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后舟曲

2010-8-10 12:03 来源: 卫生部
648 收藏到BLOG
    8月8日晚,记者跟随卫生部专家组,从北京出发,辗转近15个小时,再徒步14公里,终于在9日上午10时进入舟曲县城。

  站在县城入城口仅存的一座桥上俯视,2/3的城区已经成为一片汪洋。被泥石流覆盖的地区,淤泥平均达到了3层楼的高度。

  经历了8日凌晨突如其来的浩劫之后,舟曲熬过了最初的一天。物资的匮乏、人手的紧缺,让这座小城仍未从恐慌中恢复。但在这片废墟上的人们仍在努力。在狭窄的高地上,密密麻麻挤满了来自各地的救灾车辆,而等待进入城区的车龙,已经排到了距离舟曲城关镇十多公里之外的地方。身穿不同制服、操着不同口音的人们,或扛着铁锹,或扛着水和食品,在满是灰尘的废墟间呐喊和奔波。

  那些悲伤的人们

  在正午阳光的暴晒下,舟曲地面的温度超过35摄氏度。当地政府设置了两个安置点,让受灾的百姓有栖身之地。

  舟曲县第一中学是安置点之一。60多岁的黄大妈在其中的一顶帐篷里呆坐。渴了,喝点矿泉水;饿了,啃点方便面。政府提供了最基本的生活保障,一天三顿,每顿一瓶水一包面。黄大妈说,维持生活应该够了。

  这也是帐篷里的居民们仅有的物品。除此之外,偌大的帐篷内空空如也,睡觉暂时也只能和衣而眠。他们被洪水和泥石流剥夺了一切,除了财物,还有他们的亲人。

  “我亲戚家五口人只逃出来一个,另一个朋友家七口人都没了。”黄大妈大声地哭诉,翻来覆去却只有这几句话。而在整个舟曲县城,这样的遭遇并非罕见。随着失踪人数一点点残酷地变成死亡人数,路边常能见到居民因为听闻噩耗嚎啕大哭。

  还有一些人,仍要将悲伤忍在内心。在舟曲县人民医院,记者碰到了护士韩家凤,她在此次灾难中失去了弟媳。而在医院里,她的4名同事连同家人都不幸遇难。“妇产科主任一家,儿子刚刚考上名牌大学;总护士长,儿女也特别优秀;还有骨科医生,那是医院的业务骨干……”那些美好的事情,在悲哀的回忆中被频频提及。

  舟曲县医疗卫生系统在此次灾难中遭受重创,共有13名职工遇难,另有12名职工失去了亲人。但是第一时间投入救灾的,正是这些刚刚为亲人和同事流泪的医务工作者。

  卫生部派至灾区的心理专家表示,由于心理创伤具有延迟的特点,因此有关方面将考虑在灾区建立长期的心理支援辅助机制。

  转运生的希望

  在众多生还者的讲述中,最幸运的是,由于地势较高,舟曲县人民医院躲过了洪水和泥石流的袭击,因此也就成为县城自身医疗体系仅存的医疗救治平台。灾难发生后的最初一段时间,许多从洪水和泥石流中逃生的人,跑到这里得以获救。正因如此,灾后出现的较重伤员都在这里集中收治。

  由甘肃省卫生厅派出支援的医疗队赶到这里才发现,由于全城的供水中断,被人们视作希望的医院运转面临严重问题。缺水、缺技术、缺设备,医院已经无法进行手术。

  其他的问题也在显现。9日上午,在住院部门口,几位来支援的医生正在配备消毒药水,防止院内感染。“药品不够用了。”医生们无奈地说,现在用的都是临出发时随身带的药品,院内感染的控制已经明显感到吃力。

  当地的重症救治专家告诉记者,在住院部收治的26名伤员中,重伤员有6名,主要表现为挤压综合征,或者是因伤需要截肢,或者是出现多种并发症。在舟曲,救治条件跟不上,这些伤员存在较大风险。因此,当地医疗卫生指挥部决定,将这些伤员通过空运转运到兰州。

  9日中午,舟曲县人民医院住院部里,忙碌的大夫们一直在为20多名伤员做着转运前的准备。

  但如何转运,却一直在变化。原本准备前来转运伤员的直升机因为天气原因通知取消。指挥部决定,通过陆路,用救护车转运。

  下午4时,情况又有了转机,通过多方努力,直升机出现在舟曲上空。伤员被送上专业的医用直升机,送往兰州。在那里,兰州所有的大医院已经派人在机场迎接。截至记者发稿时止,已有23名伤员通过空中转运,另有1名伤员通过陆路得以成功转运。

  厕所危机

  更大的挑战,来自灾区的卫生防疫工作

  9日下午2时,正是地面温度最高的时候。在舟曲的街头和安置点,头戴白帽、身背喷雾器的防疫员在忙碌地工作着。

  “喷洒的重点是垃圾。”一位防疫员告诉记者。但问题在于,经历了一夜的紧张和忙乱之后,狭小的县城拥挤着4万当地百姓和2万救援人员,被扔弃的垃圾无处不在。仅有的几个垃圾集中安放点也无人管理,在烈日的暴晒下,垃圾散发出恶臭。为数不多的防疫员喷洒的消毒药水显得杯水车薪。

  防疫专家说,灾区现在最缺乏的是厕所。“灾区防疫最关键的环节是厕所。”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应急专家说,随着灾区交通的恢复,大量的生活物资,如饮用水、食品等紧缺的局面会得到缓解,但生活排泄物的问题却不会好转,再加上当地极度缺水,个人卫生无法维持,极易引发肠道传染病流行。

  记者在多个安置点看到,因为时间紧迫,救援力量显然还无暇顾及厕所问题。仅有的几个厕所均为旱厕,粪坑已近爆满。而在仍有人出入的楼房里,卫生间的状况也不容乐观。

  在一些医疗救治点,记者发现,已经有零星的腹泻患者出现。这无疑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现在一些关键物资,比如消杀药品、喷雾器、隔离服、口罩、快速检测设备等都很缺乏。”甘肃省卫生厅卫生监督所的工作人员说,因为舟曲县疾控中心的物资储备被淹,外面的物资暂时还进不来,因此给防疫工作带来了很大的不便。在舟曲的街头,记者看到,无奈的防疫员们,只能两三个人围着一个消毒器具,轮换着使用。

  记者发稿时获悉,相关的应急卫生防疫物资已经陆续到达舟曲。从10日开始,对灾区的公共卫生风险评估将开始,与防疫工作相关的多部门力量也将进行整合,目前的紧张局面有望得到改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