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基层医改“加减法”:药价降了 收入高了

2010-11-01 07:59 来源: 《人民日报》
753 收藏到BLOG

  【阅读提示】

  今年9月1日起,安徽省全面推开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综合改革工作。改革效果立竿见影,全省药价降一半,百姓得实惠,医务人员积极性还提高了。

  医改“安徽版”到底妙在哪儿?妙在运用不简单的“加减法”。

  以前,药品从厂家到卫生院,环节多,且环环加价。经过“减法”改革,药品流通环节简化了,竞标药价降低了,卫生院运营费用也减少了。

  加成“减”没了,怎么保证医疗服务质量?经过“加法”改革后,收入渠道不再单一,财政补贴、新农合、门诊收入齐“进补”,骨干留住了,卫生院实力上去了。

  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改革的“安徽版”值得借鉴。

  深秋的安徽,天气渐凉,而一场改革,正全面升温。

  在8个月试点的基础上,9月1日起,安徽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综合改革,正式全面推开。

  这场改革,以基本药物制度的实施为契机,其核心是:药品集中采购,建立补偿机制,破除“以药养医”。

  有改革,总有质疑。有人怀疑药品质量,有人质疑新机制的可行性、持续性。

  带着疑问,10月中旬,记者深入安徽,走访了合肥、六安、亳州、蚌埠、天长、芜湖、马鞍山、黄山8个市共8个县(区)、10余个乡镇卫生院、村卫生室,还有城市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进行了调研。

  药价降一半,质量能保证吗?

  量价挂钩,不拖欠款,企业安了心

  黄山市黄山区甘棠卫生院利巴韦林注射液快用完了,药品采购员程星拿着院长审批的药品采购计划表在网上采购。他打开全省统一的药品采购平台,输入密码、药品名称,选择品规,发送到区卫生局药品采购管理办公室审核,并向供货企业递交订单,配送企业也能同时看到这条信息。

  按照该区域的中标结果,为黄山市提供该药物的中标生产企业为马鞍山丰原药业。丰原药业销售部订单负责人从采购平台看到订单后,马上向黄山的协议配送公司核实,配送公司送出药物,两天后药品送到,程星上采购平台点击确认入库,同时向监管部门递交采购证明和验收证明。这种模式让卫生院几乎实现“零库存”,大大降低了成本。

  马鞍山市丰原药业销售部部长王培回忆,当时共有80多家企业投标,为了抢到份额,直接把药价降到1毛钱,最终以比省采购参考价还低的价格胜出。

  以前,丰原药业的利巴韦林注射液定价3毛钱还亏本,为何敢降到1毛钱?

  王培说:“目前这种招标采购配送模式比以前进步,因为中标的价格和数量正式挂钩,单一货源的承诺使销量迅猛上升,现在中标区域一个月的销量能达到100 多万支,价格降到1毛钱还是有利可图。二是回款的周期比以前更快,财政国库支付系统介入,过去最头痛的拖欠货款问题已经不存在。”

  不仅在甘棠卫生院,其他各地的乡镇卫生院及其一体化管理的村卫生室,基本药物价格都非常低。据测算,857个品规的中标药品比国家限价平均降低52.8%。

  安徽省卫生厅厅长高开焰说,在今年的招标中,共有全国1202家药品生产企业投标,共计9676个产品。全省77名临床和药品专家,其中一半以上来自基层,对合格药品进行技术评标,其中主观分只占12%。

  量价挂钩、技术评标等环节让药厂“吃了秤砣铁了心”,药品质量自然有保证。

  安徽省药品采购中心副主任孙萍介绍,不仅如此,中标企业年内若有严重违法违规记录,取消中标资格。

  没药品加成,制度可持续吗?

  增强激励,增加收入,医务人员有动力

  对于药品加成,安徽省常务副省长孙志刚有一段论述:“药品加成已经演变成利益驱动机制,成为医疗机构运营的一个核心,置民族的身体健康于不顾,医疗队伍素质下降,老百姓怨声载道。如此多的弊端都是由以药补医机制引起的,因此不改机制没法推进基本药物制度。”

  当前,农村“以药补医”的弊病比城市更明显,药品加成率一般都在90%以上,维持卫生院正常运转的资金几乎全靠药品收入。试想一下,没有药品加成,能不能保证医生使用基本药物的积极性?乡镇卫生院还有没有动力提供好服务?

  一大早,亳州市谯城区双沟镇卫生院内科医生王永红的诊室很快挤满了患者。将近中午12点,王永红的病人还有五六个。他说:“自从改革后,每个月工资有财政保障和绩效考核,比原来涨了近一倍,养老也有了保障,心里踏实了。”

  院长卞德平介绍,改革后次均门诊费用降了近一半,人数上升了30%左右,今年1―9月的收入达到320万元,比改革前同比增加10%左右。

  调动医务人员积极性,尤其是原来收入较高的业务骨干的积极性,是改革难点。安徽省财政厅副厅长吴天宏介绍,财政保障机制是“根据前三年收支情况核定收支、明确省级和地方财政责任、实行绩效考核、保基本面同时对财力薄弱地区倾斜”。为此,对卫生院超过财政部门核定年收入的部分,芜湖市、天长市、马鞍山市等积极探索用于激励,将其中的70%返还用于奖励骨干,30%用于卫生院的业务骨干进修、设备采购、债务化解,极大鼓舞了卫生院和医务人员的积极性。

  记者注意到,这些医生开出的处方都用上了较便宜的基本药物,患者的门诊次均费用明显降低。

  由于实行乡村一体化管理,村卫生室的药品也是全部零差率销售,但是村医人员岗位、收入并没有纳入综合改革,而是实行每1200人给予8000元补助的办法,房屋、设备、诊疗系统进行全省和各地级市统一规划投入。

  财政部副部长王军认为,对实施基本药物制度后如何对基层医疗卫生机构补偿的问题,安徽省综合改革给出了答案,它将取消药品加成减少的收入、实施绩效工资所需政府补助都纳入到机构的整体收支中统筹考虑,建立了投入产出效率相对较高的机制。

  财政不宽裕,模式可推广吗?

  开局良好,成本可接受,全国可借鉴

  总结效果,安徽省医改办副主任余群认为这一改革开局良好,各地区乡镇卫生院出现“四降一升”的可喜变化,即次均门诊药品费下降30%、抗生素使用率下降27%、次均门诊费下降25%、次均住院药品费下降27%,而门诊人次却增长21%。

  高开焰分析,门诊人次上升与药品零差率销售有关,而住院人次下降却与打破“以药补医”机制、建立新机制有关,一是新农合基本药物门诊报销比例提高,一些为求得住院统筹而住院的病情较轻的患者转向门诊;二是以前医生为求多收入,让可以不住院的患者也住院,这种现象减少了;三是乡镇卫生院大量的超范围手术减少,住院人次随之减少。

  安徽是农业大省,财政并不宽裕。可喜的是,这样一场“动筋骨”的改革,其成本却不算太高。

  吴天宏说,今年新增的财政投入不会超过20亿元,以后每年更少。而全省一年的“民生工程”投入达到300亿元,相比起来确实较少。再加上新农合对基本药物的报销比例提高、药品采购成本减少、门诊人次增加带来的收入增多等等,让其改革成本大大降低。

  对此,中国人民大学医药物流研究中心研究员李宪法认为,安徽模式经过进一步调整和完善之后将具有普遍意义,对基本药物制度的初步建立将产生积极的推动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