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产2.6亿条牛仔裤的广东新塘治理染料污染

2011-3-13 10:47 来源: 新华网
1095 收藏到BLOG

  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去阳台收衣服对于肖苏(化名)来说是件痛苦的事。“水南支涌”河黑色的河水从他的窗下流过,散发出腐败的味道,不由令人眉头紧锁。这里是位于中国南部的广东省新塘镇,鲜为人知的“世界牛仔裤之都”。

  现在,谈起这条河流,肖苏笑着对记者说:“我给它打80分,我还希望河里的鱼能游回来。”水南支涌何得到治理后,肖苏所住小区“海伦堡”的房价飙升,到现在翻了一番。

  新塘已经完成了水南支涌、凤凰水、牛屎圳、细陂河的治理,但要消除“世界牛仔裤之都”的水污染绝非易事,这里每年面临2.6亿条牛仔裤的染料污染威胁。

  在新塘,逾10万来自中国各地的工人从事牛仔裤印染、漂洗等工作。统计显示,大大小小的牛仔裤厂有近3000家。美国市场上四成牛仔裤来自这里。

  从当地的老照片上可以看到,一排排平房挤压在水南支涌的岸边,其中不少是牛仔裤作坊。人们倾倒出染料和其他垃圾将河水变得黑臭发粘。现在,树木和灌木取代了平房,水受到了治理,这条河看上去还算干净。

  新塘镇环保局局长黄建萍说,当地投资8亿元用于水南之涌等4条河流的治理,其中很大一部分投资用于补偿那些从河岸搬迁的人。多个污水处理厂建成,每天可以监测和治理约40万吨的污水,覆盖所有工业废水,同时城镇生活污水处理率也达到80%。

  50岁的谢志恒时常怀念能在河里游泳和抓鱼的日子。但他一度对治污不抱希望。“毕竟许多家庭都依赖牛仔裤,污染无法根除。”谢志恒说。

  但肖苏不愿放弃。2009年11月11日,肖苏和海伦堡小区的数千名居民要求政府整治水南支涌,要求关闭污染工厂,使他们的生活环境更清洁。“许多邻居都因为空气污染罹患鼻炎,我不希望我的儿子再得病。”他说。

  这些居民的要求得到了满足。从那以后,环境保护已成为当地政府的最优先事项之一。环保局被赋予投资和建设项目的否决权。黄建萍说,他们可以勒令污染企业停产,甚至关闭企业。

  过去,人们考虑得更多的是发展和赚钱。但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越来越关注环境。“人们环保意识的提高,坚定了政府加强环保工作的决心。”黄建萍说。

  水南支涌的变化让肖苏和他的邻居们的努力有了结果。现在,他们每天都通过业主论坛和QQ群在线谈论如何改善环境。“很多人主动给有关部门写信、打电话,甚至找官员谈话,向政府发出我们的声音。都是些平淡无奇的常规方法,但有了互联网,我们沟通更顺畅了。”他说。

  黄建萍已经关闭了许多无法达到环保标准的染色厂。但单靠关工厂毕竟不利于当地的经济发展,还会引发工厂老板和工人的不满。“最好的解决办法把工厂搬进工业园区。”黄建萍说,这样受污染的水可共同汇到污水处理厂处理,并由当地政府监督。

  在工业园区,污水被抽送到一个大型污水处理厂,集中处理后,水质要随时接受省市和当地环保部门的在线监测和监督。处理后,约有40%的水回收再利用。

  黄建萍说,已经有76个工厂在新塘就地关停,68个已迁往工业园区,其余即将搬迁。

  “我们过去常常担心,工厂由于污染可能随时会被关停。现在,污染的问题完全交给污水处理厂,我们再也不用担心了。”南方制衣有限公司的印染厂厂长李志祥说。

  南方服装是迁到新洲工业园区的企业之一。企业付给园区污水处理厂每立方米10元的污水处理费。这家污水处理厂拥有10万吨的日处理能力。这意味着,如果满负荷运行,每天的污水处理费可达100万。

  不过这家港资污水处理厂负责人赵克银说,这是一个很好的投资。“只需要一次性较大的投入,就可以获得长期稳定的利润。”他补充说,染色厂愿意支付合理的价格,因为他们知道自己工厂要达到国家标准,需要耗费多少成本。

  官方统计数据显示,去年中国城市污水处理厂日处理能力为10262万立方米,比上年末增长13.4%。

  但这对于经济转型压力巨大、水环境问题突出的中国来说,仍然不够。权威统计显示,七大水系的408个水质监测断面中,仍有四成没有达到三类水标准,属中重度污染。

  全国人大会议正在审查的“十二五”规划纲要草案,专列加大环境保护力度一章,强调要解决水、空气和土壤污染等威胁人民健康的突出问题。环保部部长周生贤指出,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在中国已成为影响人民健康、损害人民利益的重要因素。

  他说,绿色发展、循环经济日益成为世界发展的重要趋势。“中国只有以环境保护优化经济结构和发展方式,抢占世界经济发展新的制高点,才能在新一轮国际竞争中赢得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