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福家:素质培养远重于技能培养 大学根本在育人

2010-9-03 15:05 来源: 文汇报
收藏到BLOG

  出国留学,早先多是读研究生,后来读大学本科、读中学的越来越多——为何中国“留学生”的年龄越来越小?那是对中国教育现状失望!中国大学毕业生人数逐年上升,为何用人单位找到合用的人才却依旧困难?那是因为中国现行的教育制度不尽合理。

  著名教育家、中科院院士杨福家日前在上海一次高校负责人会议上再次呼吁:不能再让国人对中国的教育失望了!科学研究对研究型大学固然重要,但所有高等院校的根本在于育人,第一职责是为国家培养高素质的公民,引导每个学生树立好价值观、人生观,有理想、有信念,“点亮他们头脑中的火花”。对此大学应该“不惜工本”。

“国民教育缺失是最大的国家安全问题”

  中共中央党校教授张志明2007年发表观点:“国民教育的缺失是最大的国家安全问题。”给了中国高校“当头棒喝”。爱国、诚信、求真、勤劳等价值观的缺失,不仅造成社会风气日下,更会使国家与民族发展缺乏后劲。

  如今,中国的GDP已经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是,教育不上去,中国永远不可能真正超过日本、美国!”针对中国高校普遍热衷于搞科研、找经费的现状,杨福家再次疾呼:“我们的大学应该将学生培养放在第一位!”

  《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已公布,其核心思想“育人为本”,正是学校最根本任务。

  纵观世界名校,无一不将“育人”作为办校的头等大事。早在1828年,耶鲁大学阐明办学宗旨的报告中就这样写道:“一个人除了以职业来谋生以外就没有其他追求了么?难道他对他的家庭、对其他公民、对他的国家就没有责任了么?承担这些责任需要有各种深刻的知识素养。为了让学生完成本科教育,他的专业教育有可能会有所推迟,可是这种牺牲难道是不值得的么?它所换来的是全面教育与片面教育之间的巨大差别。”

  耶鲁的那个报告继续写道:“我们的国家活力充盈、国土辽阔、充满智慧、资源丰富,并且人口、国力、财富都在快速增长。因此,浅薄而平庸的教育不适合指导我国的发展。我国的壮丽河山注定了我们要成为一个强大的国家,我们怎能容许我们的文化衰颓、贫乏和肤浅呢?”杨福家发问:人家在182年前写的这些话,是不是很适合中国的现况呢?不是很值得我们深思吗?

“人的素质培养远比技能培养重要”

  “人的素质培养远比技能培养重要。”杨福家院士随口说出一连串的例子:哈佛大学要求每个学生在大学期间,在以下每个领域都至少修一门一学期的课程:美学与阐释、文化与信仰、伦理思考、生命系统科学、物质世界科学、世界上的社会……耶鲁大学给本科生设计的课程,并不包含职业技能学习,因为它的教育目的并非传授某种职业技能,而是传授所有职业都需要的基础,本科教育最主要的目标是促使学生的思维能力平衡发展、使学生具备开放与全面的视野,以及均衡发展的人格;斯坦福大学要求学生到大学第三年时再选择专业;日本要求各所大学推广“博雅教育”……

  关于“博雅教育”,“耶鲁1828报告”中有详细阐述:“博”指广博,既要学文,也要学理;“雅”指素养,培养出的学生要有修养。它的核心是让学生能够回答“人何以为人”,它培养的是才智,发展的是思考和理解能力。

  一位毕业于斯坦福大学、在耶鲁大学任教的华裔教授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杨福家,花一年时间阅读各种文化经典,“是我大学生涯中最精彩的部分”。此举帮助学生们认识了“做人第一、修业第二”的道理。

也要“不惜工本”地整肃校规

  “他山之玉”很美,但中国的高等教育能否迅速改观?杨福家认为,完全可以做到,但要“不惜工本”。“耶鲁大学投入1.5亿美元,正在建造第13个住宿学院。”而住宿学院的形式,使得欧美一流大学能把博雅教育落到实处。“我们如果也这么做,成本要低得多;问题是想不想做,是不是只想建造不符合教育需要的标志性建筑?!”

  杨福家说,在保证大学教师“过上有尊严的生活、无后顾之忧”的前提下,应当要求他们全心全意为育人尽心尽责。在住宿学院中,两三百名学生与导师同院而居、同桌而食,能经常听到不同领域的精彩讲座,随时能与名师讨论任何问题。

  “住宿学院的首席导师家里,往往有个巨大的冰箱,可放几百份三明治,这是为了方便经常登门的学生。”杨福家说,有深厚学养的导师每天与学生零距离交流,引导年轻人发现自我,找到头脑中的火种,并使不同火种碰撞,“润物细无声”地培育着高素质的国民,以及充满好奇心、愿为追求真理而奋斗的人才。1993年,杨福家出任复旦大学校长后立即提出“名教授要给学生上基础课”,用意正在于此。

中国的大学,除了“不惜工本”地育人,还要在整肃校规上“不惜工本”。“哈佛大学入学手册中写明:不准剽窃。误用别人观点,就应离校!”杨福家说,学术造假引发的诚信危机,已深深困扰着国内大学,相对于我们这儿常见的“法不责众”、“下不为例”,世界名校显然更注重诚信为本:麻省理工学院的招办主任因在28年前假造学历而退职;波士顿大学某系主任因在讲座上引用他人60字的观点而未说明出处,被告发后即离职;某校一历史系教授因在自己的经历中造假,立刻被开除。世界一流大学不是没有造假,但都“有严格的制度,能不惜工本地清除造假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