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污水处理厂污水直排 省环保厅将调查处理

2010-9-14 13:28 来源: 大洋网
收藏到BLOG

  来自南山垃圾焚烧发电厂和宝安老虎坑垃圾焚烧发电厂的垃圾沥滤液未经过任何处理,就直接排到河流或者海洋中。

  接到读者举报后,南方都市报记者经过多月调查,发现深圳明洁环保有限公司(下称“明洁”)和深圳广益宏实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广益宏”)承包了这两家垃圾发电厂的“沥滤液”处理业务。广益宏公司多次到东莞偷排,而明洁公司将沥滤液偷排到平湖污水处理厂外的观澜河道中,后又转往固戍污水处理厂将垃圾沥滤液直接排往大海(本报昨日AⅡ03-04版报道)。

  一涉事企业被罚八万元

  “偷排沥滤液的行为十分恶劣,严重影响生态环境。”昨日,广东省环保厅环境监察局相关负责人称,省环保厅高度重视此事,指示环境监察局介入调查,要求对明洁公司偷排垃圾沥滤液的行为从严从快处理。同时,广东省环保厅正式认定广益宏公司在东莞异地偷排行为,查明其将所有的垃圾沥滤液倾倒在河流大海中,省环保厅已责令深圳市人居环境委员会立即做出行政处罚。

  深圳市人居委环境监察大队负责人证实,昨日下午,人居委法规部门对广益宏做出了行政处罚,要求其补交4万余元的排污费,同时处以8万多元的罚款。而对于明洁公司的偷排行为,环保部门正在进一步调查,将尽快拿出处理意见。

  “感谢媒体舆论监督,给环保部门提供信息。”昨日,广东省环保厅环境监察局相关负责人对南都记者表示,偷排沥滤液的企业不仅无良,而且无赖。省环保厅接到广益宏偷排沥滤液的举报后,立即介入调查,但广益宏老板死不承认偷排,即使面对照片视频等证据,广益宏方面坚称将垃圾沥滤液送到了东莞黄江污水处理厂和深圳坪地污水处理厂处理。但是,这两家污水处理厂均出具书面报告,证明没有为广益宏处理过任何垃圾沥滤液。

  省环保厅通过调阅宝安老虎坑垃圾焚烧发电厂和南山垃圾焚烧发电厂的原始记录,发现广益宏运送了大量的垃圾沥滤液,但均不能交待去向。最终,广益宏承认将所有的垃圾沥滤液倾倒在东莞、惠州、深圳等地的河海中,但广益宏表示这是司机的个人行为,公司已将司机开除。

  另一企业否认违规偷排

  昨日,明洁公司负责人杨道建坚决否认偷排垃圾沥滤液,解释称今年6月1日,他们跟老虎坑和南山垃圾焚烧发电厂签订协议,负责运输处理垃圾沥滤液,每天大约有100余吨。明洁公司最开始确实将垃圾沥滤液拉到平湖污水处理厂,今年8月以后又运往固戍污水处理厂。

  杨道建承认,他们公司的油罐车确实进入了平湖污水处理厂的后院,也将皮管伸进了观澜河里面,但这不能证明偷排。杨道建认为,虽然举报人和南都记者多次跟踪拍照,但是否偷排必须由环保部门来认定,当时没有人打电话给环保局,也就不能证明他们偷排。平湖污水处理厂负责人昨日解释,7月中旬设备检修,致使明洁公司油罐车进入后院,但不能解释明洁公司6月份多次将垃圾沥滤液倾倒入观澜河的行为。

  广东省环保厅环境监察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只要有照片能够证明明洁公司将排水管多次接到观澜河,就能够证明其偷排,就算其抵赖也无济于事。从目前掌握的情况看,明洁偷排的可能性极大,目前环保部门正在进一步调查。

  省厅将调查深圳环保部门是否失职

  深圳市人居委环境监察大队负责人证实,昨日下午,人居委法规部门对广益宏做出了行政处罚,要求其补交4万余元的排污费,同时处以8万多的罚款。对于明洁公司的偷排行为,环保部门正在展开进一步调查,尽快拿出处理意见。

  该负责人解释,宝安区环保部门确实对固戍污水处理厂私自处理垃圾沥滤液知情,但这也是从实际出发。深圳多家垃圾焚烧发电厂在上马之前并没有建立配套的垃圾沥滤液处理设备,但每天会产生大量的垃圾沥滤液,它们必须要有出路。用大量的污水稀释沥滤液比直接排放要好得多,环保部门也正在积极督促垃圾焚烧发电厂尽快建起相关的配套设施。

  该负责人承认,垃圾发电厂和填埋场必须通过环保审评,但老虎坑发电厂属于历史遗留问题。之前有企业在东莞异地偷排,这次又有企业多次偷排,这并不能说明环保部门的失职渎职。

  广东省环保厅环境监察局相关负责人称,偷排事件确实暴露出环保部门要加强监管,省环保厅已要求深圳加强垃圾沥滤液的监管,完善相关的制度建设。对于深圳环保部门是否存在失职渎职,或者收受贿赂的问题,省环保厅纪检监察机关要进一步调查,一旦发现就会严肃处理。

   两大疑问

  水务局领导指示混合后直排?

  昨日下午,固戍污水处理厂厂长门西院称,污水处理厂由深圳市瀚洋水质净化有限公司投资、兴建、管理,是一家民营的污水处理厂,一期设计规模为24万吨/日,污水处理厂采用改良A 2/O二级生化处理工艺,主要处理新安、西乡街道、航空城及福永街道西南部沿珠江口地区的生活污水。

  门西院介绍,固戍污水处理厂的进水口确实在靠近正门附近,在污水处理厂后面往下水道倾倒垃圾沥滤液的也是明洁公司的油罐车,但那个下水道不能通往出水口,只能通往污水池。因为进水口附近有人,垃圾沥滤液味道很臭,就选择在远离进水口的下水道倾倒。门西院承认,固戍污水处理厂没有处理垃圾沥滤液的设备和技术,也没有资质处理垃圾沥滤液。而是用大量生活污水来稀释垃圾沥滤液,然后排放到大海。

  门西院认为,这种行为严格来说不科学不合理,也没有法律依据,但他们必须听从政府部门的意见。按照设计,他们只能处理生活污水,但政府要他们处理什么,他们也只能处理什么。门西院称,他们将垃圾沥滤液跟生活污水混合,是经过水务部门和环保部门许可的,宝安区水务局的领导甚至口头指示他们这样处理。

  门西院说,从目前来说,污水处理厂也需要垃圾沥滤液,因为它可以提供碳源,不然要从大粪等物质获得碳源,这就是他们要倾倒、处理垃圾沥滤液的原因。

  不过,宝安区水务局相关负责人否认了门西院的说法,称从来没有下文批准固戍污水处理厂处理沥滤液,更不会指使他们直接往大海偷排。

  用生活污水稀释后就能排放?

  昨日,知情人士向南都记者介绍,固戍污水处理厂靠近围墙的那个下水道其实与出水口相通,同时与排水管相连,遇到检查时,就将与出水口相连的阀门关闭。

  固戍污水处理厂厂长门西院没有出示污水处理厂的设计图,只拿出了一份有机污水(垃圾沥滤液)处理合同,甲方是深圳市瀚洋水质净化有限公司,乙方是明洁公司。合同规定乙方将有机污水运送至甲方指定的污水处理厂处理,乙方保证所运送的有机污水必须是生活污水,不能是工业废水。乙方不得偷排,必须在指定污水排入口排放,每吨污水的处理费用是22元。

  而根据调查的实际情况,明洁直接排入下水道,而不是污水排入口,污水处理厂没有任何人过来监管。而且垃圾沥滤液属于类工业水,并不属于生活污水。门西院对此承认,但表示不管过程怎样,只要用处理过的生活污水大量稀释垃圾沥滤液,能够达标排放就可以了。

  宝安区环境监测站的工作人员告诉南都记者,他们受水务局的委托,每周都会抽检一次生活污水处理后排放的8大指标,每月会来检测污水排放的24大指标,但都是按照生活废水排放标准,而不是垃圾沥滤液排放标准。

  广东省环保厅环境监察局相关负责人称,将垃圾沥滤液倒入生活污水,用大量的生活污水将其稀释然后排放,这是一种隐性的偷排方式。该负责人强调,垃圾沥滤液必须要有专门的技术设备,由专门的沥滤液处理厂负责处理,还必须通过省环保厅的资质认定。生活污水处理厂私自接收垃圾沥滤液的行为严重违法违规。

  该负责人介绍,这种隐性的偷排行为给监管带来很大的难题,由于固戍污水处理厂属于生活污水处理厂,环保部门只负责监测生活污水的指标,而不能监测垃圾沥滤液的排放指标,即使公然偷排,环保部门也不能够立即发现,也不能留下任何证据和记录。

  专家视点

  隐性偷排后果同样严重

  中山大学环境学院教授雷恒毅介绍,垃圾填埋场和垃圾焚烧厂有很大的环境风险,填埋和焚烧垃圾产生大量沥滤液,给周边的地下水质带来严重污染。环保部门审批验收垃圾焚烧厂和填埋场时,已明确规定了沥滤液的处理,要求必须有专门的处理工业和配套设施。从目前掌握的情况看,老虎坑和南山垃圾焚烧发电厂并没有类似配套设施,证明它们根本没有通过环评验收,这不仅不能消除垃圾污染,而且会产生严重的二次污染。

  雷恒毅解释,将沥滤液倾倒进生活污水处理厂,也是一种严重违法违规行为,不仅不能给污水处理厂带来任何好处,而且会造成污染转移。沥滤液算作工业废水类,与生活污水的处理工业、设备、菌种完全不同,排放标准也不一样。倾注生活污水,只能稀释掉沥滤液,但其内部的大量有毒有害物质并不能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