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梁子湖洪水后生态退化10年 植被遭灭顶之灾

2010-9-07 10:38 来源: 荆楚网
收藏到BLOG

9月6日,梁子湖边,随处可见洪水退后留下的垃圾

水果湖在建的箱涵即为解决“遇雨即污”的问题

  7月我省遭遇1998年以来的最大洪水袭击后,暴雨重灾区鄂东的梁子湖等湖泊水质明显下降。专家认为,湖泊本就脆弱的生态,遭遇洪水和暴雨的冲击后,显示出湖泊保护和治理难以“独善其身”的尴尬。治污和构建新的生态体系,还是个漫长的过程,这次污染也为湖泊周边环境的治理敲响了警钟。

  洪水过后 梁子湖植被遭灭顶之灾

  昨日上午,记者来到位于北咀村的江夏区梁子湖风景区管委会。北咀村的码头旁,没有一个游人,游船三三两两地停靠在岸边。记者从北咀乘快艇前往鄂州梁子岛。靠岸时码头边同样冷冷清清,岸边残留着洪水退后的泥沙和很多腐烂的水草,飘出阵阵臭味。在此候客的船主李师傅说,暴雨时码头都被水覆盖了,船可以一直驶到岛上的民居旁。这一个多月来,基本没什么游客和生意。“看月底梁子湖开湖后,可能才有点人气。”李师傅说。

  谈到暴雨和洪水对梁子湖生态植被的破坏,梁子湖管理局局长柯秋林用“灭顶之灾”来形容。他十分痛心地告诉记者,洪水到来之前,梁子湖周边3万亩景观植物带已经衍生得非常漂亮,种植的红莲、香蒲等植物不仅赏心悦目,而且可以吸收污水,净化水体。这种良好的生态环境,是从梁子湖1998年大洪水之后从零开始构建的。2007年后,省政府又专门出台一个10年规划,“每年拨100万用于周边景观植物带的建设”。眼看着80%的水面都已经被植被覆盖,没想到一场洪水又使这一切化为零,“又要重新开始”。长期在梁子岛附近进行研究的武汉大学博士游文华也表示无奈,“我们做实验的温室都被水淹了,植物几乎都死掉了。”

  梁子湖管理局环保科周贤志告诉记者,今年7月对梁子湖的水质监测发现,12项指标中,氮、磷和COD等指标均超标。整个梁子湖的水质,去年属于二类水,今年暴雨后成为三类水。

  武汉大学梁子湖野外生态站工程师王力功介绍,对于梁子湖的水生植物来说,19米及以下的水位才能保证光照,而洪水期间水位一度上升至21米以上,加上湖水浑浊,水生植物无法获得光照,从而大量死亡。梁子湖湖水已经由一类、二类水质下降至三类水质。目前,梁子湖的水位还在20米以上,对生态恢复没有实质性的帮助。

  目前,梁子湖国家站站长、武汉大学教授于丹正带领几名学生前往外地寻找水生植物种子进行补种,以恢复生态平衡。

  雨污不分 城中湖同样遇雨即污

  外汛内涝之后,不止是大湖,一些城中湖也存在暴雨一来,污染就加重的问题。最典型的莫过于水果湖。

  今年7月初,武昌水果湖爆发大面积蓝藻。当时,中南医院附近的湖面上,蓝藻给湖面铺上了厚厚的一层绿色。蓝藻爆发后,武汉市水务局与中科院水生所等单位进行的会商认为,水果湖出现蓝藻缘自雨水和污水入湖,加上闷热天气作怪,湖水氮含量增加,最终导致蓝藻爆发。

  据武汉市水务局介绍,水果湖担负着周边4平方公里的调蓄功能,在大雨、暴雨期间,为避免水果湖周边出现渍水,必须开启水果湖闸放水,大量含污量大的初期雨水入湖。于是,在2005年耗资千万元进行清淤后,虽然一直不间断地进行生态修复等治理,但水果湖还是出现“遇雨即污”的尴尬。

  中科院水生所水环境研究中心专家梁威介绍,与郊区湖泊遇到暴雨多以农业面污染为主类似,城中湖是因过量接纳生活污水而导致水质变差。不少湖泊在暴雨后水质明显下降,一但遇到闷热天气,就会出现零星蓝藻。而改善城中湖水质的根本还在于严格控制污染入湖和生态修复,实现湖泊连通,使死水变活水。

  记者了解到,由于部分老城区管网没有实现雨污分流,武汉暴雨期间部分污水进入湖泊,带来湖泊水质下降的情况并不鲜见。

  唇齿相依 控制外部污染是关键

  暴雨和洪水只是导火索。武汉大学生态站的游文华博士认为,“岸上的生产生活污水进入湖中使水体营养化,才是造成植被大量死亡的更重要原因。”因此,要治理水体,就不可能“独善其身”、仅仅针对湖泊本身,对外部排污的控制才是根本。

  王力功认为,经历本次洪水后,梁子湖要恢复先前的水生态系统,少则三五年,多则十年以上。梁子湖为浅水型湖泊,周边虽然没有工业污染源,但洪水期间大量含有农业污染物的地表水进入湖中,带来了大量氮、磷等物质,这也是造成水质明显下降的一个重要原因。

  周边的生活污染也亟待处置。周贤志介绍,目前,梁子湖周边的居民区尚没有形成统一的污水处理设施,所以污水仍然以不达标的方式排入湖中。而农业的化肥、简单掩埋的垃圾都会随着洪水的冲刷给梁子湖带来威胁。

  “梁子湖管理局只能对排污进行监管和处罚。”周贤志告诉记者,即便是处罚,管理局也面临很多无奈。“目前,工业、农业、生活污水排放的执行标准还没有形成统一,致使处罚认定非常困难。”周贤志向记者表示,下一步,梁子湖将对工业、养殖、生活污水和旅游废油排放加强监管。

  在控制污染方面,位于湖面这一头的江夏梁子湖风景区管委会已迈出了很好的一步。管委会副主任杨卫军介绍,管委会将对农民进行社区式管理,配备统一的污水处理设备。一方面可以减少排污对水体的污染;另一方面,通过发展旅游业等方式,将农民从传统养殖种植业转移到服务业上,可以从根本上保护梁子湖。作为试点的“北咀新村”已经建好,100套居屋可以将此地原有的村民全部安置。而北咀村的项目只是一个试点。环梁子湖周边居民的整体安置将是一个巨大的工程。

  针对梁子湖水体本身,当务之急是将破坏的植被进行修复。柯秋林向记者表示,管理局将把原计划在2011年实施的生态修复工程提前到今年底启动。

  梁威则建议,对于郊区湖泊来说,农业面源污染问题比较突出。但是农业用肥比较分散,难以像其他项目那样对排污进行监管。可以考虑充分利用周边的沟渠和池塘,把暴雨初期的污水引入沟渠和池塘,经过一段时间停留后,再进入湖泊,可以降低污染物的浓度。

  与梁子湖修复需要多点发力不同,水果湖的治理措施相对集中。

  昨日,记者在水果湖双湖桥看到,茶港到水果湖连通箱涵工程正在紧张施工。该箱涵宽5.5米、深6米,可以把水果湖地区的初期雨水和污水通过箱涵直接送进污水处理厂,既能防污,也能极大缓解水果湖周边渍水压力。据介绍,该箱涵建好后,水果湖地区的雨污水输送能力将比目前至少提高一倍,一般的大雨都可以承受。

  大胆建议 洪水来前降低湖泊水位

  洪水来了,光靠被动应付不行。针对于梁子湖的困境,周贤志提出了新的设想。他说,“梁子湖水位长时间都高达21米,水体透明度低,植物根本没法存活。”而梁子湖的最佳生态水位是17米到18米之间,也就是说在这个水位时,才是红莲、香蒲等植被的最佳生存环境。

  “能不能在五六月份时将梁子湖的水位保持在十七八米的状态?”对此,周贤志提出了他的设想。而要保持这个水位,则需要水利部门在汛期之前就将梁子湖的水抽排进长江,留出一定的库容,到了汛期,才不会措手不及。“如果能将抗洪和生态保护相结合,或许可以避免悲剧的发生。”他说。不过,这个设想尚需报防汛部门来批准。

  据介绍,大冶金牛镇是梁子湖的最大入水口,约50%-60%的水都是从这里进入,但是梁子湖的抽排通道只有一条七八米宽的通向长江的长港渠,洪水到来时,这个通道既要承担鄂州地区众多中小湖泊和水库的抽排,又要兼顾梁子湖的抽排,难以满足需要,大量湖水就淹没了湖边的植被,并对岸边进行强力冲刷,使污水入湖。

  链接

  环保部评估 梁子湖在列

  昨日接受记者采访时,王力功工程师刚刚从外地回汉,他此行是参加环保部对今年水灾后全国湖库水生态的综合评估。王力功介绍,今年全国多处江河湖库发生洪涝后,洪水对水生态的影响较大。为此,环保部决定在全国选取部分河湖库开展水生态系统的综合评估。目前我省丹江口水库、三峡水库和梁子湖列入生态系统的评估名单中。梁子湖是我省进入名单的唯一一个湖泊。详细评估报告将于今年底或明年3月份出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