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生多种有害气体 大连油管爆炸或酿生态灾难

2010-7-20 11:57 来源: 每日经济新闻
810 收藏到BLOG

  2010年7月18日晚上9点,大连开发区新港码头,依然挤满了消防车。两天前的7月16日18点10分,该码头一条输油管道发生爆炸,继而引起另一管道起火,火场先后发生六次爆炸,同时导致原油大量泄漏,直入黄海。

  位于辽东半岛南端的这里,是我国规模最大、水位最深的现代化深水油港,目前已形成拥有20个油品码头、年通过能力可达8000万吨的国际油品与液化产品转运中心。

  来自鞍山、锦州、抚顺等辽宁14个省市的4000多名消防官兵,展开紧急救援,轮班对爆炸的核心区域进行冷却,以防再度发生意外。

  记者三天内多次赶赴事发现场,直击此次爆炸造成破坏,调查其可能给生态带来的影响。

  爆炸产生多种有害气体

  18日晚,通往事发地点的路上,警方依然设卡不让记者进入,而此时正有许多消防车辆疾驰驶入,接替倒班下来的官兵。在当地一位熟人的带领下,记者攀爬上山坡,经过一条狭窄的林荫小道,终于接近事发区域。

  在往爆炸核心区域行走的过程中,化学药品的味道,刺鼻难耐,带上口罩也无济于事。而不知名的气体让眼睛无法睁开,流泪不止。此后不久,记者身上没被衣服遮住的皮肤,开始变红,灼热刺痛,同行的好几个记者均出现类似状况。

  相关资料表明,刺激性气体主要为氨气和硫化氢等,二者都属强烈的神经毒物,对粘膜有很强的刺激作用,轻者临床症状表现为流泪、眼痛等,重者可突然昏迷、呼吸、心跳骤停。

  大连环保局副局长吴国功在现场告诉记者,这种储油罐体爆炸会产生40多种有害气体,目前大连环保部门正在对现场附近一两公里范围内的大气进行检测,已经形成了3000多个数据。

  五年前,英国邦斯菲尔德油库同样发生爆炸,形成的有毒浓烟弥漫至伦敦上空,形成“黑雨”,而有毒气体导致人们呼吸困难、眼睛不适等,最终导致百余所学校临时关闭。

  16日的爆炸,让位于大孤山半岛上的新港码头,成为一片火海,临近爆炸地点的工人撤回大连开发区,有的借住在亲戚家里,有的在网吧待了一宿。事发之后不断产生的浓烟、气体,随着风向漂到了市内。

  在新港生活了33年的清油工人王楷(化名),事发时正在距离爆炸地点近200米的地方,他用自己的手机拍下了当时的场景,火光冲天,烟雾弥漫,他说自己当时感到快要窒息,气味非常难闻。

  记者掌握了一份大连中石油国际储运有限公司的《环境影响报告书》,其中称大连原油储备库储备油的来源主要为性质以沙特轻质油为代表的高含硫原油,以及以印尼米纳斯原油为代表的低含硫原油。原油属于易燃易爆品,在储存和收发油过程中存在发生火灾和爆炸的危险性,同时也具有一定的毒性。

  该书中称,对人体健康的危险性通常是指物质的毒性,毒物的危害程度则通常分为极度危害、高度危害、重度危害和轻度危害。结合原油的毒理性质,可以看出原油具有一定的毒性,属于重度危害,存在对人体健康造成危害的风险。

  大孤山被列为高风险事故区

  王楷一直为大孤山半岛上面的油罐担心,他带领记者爬上一栋楼的楼顶,手指着发生爆炸的地方说,几天前爆炸的地方往东全是大海,这几年填海造地,在上面全部建成了储油罐,一旦发生更严重的爆炸,整个大孤山就炸没了。

  据记者了解,大孤山半岛约25平方公里,区域内布局了近20个大型化工、石化的生产、储存、转运项目,环境风险问题十分突出。据媒体报道,早在2006年国家环保总局对全国127个重点石油、化工企业进行环境排查时,辽宁省有18个项目列入重点名单,其中大孤山半岛就有6个,当时的国家环保总局已将该区域列为高风险事故区。

  大连安监局副局长孙本强说,“我们早就考虑过对这个地区需要进行封闭化管理,因为危险度很大,正好在爆炸发生之前,我们对这个地区经过了安全评价,现在专家正在形成审查意见。”

  从楼顶远望,一栋栋储油罐体相距不远,难以计数。王楷说,大孤山半岛化工企业非常集中,是全国石化行业安全风险最高的区域之一,这里的企业大多数属于一级风险企业。

  在记者掌握的《环境报告书》中,对于大连中石油国际储运有限公司储油罐体发生爆炸的成因做了预警,称储油罐内的硫含量非常高,原油罐上的氧化铁或铁与原油中的硫长期发生腐蚀作用而生成硫化亚铁,如果这些硫化亚铁沉淀物暴露于空气中,可发生氧化放热反应,最终会导致火灾事故。

  日前,大连安监系统牵头,会同当地监察局、总工会等部门,开始对坐落在整个大孤山地区的油品储存企业,进行全面排查,尤其对爆炸有可能损伤的罐体和罐线进行检验。

  生态灾难大考

  大连中石油国际储运有限公司的一位员工告诉记者,爆炸发生的地底下,有个能通行两辆汽车之宽的排洪渠道,漏出的原油经由此道大量入海。

  7月19日早上十点,大连市召开新闻发布会,大连海事局副局长王勇告诉记者,17日已经清理出的海上漏油有50吨,截至目前,已经回收的漏油有180吨,估计19日一整天能回收160吨。

  周边附近的渔民,自发清理海上油污。已有800多条渔船加入,渔民用勺舀出海上浮油。另外国家海洋局的4艘吸油船,于19日上午抵达污染海域,采取铺设油毡、麻袋、草裢等传统清污方式进行清污。大连海洋与渔业局副局长栾玉

  18日下午,在大连疗养院后面的海边,海面上漂浮着厚厚的油污,超过了一个矿泉水瓶的高度,在潮汐作用上,不断被推到岸边。海边乱石被油污包围。

  中国船舶燃料大连供应公司,距离海上主要污染区域只有百米之遥,该公司的一位门卫告诉记者,现在海上漂浮的原油很厚,这次清理可能需要很长时间。

  外界质疑,采取传统的铺设稻草、油毡等方式,能否在短短几天内清除海上污油,大连市政府秘书长徐国臣对此表示乐观,他称已经从山东、河北等地调集了吸油船只,应能即时清除海上污油。

  大连市环保局副局长吴国功在当天的发布会上说,已经在事发区域设立了25个监测点,其中有10个在海上,目前一些数据正在统计,但是经过国家环境监测总站的检测,事发区域下风向的空气状况良好,大气环境较日前明显改善。

  吴国功介绍,海面油污的扩散和海上潮汐、大风都有关系。据记者了解,目前的海水污染已经从之前的50平方公里,扩散到100多平方公里。而栾玉

  而此次海上污染事件绝非孤例,早在五年前,大连港新港港务公司的一艘万吨油轮突然渗漏,由于防堵及时,才未能造成大面积海域污染。

  18日下午,一位当地官员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该区域的安全和消防措施或许远远不能达标,而作为事件主体的大连中石油国际储运有限公司,选择了沉默。19日上午的新闻发布会上,该公司相关负责人没有出现,记者致电该公司,座机一直无人接听。

  至今,黄海海面黑浪翻滚,清污工作依旧持续,爆炸的罐体,浓烟依旧外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