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旧铅酸电池回收面临困境 正规企业无物处理

2011-8-29 08:20 来源: 北京日报
867 收藏到BLOG

今年以来,北京生态岛公司遭遇废旧铅酸电池回收难。在车间一角,仅堆放着数十吨电池。

因“无米下锅”,北京生态岛公司投资上千万元引进的废旧铅酸电池处理设备处于闲置状态。 

  “1500吨,今年公司给下了硬指标。”北京生态岛公司业务员刘云伟,主要任务就是回收废旧铅酸电池。眼看着要进入9月份了,到账却仅有100多吨。这位从来不知愁滋味的蒙古族小伙子,最近吃不香、睡不好。

  让他困惑的是,公司作为京城唯一具有废旧铅酸电池回收和处置资质的企业,面对着每年巨大的废旧铅酸电池产出量,怎么就收不上来呢?

  翻开《国家危险废物名录》,在公布的49大类危险废品中,废旧铅酸电池位列其一。对它的生产、回收、处置,国家都有严格的从业要求,然而,现实情况却并不乐观。

  今年以来,为预防和杜绝铅污染事故发生,有关部门连续发文,严厉整治铅蓄电池企业。截至7月底,全国1930家铅蓄电池生产、组装及回收(再生铅)企业,八成已被关闭取缔。

  但是,记者调查发现,仍有一些汽车4S店、汽配城商家,囤积废旧铅酸电池,待价而沽;而在回收市场上,则活跃着为数众多的“游击队”。他们接到电话就上门收,支口锅就能炼,直逼得有回收资质的正规企业“无米下锅”。

  回收难――有资质企业“无米下锅”

  在京城废旧铅酸电池回收圈内,同时具有回收和处置资质的企业,只有北京生态岛公司这一家。按理说,一家独大,生意该差不了。

  但据公司副总经理刘科介绍,公司花巨资引进的废铅酸电池处理设备,遭遇了“无米下锅”的尴尬处境。

  这套2008年从意大利引进的设备,年处理废旧铅酸电池1万吨,价值一千多万元人民币,再加上400万元厂房建设费用,整个项目投资近2000万元人民币。

  看着多半时间闲置的设备,业务员刘云伟不甘心。前两天,他再次来到十八里店汽配城。记者随同暗访。

  “我们是有资质的废旧电池回收单位”,走进一家经销汽车蓄电池的店铺,刘云伟掏出公司经营许可证,笑呵呵地递了过去。随后,他又掏出一盒烟,轻轻弹出一支,“老板,来支烟。”

  老板自称姓侯,外地人,在北京做蓄电池生意多年。汽配城有几家回收蓄电池的,回收价格是多少,近期铅价走势,他都门儿清。

  指着脚下的一块废旧电瓶,侯老板说,“一块电瓶也就赚二三十块钱,每片铅板哪怕你比别人多给一毛,我也卖。”言外之意,想低价回收,没门儿。

  听到这儿,刘云伟知道还是没戏。公司给出的铅酸电池回收价格最高5000元/吨,而目前市场回收价基本维持在9000元/吨。两者之间差了近一倍,和人家没有对话的基础。

  碰到钉子的刘云伟不死心,在汽配城转了一圈儿,七八家店铺走下来,仍是一无所获。

  从汽配城出来后,刘云伟又来到位于南四环的一家汽车4S店。售后人员先称领导不在,后又说已与有资质单位签了回收合同。刘云伟只好开车奔向下一家4S店……

  “又来了啊”,“涨没涨钱啊?”店主开门见山。一听报价,忙摆摆手下逐客令,“走吧”!有时遇到脾气不好的,直接就翻脸――“你出这么低的回收价,在人家看来这不是成心捣乱吗?”刘云伟说。

  “四季青、四元桥、小武基……北京的18家汽配城,数百家4S店,我几乎都跑遍了。”一路上,刘云伟跟记者讲述着他的经历。

  两年前,刚开始介入废旧电池回收业务时,刘云伟信心满满。公司有回收和处置资质这个金字招牌,而且还是北京“唯一”,自己完成任务应没问题。

  经过一番挫折后,现在他不得不承认,在目前的废旧电池回收市场乱象下,他几乎不可能完成公司下达的任务。

  2010年,公司定了年2000吨的回收指标,刘云伟和同事拼死拼活地只完成了1500吨。今年的情况更糟糕,到现在只回收了100多吨,其中大部分还是由市公交集团“贡献”的。

  “有些4S店虽签了供货合同,但只是象征性的给点儿,每年少的几块,多的十几块,不够出趟车的油钱。”说起4S店,刘云伟一脸无奈。更让他无言的是,“4S店好歹多少还给点儿,汽配城嘛,自己两年一块未得。”

  刘科告诉记者,每年1万吨的铅酸电池处理系统,在公司焚烧系统、物化系统、固化填埋系统等8大系统中,如满负荷运转,本应居首,但因缺原料“吃不饱”,目前只能垫底儿。

  “500万辆汽车,100万辆电动自行车,上万座移动通信基站……北京是铅酸电池的产废大户。”中国电池工业协会专职副理事长王敬忠说。据业内人士测算,保守估计每年至少得有3万吨至5万吨。

  废旧铅酸电池被列入《国家危险废物名录》,按照我国《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它必须由有资质的企业进行处理,现实是,面对京城庞大的产废量,唯一有资质的正规企业却“无米下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