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林州畜牧局涉谎报禽流感帮污染企业赢官司

2010-9-09 08:29 来源: 中国广播网
1602 收藏到BLOG

常来和的鸡场废弃多年,鸡笼布满了灰尘。

常来和身后的空地是当年埋死鸡的地点

记者在鸡场前采访常来和。当年的鸡场面目全非,长满了荒草。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常来和是河南省安阳市的一位养鸡专业户。2002年,他养的九千多只禽畜莫名死亡,他怀疑死因与养鸡场相邻的铝厂非法排污有关。

  常来和把铝厂告到法院,没想到此时,当地的林州市畜牧局却出示了一份盖有“河南农业大学禽病研究所”印章的诊断报告,说养鸡场的鸡死于H5禽流感病毒

  河南两级法院由此判决养鸡场的禽畜死亡与铝厂排污无关,常来和因此没有拿到一分赔偿。

  8年后,当常来和按照国家规定申请政府补偿时,林州市畜牧局却推翻了之前的说法,说当年那份诊断报告是错误的,当地当时根本就没有发生过禽流感。而河南农大禽病研究所也表示,从没出具过这样一份报告,甚至说,自己连做这份报告的资质都没有,他们不排除农大名义被人冒用。

  如此一来,常来和陷入既拿不到责任企业赔偿、也得不到政府补偿的窘境。

  那么,到底谁在说谎?是有人冒用河南农大名义伪造证据谎报了疫情,还是河南农大违规做鉴定如今又矢口否认呢?

  见到农民常来和的时候,他正站在雨中,破旧的西服已经被雨淋湿,脚下的黑色布鞋也浸湿了,整个人略显落魄。眼前的景象,很难把这个59岁的农民和当年的企业家联系到一起。

  1994年,常来和用东拼西凑借来的钱筹建了一个养鸡场,一开始生意还不错。

  常来和:94年,我投资了140多万,主要养的是产蛋鸡,还有一些猪,狗。开始很好。最多的时候,有3万多只。

  常来和盘算着,要赚钱供儿子读到研究生,但是好日子在2002年到头了。鸡场里的鸡从1999年陆续出现死亡,到2001年,仅剩下9000多只鸡,2002年4月,仅剩的这些鸡也大批死亡。

  常来和:最严重的时候,2002年4月开始,就大批的死亡。开始是300多只,后来到10号,11号,就1000多只了。到5月15号,总共是9100多只鸡都死完了。

  常来和遍寻兽医诊断,毫无结果。经当地卫生部门指点,常来和怀疑鸡的死亡,与养鸡场只有数十米距离的一家铝制品厂有关。

  常来和:他和我差一条马路,也就是30多米。98年投产以后,有一个大坑。有1000多平米,3米多深。铝制品厂的那个渣滓都在那里,井里的水都变成白花花的,就像那个面汤差不多。

  常来和向当地法院提起诉讼,要求铝厂赔偿130多万元。经过安阳市中级法院和河南省高院两级法院审理,常来和败诉,法院认为鸡是死于禽流感,代号H5,铝厂不应该承担赔偿责任。

  那么,法院怎么会判定鸡是死于禽流感的呢?

  据了解,两级法院的两份判决书都依托于一个证据,这就是林州市畜牧兽医管理局出具的一个鉴定结论:常来和鸡场内的鸡的体内含有H5禽流感病毒。林州市畜牧兽医管理局还说他们认定常来和鸡场的鸡死于禽流感的结论也不是凭空做出的,而是因为有一份河南农业大学禽病研究所做的一份疫情诊断报告。欠了10多万外债的常来和没能打赢这场官司。

  事情在2006年出现了转机。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突然通知常来和,告诉他,按照规定,因急性传染病导致鸡死亡,遭受损失的个人可以获得当地政府的补偿。

  常来和兴冲冲地跑去找林州市政府要求补偿,没成想,却被林州市畜牧局下发的一份红头文件挡了回来。文件告知常来和,不能确定他的鸡死于禽流感。

  程海庆:当年的那份疫情报告是不符合法律程序的。第一,没有两名专家到现场。第二,也没有到哈尔滨兽医研究所进行确诊。所以,河南农业大学禽病研究所2002年4月出具的林州市大河头鸡场疫情诊断报告“不能作为确诊禽流感的法律依据,不能确定常来和养殖场的鸡是由H5传染病造成的。

  如此一来,林州市畜牧局等于彻底推翻了自己8年前的说法。常来和不明白了,曾经导致自己败诉的重要证据怎么说不认了就不认了呢?

  那么,按照林州市畜牧局的说法,河南农大禽病研究所到底有没有鉴定禽流感的资格?记者昨天几经周折采访到了研究所的名誉所长王泽霖。

  69岁的王泽霖教授是国家农业部指定的7位全国禽流感现场诊断专家之一,河南省只有他有权对禽流感进行初步认定。

  王泽霖说,他们研究所确实没有鉴定H5的资格。

  王泽霖:我们没有给他进行H5的鉴定,我们没有资格进行鉴定,H5的鉴定只能送到哈尔滨做检测。国家后来把这个权收到哈尔滨去了,不让下面乱鉴定乱说。

  王泽霖说,研究所出具的所有报告都要经过他的手,而据他了解,他本人和研究所都没有出具过这样一份诊断报告。

  同时,王泽霖对诊断报告的真实性也提出了质疑。他说,报告搞错了一个基本事实:报告落款是“河南省农业大学禽病研究所”,但“河南农业大学”的校名中间没有“省”字。而这样的错误,研究所里的任何一个人都是绝对不会犯下的。

  河南省畜牧局动物疫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吴志明也对诊断报告的真实性提出了质疑。

  吴志明:盖有章吗?像我们报告出具都要有检验人员,审核人员签字盖章的,这才证明是你这个单位人员做的,你单位出具的。如果没有,你这个报告真假性就有点……起码不规范。

  吴志明和王泽霖都表示,不排除报告是通过私人渠道流出去的。

  吴志明:市畜牧局的委托你见到了吗?

  记者:市畜牧局说没有走委托手续。

  吴志明:他要是没有委托,王老师不承认给他弄了报告,说明这个事不是按照正当渠道弄的。

  尽管遭到禽病研究所的否认,但林州畜牧局坚持称,诊断报告是河南农大禽病研究所出具的。

  围绕着一份诊断报告,林州市畜牧局和河南农大禽病研究所的说法互相矛盾。

  河南农业大学宣传部部长王宾齐昨天说,农大对这件事很重视,会查个水落石出。。

  常来和的代理人、中国政法大学污染受害者法律帮助中心刘艳萍律师说,他们将会针对诊断报告提及的相关单位保留诉讼的权利。

  刘艳萍:他所做的那个文件涉嫌做假证。因为已经拿到那份疫情报告了,而且那个章盖的是禽病研究所,所以,我们想下一步是诉讼禽病研究所。

  河南农民养殖上万只鸡莫名死亡 畜牧局否认法院判决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河南林州市的一位农民养殖的上万只鸡莫名死亡,他认为是隔壁的铝厂违法排污造成的,起诉了铝厂。但是林州市畜牧局却认定他的鸡死于禽流感。

  八年后,当他向政府要求补偿时,林州市畜牧局却又说他的鸡不是死于禽流感。一个农民在政府自相矛盾的说法前不知道该怎样维护自己的权利。记者陈俊杰和成都台记者孙静一直关注此事。中国之声连线陈俊杰了解详细情况。

  主持人:《新闻纵横》前一小时已报道这起事件,我们现在想知道这个农民常来和现在的状况是怎样的?

  记者:常来和今年已经59岁了,我和同事孙静见到他的时候是在林州市一个宾馆前。当天下着雨,常来和穿着一件破旧的西服,脚下踏着一双旧布鞋,手里攥着一个红色塑料袋,他紧紧护住塑料袋,里面是他8年来打官司的所有证据材料和法律文书。

  八年前,常来和可是当地很有名的农民企业家,还上过当地的电视台。但是我见到他的第一感觉,很难把他和当年的企业家联系到一起。在和他吃饭的时候,常来和显得很拘谨,不敢动筷夹菜,我催促他几次夹菜,他才会怯生生的夹一口菜放在碗里,吃上半天。

  主持人:你们也到林州市畜牧局采访了,畜牧局是怎么解释的?采访是否顺利?

  记者:采访费尽周折,耗尽口舌,林州畜牧局一直拒绝正面采访,任何材料都不给提供。

  后来我们找到了畜牧局办公室主任程海庆,希望他能代表畜牧局解释否定八年前结论的原因。几经周折,程海庆主任后来做出了解释,说当年畜牧局得出禽流感结论也是有依据的,依据就是河南农业大学禽病研究所的结论。但是现在确认的是,农大禽病研究所没有资格做禽流感的鉴定,因此不能确定常来和养殖场的鸡是由H5禽流感病毒传染病造成的。因此,林州市政府不应该补偿常来和。

  这里需要强调的是,林州畜牧局在八年前的说法已经被法院生效判决认定,现在畜牧局自己拿出文件否认自己的说法,事实上是在否认法院生效判决认定的事实,这与前段时间媒体关注的陕西国土厅发文对抗省高院判决事件性质有些类似。

  但对此,林州市畜牧局局长刘金奇却不以为然,他说,虽然法院认定了是禽流感,但畜牧局不承认判决的有效性,坚决认为与禽流感无关。

  主持人:既然河南农大禽病研究所没有资格做,那么研究所怎么会出了这份报告呢?你们采访研究所又是怎么说的?

  记者:我昨天几经周折采访到了禽病研究所名誉所长王泽霖。69岁的王泽霖教授是国家农业部指定的7位全国禽流感现场诊断专家之一,河南省只有他有权对禽流感进行初步认定。

  王泽霖有一点说法和林州畜牧局的说法是一样的,他说,研究所确实没有鉴定H5的资格,H5的鉴定只能送到哈尔滨兽医研究所能做检测。

  但王泽霖在看到诊断报告后说,他本人和研究所都没有出具过这样一份诊断报告。

  不仅如此,王泽霖还对诊断报告的真实性也提出了质疑。他说,报告搞错了一个基本事实:报告落款是“河南省农业大学禽病研究所”,但“河南农业大学”的校名中间没有“省”字。而这样的错误,研究所里的任何一个人都是绝对不会犯下的。

  同时,王泽霖强调,诊断报告没有鉴定人员签名,这明显不符合常理,显然这是一份假的报告。

  既然禽病研究所否认报告真实性,我们关心的是,到底是谁伪造了报告,又向法院提交,影响了法院的判决,这些问题都需要一一查清。河南农业大学昨天表示将彻查此事。

  主持人:现在是林州市畜牧局和河南农大禽病研究所的说法互相矛盾,真相我们拭目以待,那么作为一方当事人常来和下一步打算怎么办?

  记者:一份不知从哪里出来的,不知道是真是假的疫情诊断报告,导致常来和的官司败诉,倾家荡产。

  当年因为报告上的内容涉及机密,常来和一直没有拿到报告,昨天他和代理人通过中国之声获知了报告的内容,表示将保留对河南农业大学禽病研究所诉讼的权利。

  同时,代理人刘艳萍表示,现在很明确的是,当年左右法院判决的主要证据有重大问题,相关的法院应该依法启动再审程序,还常来和一个真相。她们下一步将会围绕再审展开申请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