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镉污染大米说开去 我们食用的大米是否存在安全隐患?

2011-2-21 09:28 来源: 健康报网
收藏到BLOG

  近日,关于镉超标大米的问题引起了广泛关注。其实,早在2002年,农业部稻米及制品质量监督检验测试中心就曾对全国市场稻米进行了安全性抽检。结果显示,稻米中超标最严重的重金属是铅,超标率28.4%;其次就是镉,超标率10.3%。那么,我们食用的大米是否存在安全隐患?请看专家解读——

  镉一直稳定地存在于大自然中,与人类相安无事。是人类的工业革命将安静的镉发掘出来,成了一个日常生活中随处可见的“多面手”:塑胶、电镀金属外壳、颜料、油漆、染料、电池,还有核子反应炉的原件,都可见到镉的身影。但是,镉并不是生命活动所必需的微量元素,而是动植物的一大杀手。1912年,日本富士山地区炼锌的金属公司已经开始发生镉污染,但在40多年后,镉中毒患者才得以确诊。

  镉对身体危害最严重的是结缔组织损伤、生殖系统功能障碍、肾损伤、致畸和致癌。最新研究成果还表明,镉能引发人类乳腺癌。

  人体不易吸收 水产品超标更严重

  水稻是对镉吸收很强的大宗谷类作物。污染的主要原因是土壤被污染了,谷物通过根系从土壤中吸收并富集镉。稻田中的镉从哪里来的呢?一是工业废气中的镉伴随着粉尘随风扩散,经过雨淋和自然沉降进入土壤。二是未经处理或处理不达标的工业废水中的镉随着污水灌溉进入土壤。另外,施用含镉元素的化肥或施肥不妥,以及长期施肥、大量施肥,都会加深土壤对镉的沉积。

  新生儿体内无镉,镉都是后天通过外界环境进入人体的。我们应该了解,镉并不容易被消化道吸收,人每天从食物中摄入的镉只有1%~5%被胃肠道吸收,所以食用镉污染大米仅仅是机体摄入镉的一种可能,要大量长期食用才会导致慢性中毒。

  有数据表明,水产品和动物肾脏的镉超标比例要比大米高得多,有这两种食物偏好的人将存在更大风险。现有文献还指出,蔬菜可能也是人类镉暴露的主要来源。虽然同一植物在不同类型的土壤中生长,但同一类植物的不同品种,同一植物的不同部位,镉富集程度都会有很大差异。由于蔬菜可食部分具有更大的生物量,一般情况下,食用蔬菜也可能引起较高的镉暴露风险。

  烟草也富集镉 烟雾中一半镉被吸入

  镉还可以通过空气、皮肤进入人体内。空气中镉含量很低,由空气摄入的量不高。但是居住在电子垃圾污染区的孕妇,妊娠期常在街区活动,就可能导致原本应该无镉入世的初生婴儿,刚到这个世界上就背负了镉负荷。

  吸烟是吸入镉的一大渠道。烟雾中近一半的镉都会被人体吸入,最终大约有30%会被人体吸收,这个数值是经消化道吸收的6倍。每抽一包香烟至少会有约2微克的镉吸收进入人体。烟草和稻谷一样,也是富集镉的。生长在镉污染土壤中的烟草制成的香烟,摄入量还会成倍增加。与烟相比,酒还算不错,就算其中有镉也主要都到了酒糟里。不过话说回来,到了酒糟里也就是到了猪肉里。最终还是人类接最后一棒。

  另外,当心不要用镀镉容器贮藏酸性食物。还要提醒爱美的女士们,尽管镉对皮肤的穿透力并不好,但是长时间佩戴含镉的手链、项链等劣质饰品,对身体也是不利的。还有孩子那些色彩鲜艳的玩具,也要注意镉污染的问题。美国有9个州已经或正在考虑立法限制儿童产品中的镉。有些药材因为生长土壤和自身富集的原因,也会被镉污染。

  避免环境镉污染 个人也能有作为

  联合国国际环境规划署和国际劳动卫生重金属委员会把镉列为重点研究的环境污染物问题,世界卫生组织则将其作为优先研究的食物污染物源。这些年中国政府在这方面的科研投入也很多,但是还期待着进一步的研究。比如说镉沉积在体内,半衰期可以长达40年,但现代医学还没有妙手回春的好方法。比如说镉污染土壤的治理,也还不能规模化应用。

  目前,含镉的食品若不借助仪器检测,肉眼不能识别。对于个人而言,食物的多样化、戒烟、不去大气污染严重的区域都是很好的规避措施。另外,减少镉污染还应该从我做起:至少我们可以要求自己尽量购买环保电池,使用了含镉电池应集中回收,不要随便丢掉。

  大米含镉会怎样

  北京朝阳医院职业病与中毒医学科主任 郝凤桐

  据报道,重金属镉正通过污染土壤侵入稻米,中国多地市场上约10%大米镉超标。我国65%的人口以稻米为主食,稻米中重金属污染将取代农药,成为主要公共卫生问题。

  镉污染比较普遍 对动植物都有影响

  镉在常温下为银白色或略带蓝色光泽的软质金属。自20世纪初以来,镉的产量及用途不断增加,全世界每年向环境中释放的镉达3万吨,其中82%~94%会进入土壤中。

  近年来在我国由镉等重金属引起的土壤污染问题已有较多报道。上世纪80年代中期对南方某省镉污染水灌溉导致的污染地区所做的研究表明,大米镉含量超标率为71.69%,肉禽蛋类未超限量。2005~2009年对南方某省食品镉污染情况进行的调查,镉的检出率为64.4%,超标率为7.3%;镉超标食品涉及粮食、水果、食用菌、水产品、动物内脏等,说明在一些地区镉污染情况比较普遍。

  研究证实,土壤中镉超标可能对农作物和人体都会带来危害。因此在制订环境质量标准中,需要考虑镉对植物生长产生毒害作用的阈值,以及对人体健康产生危害的阈值。研究结果显示,植物毒性临界值一般高于人体毒害临界值,也就是说在未显示出植物生长异常的土壤镉含量的情况下,也许已经对人体造成了伤害。

  镉会损害多系统 但短期不会显现

  曾发生在日本富山县的“痛痛病”,是镉环境污染进而导致人体慢性镉中毒的典型案例。镉及其化合物可经呼吸道和消化道进入人体。长期接触一定剂量的镉主要导致肾脏损害,造成钙、磷和维生素D代谢障碍,进而造成骨质软化和疏松,严重者极易发生病理性骨折。流行病学研究提示,慢性镉中毒者可能出现神经、免疫、生殖系统损害,以及肿瘤高发。

  现在,临床中能够确认的环境污染所导致的慢性镉中毒病例仍属个案。由于卫生标准的制定需要安全系数方面的考虑,以及人体内在的代谢能力,所以短期摄入镉超标食品并不意味着伤害会立即显现。

  目前环境镉污染带有显著的地域性,城市居民由于消费大米来源多样化,且城市的食品安全监测体系相对完善,所以面临显著镉污染威胁的人群当属在污染地区自己生产、自己消费的群体。

  镉污染的现实威胁在于土壤一旦被污染,恢复到无污染状态则需要很长时间。另外,目前医学的发展还没有特效的解毒药物可供使用,而进入人体的镉生物学半衰期长达10~30年。镉污染的现实威胁还在于,污染的食品不仅局限于大米。所以,应对环境镉污染的有效手段,依然是预防为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