是乙肝表面抗原携带者,我想告诉您:乙肝不是消化道传染病,不会通过共餐等日常生活接触传播,却有人不敢与我共餐。现征人一起吃饭。您吃饭,我请客。”她的胸前还挂着一张健康证

  “征”来的“饭友”,最后只有一人

  举牌者、 现年24岁的肖静是个相当秀气漂亮的女孩子,身材娇小。她化着淡淡的妆,在高温中一边抹着脸上的汗水,一边热情地向人解释:“我们就是征人和我一起吃饭啊。”

  向别人说明自己是个乙肝病毒携带者,对许多人来说,也许是一件相当尴尬和难以启齿的事情。但肖静用她的坦然、大方和快人快语让这个过程显得那么自然亲切:“大姐,欢迎你们来和我一起吃饭啊,我是说真的,不是开玩笑。”她热情地发出邀请。

  肖静接着展开了科普:“乙肝病毒携带者和乙肝患者是不一样的,乙肝病毒携带者的肝功能是正常的。乙肝会通过血液传播、母婴传播和没有安全保护的性行为传播。”

  她身旁的3位年轻人,都是通过网络征集来的志愿者,协助她在杭州的这次公益征集活动。

  通过一个小时的街头征集,有3人表示愿意以实际行动支持他们,和她一起吃饭,并留下了姓名和手机号码。还有两位城管大叔也说愿意来。

  遗憾的是,到了吃饭的时候,有些人因为种种原因临时改变了主意。

  最后出现在岳庙对面的岳虹酒家里的,除了3位和肖静一起做活动的志愿者,加上记者,只有一位是通过街头征集来的――现年27周岁的魏强。

  脸上有些稚气未脱的魏强是吉林大学的研究生,山东人,今年6月刚毕业,在杭州一家规划院工作。昨天,他和一些朋友到西湖边玩。“我觉得应该支持他们,所以就来了。”魏强的回答非常简单朴实。

  结账时,6人一共花掉190元。“我们一般人均的预算是30~35元。”

  遭遇歧视,要走遍全国“铲除心灵杂草”

  肖静的网名叫“锄草2号”。为什么叫“锄草”呢? “意思是铲除心灵的杂草呗。”一位志愿者脱口解释。

  肖静是重庆人,在大二献血时被查出是乙肝病毒携带者。“当时就觉得很恐惧,以为自己得了绝症一样。”后来连续去了重庆三家三甲医院,几位教授解释说,乙肝并不可怕,在肝功能正常的情况下也不需要进行任何治疗。在了解了更多关于乙肝的知识后,肖静慢慢释然。

  但是2010年毕业后找第一份工作时,她还是遭遇了“乙肝歧视”。用人单位拒绝录用她。肖静愤愤不平。那时得知“乙肝斗士”雷闯在杭州办出第一张健康证,肖静也在重庆办了一张健康证。此举的目的并不是要从事食品行业,肖静只想证明,乙肝病毒携带者也能从事食品工作。

  之所以取名为“2号”,因为在肖静之前,还有一位“锄草姐姐”也在进行这项“征人吃饭”的活动。杭州是“征人吃饭”活动走过的第29个城市,是“锄草2号”走过的第4个城市。

  肖静非常坦率:“我这样做,一是因为能玩遍全国;二是我觉得这个活动很有意义,因为乙肝病毒携带者是一个非常庞大的群体,他们在教育、求职中遭受到的歧视是一个很大的社会问题。”

  “由于锄草姐姐现在的生活有了一些变化,她找到了工作,而且准备当妈妈了。”肖静从今年接过她所敬佩的“锄草姐姐”的大旗,7月3日开始了第一站在东莞的宣传。

  第一站在东莞,她征到了5个人;第二站,深圳,5人;第三站,厦门,7人。她就这样一路北上,到了杭州。

  在厦门站,好几个参加者是90后的高中生。肖静说,这些素不相识的人的热情和理解,给了她很多信心和温暖。

  这个活动的经费,一是来自于肖静当初找人借的5000元,二是在深圳时遇到一位好心人,表示每月赞助肖静2000元。现在经费虽然捉襟见肘,但生性乐观的肖静并不太担心:“我会坚持下去,实现走遍全国的愿望。”她的下一站是北京。“今年7月28日是第一个世界肝炎日,我计划在7月26日赶到北京。”

  专家意见

  日常生活接触,不会被传染

  就乙肝是否会通过吃饭等日常接触传播的问题,我们请教了浙医一院传染科主任盛吉芳,得到的回答是:“日常接触不会,比如一起吃饭、共用办公室都没有问题。只要没有破损的皮肤、粘膜就不会,但要注意不能共用剃须刀和牙刷。乙肝的五种传播途径是母婴传播、医源性传染、输血传播、密切生活接触传播、性传播。

  乙肝病毒携带者只要没有肝功能的异常,可以视作健康人,不必治疗,而且对他们进行抗病毒治疗的效果也不好。但乙肝病毒携带者也不可大意,要注意不要喝酒,不要太累,一年两次检查肝功能,出现问题及时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