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未来的世界呼唤负碳工业革命

2011-9-16 09:43 来源: 人民网
717 收藏到BLOG
  9月14日――世界清洁日,是联合国举办的全球性清洁活动,也是全球最重要的环境保护活动之一。每年全世界有超过130个国家、4000万人参加这个活动。今年世界清洁日的主题为:珍惜地球资源,转变发展方式,倡导低碳生活。昨日,记者借世界清洁日之机,就今年的主题内容及当今社会面临的“世界性问题”专访了负碳经济学创始人詹松林博士,詹博士就以上问题谈了自己独特的看法和提出了有效的解决方案和措施。

  詹松林博士说:工业革命造成了人类只能在有限的地球物质资源环境中努力奋斗的历史。尽管这样也创造了世界经济不断增长、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的工业革命的辉煌成就。在过去300年间,由于一系列惊人的技术进展和三次技术创新革命,人类创造了感人的记录,还把经济增长的极限向后推移到了今天。因为有前300年来的人类不断成功的经验,因此,现在人们还习惯地期望通过在工业革命的工业方式里进行技术上的创新突破,以使人类物质水平最大限度地继续提高和解决环境、生态、能源、资源、气候、和平等一系列工业革命所带来的“世界性问题”,这显然犯了技术乐观主义。

  他说:工业革命的经济发展实际上是利用更多不可再生的能源,以提高人类劳动生产率和效能的过程。随着人类对物质生活的无限追求,人均需求量也在不断上升,将加速耗尽地球上不可再生的资源。现在,人类的工业能源生产大约有90%多来自大自然不可再生矿物燃料(煤、石油、天然气),当这些燃料在燃烧时,会释放出大量二氧化碳进入大气。2010年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创历史最高。因此,人类期盼能早日全面使用可再生清洁新能源,希望在大气中二氧化碳的增加对生态、气候、人类发展、人类生存还没有达到不可逆转影响和产生灾难之前,能完全终止使用石化能源的时代。千万不要等到不可再生资源耗尽的那一天,因为,还没有等到那一天,工业革命的生产方式除了会使这个世界不可再生资源减少,碳排放会越来越多和会产生气候变化之外,在生产中排放的污染物也会越来越多,开采不可再生自然资源造成的生态问题也会越来越恶化,导致当今人类没有健康的环境,没有干净的水,没有足够可耕的土地,没有足够的粮食,没有安全的食品,造成人类生活、生产、发展的必需条件消失。即使不可再生的资源还没有到极限,发展也可能由于通货膨胀恶化、物价飞涨、贫富差距扩大、人口问题严重、金融经济危机未停、欧债危机越演越烈、地区矛盾种族矛盾恶化、世界各地战争不断、整个世界动荡不安等社会问题而停止,甚至导致发生不可逆转的境况。所以延续了300多年的工业革命表面上给人类带来繁荣的工业方式和进步的文明,其实是给人类造成了没有未来的发展方式和文明,甚至是没有未来的世界!

  工业革命的工业方式的关键是,用“无限的”不可再生资源和粗放型生产方式维持这个世界系统增长。如果要避免当今这个世界系统的崩溃,就要源源不断地提供这种不可再生的、事实上人人都知道的地球的储藏量是有天然极限的不可再生自然资源作为经济原动力,还必须伴随对污染、二氧化碳和生态问题等的遏制。

  詹博士说:事实上没有一个人会争辩说,这个人类居住的地球的物质增长可以永远继续下去。现在生活发展所需的许多资源已达生产的顶峰,经济发展也发展到了顶峰状态。当下,物价飞涨可能不只是经济、金融等管理上的问题。以目前来看,很可能是这个世界系统的工业发展方式带来的不可再生资源短缺和环境污染、气候变化、生态失衡等原因造成的。随着可利用资源的减少及因环境、气候、生态等原因造成物资越来越匮乏,出现需求越来越多,可供应却越来越少,形成物价越来越高。按现在的经济增长速度和人类的物质追求发展下去很快就会出现:即使再高的价格,物资也会供不应求。如果物价飞涨到了不可逆转的时候,就会出现物资越缺物价越涨;物价越涨就越增加生产成本,越增加生产成本物价就更涨,到头来会出现不管多高的价格也买不到东西的局面。到时候钱很多,物资却没有,生产终将被迫停止,整个社会真得到了穷得只剩下“钱”的时代。这时人们会发现工业革命和市场经济造成了自己用尽智慧和辛劳把地球上宝贵的资源变成了人们梦寐以求的“钱”之后,原来会变得这么可悲;这时人们更会发现人类苦苦思索追求了300多年的 “梦想”是实现了,但却要永远告别这个自己子子孙孙居住的星球!人类这个物种也将跟随现已消失的物种在地球上消失了。

  詹松林博士说,这是一个挑战和机会并存的时代,也是寻求最新的科学发展和重构这个世界工业体系及我们脚下大地地图――更好地生存或毁灭的时代。为适应工业革命的工业方式所产生的新技术,它可能让你暂时更方便更舒服更富裕,但改变不了发展极限的来临,还会加速极限的早日到来和地球的崩溃。现在人类已经到了极限的边缘,所以人类第四次技术创新革命就不能在原工业革命的体系内进行技术创新革命,而是要颠覆现在这个世界系统的工业方式和体系,建立全新的即可再生的能源、材料和没有二氧化碳与污染排放的,并有能力逆转现有的污染、碳排放和生态等问题的,以及更高效更快速发展的人类社会全新的工业方式和工业体系――负碳工业体系。

  他说:负碳工业体系是包括:新能源、新材料、新环境、新生物的技术创新,结合零排技术、负碳技术、资源可再生技术和生态修复技术等八大技术的全系统融合创新构建成的快速发展无极限的新型工业方式和体系。八大技术为:

  1、负碳工业体系中的新能源科技创新:减少碳排放的节能技术、绿色能源技术;改变能源结构的海洋能、氢能、太阳能、风能和生物质能等可再生能源和新能源技术;最终使新能源创新向再生、高效、安全、洁净方向发展。

  2、负碳工业体系中的新材料科技创新:对材料可再生组成、结构、性能及使用行为的研发与生产;赋予生物材料、复合新材料、超导材料、能源材料、智能材料、磁性材料和纳米材料全新内涵的创新;特别是生物能源材料的创新得到更大发展。

  3、负碳工业体系中的新环境科技创新:在开展修复人类生存的环境质量,及其保护与改善环境质量的过程中,把能节约或保护能源和自然资源、减少人类活动产生环境负荷的环境技术与其他学科交叉、融合,进行各种技术创新;同时,把能够保护地表、深层、海洋等资源合理开发和持续利用的生产设备、生产方法和规程、产品设计作为优先发展的创新领域,并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不断丰富和演变。

  4、负碳工业体系中的新生物科技创新:开拓探索生命奥秘,掌握生命运动规律的基因重组、细胞融合技术、蛋白质科学、脑与认知科学等引领未来生物经济领域的研究,孵化出国际领先水平的原创性成果。同时,促进生命科学与物质科学、信息科技、认知科学、复杂性科学等学科的融合、交叉和资源集成,以高起点、高水平、高目标、大框架实现跨越式可持续发展,孕育重大科学突破与创新等。

  5、负碳工业体系中的零排技术:积极探寻减少污染物和能源排放直至为零的创新技术,来促进人类可持续发展的突破。就其内容而言,一是:研发使用最终产生“碳源”的化石能源(石油,天然气,煤炭)以外的新能源和清洁能源比如:太阳能、氢能、风能、潮汐能、地热能、聚变能、生物燃料等的过程中创新的清洁技术;二是:实现大自然中资源与资源之间,资源与环境之间发生良性循环的物质循环技术;三是:基于生态系统承载能力,将生产、流通、消费、回收、环境保护及能力建设纵向结合,按生态经济原理和知识经济规律将不同行业的生产工艺横向耦合,将生产基地与周边环境纳入整个生态系统统一管理,谋求资源的高效利用和有害废弃物向系统外的生态产业技术。全面实施创新的零排技术就是,一方面是要控制生产过程中不得已产生的废弃物排放,将其减少到零;另一方面是将不得已排放的废弃物充分利用,最终消灭不可再生资源和能源的存在,使得有害排放不复存在。零排技术的目的就是通过清洁技术、物质循环技术和生态产业技术等创新技术的创新应用,提升生产力。实现对天然资源的完全循环利用,从而不给人类发展空间中的大气、水和土壤遗落任何因为人类生产建设、日常生活和其他社会活动中产生的,在一定时间和空间范围内基本或者完全失去使用价值,无法回收和利用的排放物废弃物,是一种既对环境有利,又能更好地管理人类可持续发展资源的技术。

  6、负碳工业体系中的负碳技术:研发从空气中清除二氧化碳的过程、活动、机制中的碳汇技术。一方面指:捕获、吸收人类经济社会发展过程中所造成的超过自然界承受能力的二氧化碳、以及将要排放大自然的多余的二氧化碳的技术;另一方面指:储存二氧化碳、清除二氧化碳,把二氧化碳的排放全面恢复到自然界能够正常吸纳程度的绿色新技术。创新的负碳技术就是要把人类经济活动中,生产、生活的各单元产生的废弃物都得到回收并利用,并通过绿色新技术使之经过逆转化过程还可以作为资源再利用,使世界真正达到可持续发展。

  7、负碳工业体系中的资源可再生技术:一是研发使用在人类历史时期内都不会耗尽的自然资源的技术;二是利用在现阶段自然界的特定时空条件下,能持续再生更新、繁衍增长,保持或扩大其储量的各种自然资源的绿色创新技术。是一种在人类经济活动中权衡了自然资源的使用量及该资源的再生量,使对自然资源开发利用速率小于其形成速率的技术。自然资源是人类生活和生产资料的来源,是人类社会和经济发展的物质基础,也是构成人类生存环境的基本要素。为了使资源永续,必须加强可再生技术的创新与应用,这是因为:可再生技术是一种采用具有自我更新、复原特性的,并可持续被利用的自然资源,产品也是可回收的生产技术;是一种通过可持续的方式培植资源,保护环境,提高效率,节省能源消耗的绿色技术。

  8、负碳工业体系中的生态修复技术:人类的生存与发展与一切生物有着环环相扣的关系,水资源、土地资源、生物资源以及气候资源等等生态因素,关系到人类是否能够自身生存和发展,以及社会和经济能否持续发展。由于人口的快速增长,以及人类在利用和改造自然的过程中,对自然环境破坏和污染,再加上人类活动对生态环境的干扰。当前,人类对环境与资源造成了极大压力,人类迫切需要掌握生态修复技术来调整人与自然、资源以及环境的关系,协调社会经济发展和生态环境的关系,实现人与自然、人与人、人与社会和谐共生、良性循环、全面发展、持续繁荣的可持续发展形态。

  生态修复技术就是在提倡停止人为干扰生态系统的同时,以人工的措施,按照自然规律,运用物理――生物修复、 化学――生物修复、 微生物――植物修复等各种修复技术,使遭到破坏的生态系统逐步恢复,或使生态系统向良性循环方向发展,最终够使那些在自然突变和人类活动影响下受到破坏的自然生态系统得到修整,并恢复天然的生态系统。

  詹松林博士说,负碳工业体系使人类工业方式、理念、发展方式和增长方式发生颠覆性改变。我们已经到了历史的分水岭。负碳工业革命革命的不是一项技术,而是现在这个世界工业全系统的技术、工业方式和工业理念颠覆性的革命,所以我们称这次有别于前三次工业革命的革命,为负碳工业革命。负碳工业革命是使用可再生资源与使用不可再生资源的分水岭;是使用可再生清洁能源和不可再生高碳污染能源的分水岭;是没有温室气体排放、没有污染物排放与有碳排放、有污染物排放的分水岭;是有能力修复污染了的环境、生态、气候和造成环境污染、生态失衡、气候变化的分水岭;是富裕与不可再生自然资源减少脱钩的分水岭;是人类无限发展与有限发展的分水岭;是可持续发展与不可持续发展的分水岭;是大跃迁与大瓦解的分水岭。我们把快速增长无极限的、颠覆现今这个世界发展系统的负碳工业革命称为负碳工业革命第一代,以有别于传统的有发展极限的前三次工业革命,把它们从根本上区别出来。

  他说:以负碳工业体系为基础的这种快速增长无极限的经济发展模式,我们称之为负碳经济模式。负碳经济模式是21世纪人类迎来的、渴望已久的、能与300年来传统的工业经济发展模式告别的、也能与压在全世界人们头上的“灾难”、“崩溃”、“污染”、“气候恶化”、“极限”、“不可持续”等旧的经济发展模式告别的、充满未来的经济发展模式。负碳经济这种全新的快速增长无极限的经济发展模式,将给人类带来全新的增长、人人富足、更和平、更生生不息的美丽新世界,让人类社会进化到一个更高级的社会形态,创造出尚未诞生的人类整体新文明――新自然文明。

  “进化不是命运而是机遇,未来不是被预见而是被创造。”最后,詹博士说:人类社会要实现这种转变和进化,除了要在思想上和行动上、价值观、世界观与伦理观转变之外,全球各国、各民族还要有远见卓识转变成伙伴合作关系,使这个世界中的个人、企业、民族、国家和所有人都能够和平相处、互相合作、共享福祉。这种转变的过程是痛苦的,需要全人类付出聪明才智和决心。全地球公民的灵魂必须尽快苏醒!我们应不可推卸地肩负起为地球上的人类和万物造福的责任,要确信负碳工业革命是一条通往充满未来新世界和能给人类带来全新的整体文明的有效途径。现在是最佳时候了,我们希望各国、各民族把道义上的力量与创造力解救出来,完成这项人类空前的伟大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