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铅超标的警钟还要敲响多少次?

2011-1-07 13:34 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
537 收藏到BLOG

  目前国内从事铅酸电池生产的3000家企业中,只有1200家获得了许可证,还不到一半。一再的血铅超标事件,为何起不到举一反三的警钟效果?难道非得等到血铅超标悲剧集中爆发,酿出惊天大事故,才有人出面干涉那剩下的1800家?

  自2010年12月底,已有200多名安徽省安庆市怀宁县高河镇儿童被送至省立儿童医院接受血铅检查,据不完全统计,其中血铅超标儿童数量已达100多名。据新华社6日最新报道,目前,24名住院儿童已经得到妥善救治,其余血铅超标儿童也正在居家医学观察中。

  儿童血铅超标不新鲜,只不过这一次是发生在安徽。根据环境保护部副部长张力军去年年底在全国环境应急管理工作会议上公布的信息,仅在去年一年时间里,我国就相继发生了9起血铅超标事件。这还是记录在案的,因地理位置偏僻、消息闭塞或受害人数不多等其他原因,未纳入统计的血铅超标案,恐怕不会没有。

  作为已知毒性最大的重金属之一,体内血铅超标将使神经、造血系统及消化系统遭受严重危害。而其对婴幼儿的影响远高于成人,因为儿童铅吸收率高达42%-53%,约为成人的5倍,而排铅能力只有成人的30%。发生在婴幼儿身上的血铅超标,对其智力和身体发育影响尤其严重。可在陕西凤翔、河南济源、云南鹤庆等地的血铅超标案中,主要受害者都是儿童,而在江苏新沂,最小的血铅超标儿童还不足周岁。

  1月6日上午,安徽省怀宁县对高河镇新山社区儿童集体血铅超标事件发布了最新通报,初步认定与新山社区仅一条马路之隔的博瑞电源有限公司所产生的铅污染为此次事件的肇事主源。

  随着工业化的深入,以及产业结构的调整,越来越多的企业将工厂从沿海地区转移至内地的中西部地区。这些工厂,其中不乏是被输出地淘汰的高耗能、高污染“货色”。当地政府应该说也是心知肚明,但为了GDP,为了眼前利益,往往也顾不了那么多。这些吃子孙饭、断子孙路的项目,其污染对当地居民的影响,远不只是血铅超标,还有各种癌症和其他疑难杂症,甚至于个别地方因为恶性病症患者过多而被称为“癌症村”。

  同样来自去年全国环境应急管理工作会议的信息显示,近年来我国重金属污染事件仍保持高发态势。环境风险隐患突出的企业特别是设防能力不足的尾矿库企业和化工企业在大灾中成为威胁环境安全的“不定时炸弹”。

  一再重复的污染致病事件发生后,救治总是“及时的”,调查总是“彻底的”,可是之前干什么去了?以生产过程中极可能造成铅污染的铅酸电池行业为例,国家有关部门分明专门为其实施了生产许可制度,将生产过程中的环保不达标列为否决项,可目前国内从事铅酸电池生产的3000家企业中,只有1200家获得了许可证,还不到一半。怀宁县发布的通报就称,博瑞电源有限公司未通过环保“三同时”验收,超时违规试生产,是造成此次血铅超标的主要原因。

  一再的血铅超标事件,为何起不到举一反三的警钟效果?难道非得等到血铅超标悲剧集中爆发,酿出惊天大事故,才出面干涉那剩下的1800家?

  国际消除儿童铅中毒联盟的专家曾告诫说,中国如果不注意铅中毒的防治,20年后中国人平均智力将比美国人低5%。这还只是铅中毒,不包括别的。所以,为了孩子,为了我们的未来,环境监测、停产迁移超标企业、问责失职渎职者“神马”的,应该赶紧展开,落实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