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矿业污水池泄漏造成养鱼户严重损失

2010-7-15 14:34 来源: 中国质量新闻网
收藏到BLOG

   在全国闹得沸沸扬扬的福建省上杭县血铅中毒事件尘埃未定,近日,上杭县再起紫金矿业“毒杀”汀江事件。在突发的重大环境事故面前,紫金矿业长达9日的瞒报使得企业信誉摇摇欲坠,以牺牲环境为代价换来的发展可取吗?

被“污染”的发展观亟待“净化”

――福建紫金山金铜矿湿法厂污水池泄漏造成养鱼户严重损失

   2010年7月12日下午,福建省环保厅通报称,紫金矿业集团公司旗下紫金山铜矿湿法厂污水池发生泄漏,污染了汀江,部分江段出现死鱼。调查发现,污水池中含铜、硫酸根离子的酸性废水外渗,通过排洪涵洞排入汀江。初步统计,汀江流域仅棉花滩库区死鱼和鱼中毒约达378万斤。此次污染给汀江流域生态系统、当地渔业和渔民带来不可难以估量的巨大损失。然而,据了解,这起污染事件实际发生在7月3日,为何污染事件发生9天之后才迟迟公布?

   污染:渔业和渔民之痛

   “那一场洪水之后,整个镇子都是臭的,我家的鱼,全都死光了。”福建省永定县洪山镇渔民许久恒站在汀江边呆滞地望着打捞队伍,像是在给记者介绍,又像是在喃喃自语。在永定县汀江棉花滩水库,洪山码头,尽管水面已经看不到几天前大片大片飘浮的死鱼,但空气中弥漫着难闻的腐烂味道,无法掩盖这里曾发生的大规模鱼类死亡事件。

   在上杭县下都、中都等镇,均有大批渔民围绕着棉花滩水库进行渔业养殖。除了处于汀江支流或内湖的渔民之外,几乎所有汀江沿岸渔民均遭受到前所未有的大面积鱼类死亡。对于当地的母亲河汀江来说,一场极大的生态灾难无疑已经酿成。毫无疑问,对于渔民来说,这场损失是巨大的、惨痛的。根据当地居民的介绍,洪山镇最大的养殖户,一年的销售能达到千万元以上,而销售额能上百万的比比皆是。

   在上杭县养殖户最密集的下都乡环溪村,40岁的丘开福愁眉不展,“都是紫金矿业污染害的,损失至少20多万元,还有70万鱼饲料赊账难收回,气死了!”丘开福在当地既是养鱼户,也是鱼饲料供应商。他的网箱中养了5万多尾草鱼、3万多尾鲤鱼、1万多尾光鱼和8000多尾花鲢。“5~10月是鱼长得最快的季节,紫金矿业污染一来,都没了。”丘开福说。

   目前,当地政府将按照6元/斤的价格收购死鱼,渔民的渔具,也将由政府回收。一定程度上,这减少了渔民们的损失。永定县委、县政府还下发《关于禁止棉花滩电子(永定)库区水产品上市交易的通告》,组织畜牧、工商、公安、经贸等部门设卡,采取了禁止外运、上市棉花滩库区水产品的临时监管措施。

   而在此次事发源头福建省上杭县,政府正以挖坑深埋的方式,对大量死鱼作无害化处理。上杭县畜牧水产局副局长邱敏详说:“坑深差不多有3米,坑底先撒一层消毒药物,再把死鱼倒下去。在每一层的死鱼上,都要再撒一次消毒药物。最后用泥土封盖,在泥土上再撒一次药物。”

    企业:都是“天灾”惹得祸

   对于汀江“被污染”,紫金矿业公告表示:都是暴雨惹的祸。泄漏事故原因主要是前阶段持续强降雨,致使溶液池区域内地下水位迅速抬升,超过污水池底部标高,造成上下压力不平衡,形成剪切作用,致使污水池底垫多处开裂,从而造成污水池泄漏。紫金矿业副总裁刘荣春称,此次泄漏主要与自然灾害有关,不可预料。刘荣春表示,公司同有关部门正在对这个事情做进一步调查、认定,如果是紫金方面的原因话,紫金一定会负责任的。

   在事故矿厂的处置问题上,紫金矿业集团总裁罗映南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肇事”的铜矿湿法厂已经无限期停产,全面开展整改,同时将依照事故调查结论承担事故责任和经济赔偿。

   罗映南表示,公司将通过采取加石灰和片碱中和处理,泄漏口拦截,外溢污水回抽等应急措施,自7月4日14时30分,渗水量和回抽水量达到平衡,据初步测算,外渗污水量约9100立方米。

   疑问:紫金矿业污染事件为何迟报

   那么,为何废水泄漏9天后造成重大环境事故后才公布信息,紫金矿业集团总裁罗映南说,3日15时50分左右,铜矿湿法厂岗位人员发现污水池内的污水水位异常下降,疑似发生泄漏。得到汇报后,公司派人检查,但当时既无法判断泄漏的具体数量,也无法判断泄漏的原因。他说,最初只是以为发生了局部泄漏,“我们判断出现了失误”。

   关于9天的“时间差”,罗映南进一步解释称,公司“想在发布公告前对社会和股民有一个负责任的表达,并集中精力先处理事故”。当被问及“你这样的说法能服众吗?”紫金矿业集团相关负责人没有回答。

   对于紫金矿业而言,这早已经不是首次环境事故了。早在今年5月,环保部曾经发文通报批评11家存在严重环保问题的上市企业,紫金矿业为第一家。通报称,紫金矿业7家子公司存在着不同类型的环保问题。“这些公司不仅背离了上市公司作为公众公司应诚实守信的原则,而且放任环保问题可能酿成重大的环境风险,污染环境,损害投资者利益。”环保部称,包括紫金矿业在内的11家公司承诺的整改工作没有实现,是言而无信。

   无独有偶。就在今年高考前不久,福建省上杭县20多所中学突然收到了当地教育局发出的一则临时紧急通知:参加高考的学生不要随意吃鱼。据知情人士透露,原因在于受汛期影响,紫金矿业位于福建省武平县的一个尾矿库大量含有重金属物质的泄漏液流入汀江,造成鱼类大量死亡。或许,从中我们可以发现些什么。

   “作为上市公司,信息披露起码要准确及时,而紫金矿业没做到。”有关股民对此表示愤慨。

   据了解,福建上杭县和永定县汀江沿岸居民在此前就已对污染事件非常恐慌,并且对于当地政府以及公司迟迟不公开真相颇为不解。对于当地政府在这次事故的处理态度上,民众表示“很失望”。

   此前有媒体披露,紫金矿业与一些地方政府官员之间存在着错综复杂的关系,也容易使其环境风险问题得到掩盖。而记者在紫金矿业2009年财报中也发现,目前紫金矿业有两位高管都曾担任公务员,分别为紫金矿业监事会主席林水清以及公司监事林新喜,两人均于2009年11月辞去当地公务员职务加入紫金矿业。

   7月14日,记者欲进一步了解本次污染事件方面有关责任人员的处理情况,但紫金方面及当地宣传部门并未给予回复。

   思考:牺牲环境换来的发展不可取

   将2009年称为中国重金属污染事件集中爆发的一年也许并不过分――福建、湖南、陕西、河南、江苏、广东等地爆发多起重金属、类金属污染事故。2009年环保部共接报十二起污染事件,共有4035人血铅超标、182人镉超标……

   紫金矿业是一块“金煌煌”的招牌,是国内最大的黄金生产企业,有中国第一大金矿之称,位列全球500强。然而,在业绩辉煌的背后,隐藏着潜在的环境风险不可谓不大。何止一个紫金矿业,相当数量的企业其发展与污染是“黄金搭档”,牺牲环境换来的发展是暂时的,这对于企业的长效稳定早已埋下“不定时炸弹”。

   有人说得好:政绩观“污染”是最大的环境污染,政绩观的“血铅中毒”最可怕。不健康的发展观和政绩观“污染”了GDP。对经济实体需要重拳治污,对政绩观更要铁拳治污。纠正“污染”的政绩观,关键在于从源头“治污”,在政绩考核机制的改革与创新上,我们任重而道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