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将135亿投农村 整治环境问题

2010-10-21 09:08 来源: 中国青年报
收藏到BLOG

  “垃圾靠风刮,污水靠蒸发” 农村成我国环保短板

  135亿中央资金启动农村环境整治

  当2009年年初第一次听镇里的干部说中央要给钱整治农村环境时,褚颜彬怀疑自己听错了。“环保,不是城里人的事吗?农村又没有工业,哪里有什么污染需要治理?”褚颜彬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阜康市城关镇褚家湾村的村委会主任。

  在镇里干部的介绍下褚颜彬才意识到,尽管大部分村民都住上了小洋楼,但村里的生活污水和人畜粪便没有得到有效处理,肆意随着房前屋后的小沟流淌,一到夏天,蚊蝇乱飞,臭气熏天,村民颇有微词。

  于是褚家湾村申请了中央农村环境保护专项资金,用于解决村里的生活污水和人畜粪便问题。2009年8月,中央财政给褚家湾下拨了75万元,而褚家湾村委会也拿出了20万元的配套资金。在今年夏天到来之前,褚家湾村80多户人家的生活污水和粪便都通过专门的管道送到了处理中心,彻底告别了过去躲不开的脏乱差。

  远在西北的褚颜彬不知道,和他一样受惠于中央农村环境保护专项资金的农民,全国已经有2400多万人。到2012年,这个数字将接近1亿。

  与已经进行了30多年的工业和城市污染防治相比,农村算得上是我国环保的短腿。曾经有人这样形容农村环保状况:“垃圾靠风刮,污水靠蒸发”。农民对农村的污染问题,也有所不满。据统计,环保部门接到的投诉中,有相当一部分来自农村,既有饮水污染的问题,也有过去乡镇企业“村村点火、处处冒烟”时期遗留的工业污染。

  变化从2008年开始。那是新中国成立后,国家首次就农村环保问题召开全国性的会议——那次会议提出,中央财政将设立专项资金用于解决农村突出的环境问题,对农村的环境治理,国家实行“以奖促治”,就是用中央资金带动地方投入。

  首批中央农村环保专项资金在2008年11月开始下拨。截至2009年年底,中央财政已经投资15亿元支持2165个村庄进行环境整治,带动地方投入超过50亿元。2010年,中央财政又投入了25亿元,而2011~2012年,中央财政还将继续投入95亿元用于农村环境综合整治。5年135亿的投入启动了我国农村环境的大规模整治。

  农村环境整治从哪里破题

  60多岁的袁瑞莲是云南大理白族自治州洱源县茈碧湖下龙门村的普通农民,她所在的村2008年获得了61万元的中央农村环保专项资金。洱源县副县长马利生告诉村民,中央给这笔钱,是因为这个村紧邻着洱海的主要入湖河流——凤羽河,环保、财政部门要求这笔钱用于治理村里的污水和垃圾。

  千百年来,居住在凤羽河边的下龙门村人早已经习惯把生活污水直接排进凤羽河,垃圾就堆在河边,一场大雨就全顺着河水流进洱海。国家从“十五”期间开始启动了对洱海的大规模治理,除了工业污染源的控制外,还有农村污染源的治理。

  从上个世纪80年代起,我国就启动了对淮河、滇池等污染较重的河流、湖泊的治理,但过去的几十年间,治理的着力点都在工业污染源和城市。尽管早有专家提出,农村的污染不可小视。但由于农村污染源点多面广,而且不像企业和城市有较为成熟的减排手段、机制和监管,所以在对重点流域的治理中,农村的治理处于跛足状态。自从国家实行“以奖促治”推动农村污染治理开始,太湖、淮河、滇池等重点治理流域的农村环境问题就首先被关注。

  全国有近60万个行政村,农村环境整治从哪里起步?国家的考虑是,优先解决群众反映强烈的“问题村”,优先选择位于水污染防治重点流域、区域内有环境问题的村庄。中央给的钱要重点治理村庄中存在的农村饮用水水源地污染、生活污水和垃圾污染、畜禽养殖污染、历史遗留的农村工矿污染和土壤污染等环境问题。

  重点流域内有突出环境问题的部分村庄,在2010年之前获得了中央财政的支持。为了使“以奖促治”取得更大实效,国家决定在2010年至2012年,集中资金,重点支持农村环境连片整治。

  在城市收效甚微的垃圾分类制度如何在农村持久

  5年135亿元,这笔资金如果分散到全国各地,是杯水车薪。但在一些实践者看来,中央资金更重要的意义在于启动了我国对农村环境的治理,一方面有效地改善了农村的环境质量,另一方面更新了农民的观念,引起了地方财政以及社会资本对农村环境问题的关注,有着四两拨千斤的效应。

  徐云松原本是湖南省长沙县果园镇古楼新村的一位普通农民,从2009年起,他有了一个新身份——村里的垃圾分类处理保洁员,每个月能从镇里拿到几百元的工资。

  长沙县环保局局长张铁云告诉记者,果园镇一年要产生7000吨垃圾,如果按传统填埋的方式,这个镇一年光垃圾处理费就是天文数字,但农村垃圾的解决又迫在眉睫。在请专业部门做了分析测算后,当地人发现,其实所有的垃圾中,有60%是可以堆肥后还田的,还有30%是可以回收再利用的纸张、玻璃、塑料,只剩下不到10%,例如电池、地膜等,需要进行专业处理。如果90%的垃圾都不用送到填埋场,那就相当于节约了一大笔资金。

  算清这笔账后,镇里决定,用争取的中央农村环保专项资金给全村的农民每家补助200元修建一个垃圾分类池,用于堆放可回收的垃圾和需要进填埋场的垃圾,然后由镇里统一收购那些可回收的垃圾进行资源化再利用,能堆肥的那60%的垃圾直接还田。

  一项在大部分城市推行了多年都收效甚微的垃圾分类制度如何在农村持久进行?果园镇的做法是:在各村都成立环保合作社,聘请村民做保洁员,专门挨家挨户回收村民家分好类的塑料、玻璃和纸张。环保合作社完全靠市场化运作,可回收垃圾一买一卖间的差价,就用于保洁员的工资,以及支付需要送交填埋场的垃圾的处理费用。既然有人上门来收,村民们自然乐于把垃圾分好类。

  张铁云说,环保合作社的价值不仅是解决了果园镇的垃圾出路,而且让村民们在不知不觉中卷入了一场环保行动。

  在一些富裕地区,中央财政资金似乎更像一根指挥棒,引导地方财政资金进入农村环境整治的领域。在太湖边的雪东村,村支书管立新告诉记者,中央给这个村的资金是100万元,但省里和市里又配套了400多万元,再加上村里自己筹集的100万元,不仅解决了村里污水和垃圾的问题,还给村里建起了休闲广场,整治了河道,全方位地改善了村里的环境。

  雪东村的变化,正是国家实行“以奖促治”希望看到的效果。与工业污染防治和城市环境治理不同,过去,农村环保没有专项资金,基层环保机构和队伍建设也很薄弱,大家都不知道农村的环境保护该怎么做。即便一些地方财政比较宽裕,也没有覆盖农村的环境问题。中央财政资金投向农村环境就相当于给地方政府一个信号,农村环境保护箭在弦上。

  农村环境问题如何解决

  截至目前,全国大概有6600个村镇获得了中央农村环保专项资金,这些村庄面临的共同问题是,中央投入,抑或是地方配套,甚至是自己筹集的那些资金用完以后,农村的环境问题如何解决。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昌吉回族自治州环保局副局长李军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他说尽管农村的治理设施规模都比较小,运行费用也低,但当地已经实施的项目,有一些是需要后续维护费用的,比如清运垃圾的车辆就需要保养和更新,还有小型的污水治理设施需要耗电,还有农村饮用水源地的保护等等。

  李军建议,这样的后续费用,地方在争取中央资金的时候应该予以考虑,既可以在地方财政中设立专项资金,也可以考虑用市场化的模式来运作。

  一些农村,污水处理设施分散在每家每户,在湖南省长沙县黄花镇黄龙新村,当地人靠一套村规民约来指挥大家做好后续维护,既有监督机制,又有奖励机制。村支书王再德介绍说,村里成立了一个理事会,41名成员都是村里德高望重的人,理事会一年要对全村900多个家庭进行10次检查,每次都要就各家的环境整治评分,到年底,得分高的家庭将获得奖励,而环境不合格的家庭将被“一票否决”,失去各种评优的机会。今年村里就将拿出23万元奖励得分靠前的家庭。

  环保部也在考虑农村环境问题该如何解决。有关负责人介绍说,大部分农村都没有环监管机构,需要各地探索适合农村特点的“村民自治、乡镇督查、县市监管”的农村环境保护体系。要调动村民参与农村环境保护的积极性和主动性,鼓励和引导村民开展环境保护自治,通过制定村规民约、建立基层农村环境保护协会、召开村民代表大会等方式,组织村民参与农村环境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