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村民打工染尘肺瘦成皮包骨 渴望政府维权

2010-7-19 09:49 来源: 云南网
收藏到BLOG

在盐津县中医院接受治疗的矽肺病患者

咳得厉害,矽肺病患者抱着痰盂。

  瘦骨嶙峋,根根肋骨外凸。15个赤裸着上身的男子,在病房里排队照相留念,他们是盐津县盐井镇的一群矽肺病患者。面对死亡,他们脸上露出几分苦涩的笑容,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自己能够活下去。

  在最近的两三年时间内,昭通市盐津县几名青壮年男子相继死亡,死前的症状都是胸闷、胸痛、咳嗽、乏力等,他们都在山西省忻州市繁峙县沙河镇的金矿当过炮工。盐津县政府对此事高度重视,将在山西打过工的其他村民带到云南省疾控中心做签定,40人中有24人诊断出患有矽肺病。目前,两人死亡,17名矽肺病患者在盐津县中医院接受治疗,另外5名矽肺病患者在其他医院治疗。

  讲述

  病魔缠身 村民胸闷、咳嗽

  李秀彬是盐津县盐井镇黎山村委会烂泥村民小组的村民,1991年结婚,家中有三个孩子,由于家庭贫穷,他从1995年就开始外出打工。

  盐井镇距盐津县城约10公里,1990年代中后期,盐井镇每年主要的农作物是玉米和红薯,外加一点水稻。由于人多地少,四五口人的家庭一年只有1000多元的收入,镇上的村民开始外出打工,很多村民富裕了起来。但不幸的是,很多村民病魔缠身,24名村民得了矽肺病。

  7月16日,盐津县城特别闷热。在盐津县中医院五楼的病房里,躺着好几名中年男子,眼睛紧闭,面无表情。他们都是盐井镇人,文化程度都不高,都是小学文化,只有少数读过初中。 一听说有记者前来采访,这几名中年男子从床上坐了起来。在采访中,记者认识了李秀彬、李廷奎、王定华、赵宗银、王家石等患者,年纪大的59岁,年纪小的30多岁。“在最近几年时间里,村里的青壮年都陆续得病,由于没钱治疗,先后死亡,死前的症状都是胸闷、咳嗽、乏力等。目前至少有9人死亡,死者都到山西繁峙县沙河镇义兴寨金矿当过炮工。”李秀彬说。

  患矽肺病 花10多万都没医好

  1995年至1999年间,李秀彬到山西省忻州市繁峙县沙河镇义兴寨金矿当炮工,前后工作了4年零11个月。

  “凡是当过炮工的村民,现在都成为了矽肺病人!当时光我们村子的人就有三四百人,现在很多人出现了症状,已经有多人死亡,我们医病所花的钱远远超过打工所挣的钱,家家都欠债累累。”34岁的王定华是盐井镇水田村委会观音坪村民小组的村民,他告诉记者,1997年5月份,跟随村子里面的赵光银到繁峙县沙河镇金矿打工,一直负责凿岩工作,就是风钻机对岩石进行钻眼,在一块岩石上钻出几十个小孔后,然后在小孔里安炸药,将岩石炸裂为小石块。“我们在300米至800米深的井下做炮工,没有防护措施,一个班下来,从头到脚敷上了一层粉尘,除鼻子呼吸粉尘外,嘴巴也吃下了不少粉尘。”

  “我们从来就没有听说过什么叫矽肺病,当时也不知道会造成什么样的危害,觉得工资高就一直在金矿当炮工。”王定华说,当时一天可以挣二三十元,一个月下来能挣1000多元,最多时可以挣到两三千元,比起老家的收入就高多了,所以拼命地坚持下去。在金矿上干了差不多5年的时间,2002年6月份,金矿上突然发生了炸药爆炸的事故,金矿被查封,所有工人被遣散,他回到老家。2002年8月份,王定华突然吐血、胸痛、咳嗽,同时感到四肢无力,干不了重活。“我到宜宾、盐津、昆明等地看病治疗,光医药费花了10多万元,一样效果都没有。去年6月份,在县政府的帮助下,我到云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诊断,被诊断为矽肺三期。”

  渴望活下去 希望政府帮助维权

  “两个娃都还小,我渴望能够活下去,希望政府部门帮助我们这些农民工维权。”36岁的李廷奎骨瘦如柴,手捧痰盂,拼命地咳嗽,黄色的口痰里带着丝丝血迹。

  李廷奎是盐井镇水田村委会茶园头村民小组的人,他是1994年6月到繁峙县沙河镇义兴寨金矿当炮工,前后时间加起来大约3年,他的诊断结果矽肺二期合并肺结核。身高1.62米的李廷奎瘦得还不足40公斤,他已经做了三次手术,医药费花了好几万元。“我不知道还能活多久。我只想对后代说一句话,多读书,多一点知识,稍微懂点常识的人也不会去干这种苦力活。”李廷奎说,当时工人空着手过去就行了,车旅费都是老板包干,很多村民觉得待遇不错,没想到当炮工容易得矽肺病。

  36岁的弟弟已经死了,48岁的哥哥还躺在病床上。“我们兄弟真是命苦,弟弟前年才去世,我估计自己也活不了多久。”48岁的赵宗银说完这句话时,泪水在眼睛里直打转。“弟弟是1994年到山西金矿打工的,一年都挣回好几千元钱,1995年2月,他也跟随赵光银到义兴寨金矿当炮工,由于他既带班,还打风钻,每月有三四千元的收入。“弟弟去世不久,我就患病了。早知道粉尘有危害的话,就是一个月给我一万元,我也不会干。”

  很多患病的村民是跟包工头赵光银去打工的,他们联名找到当地政府部门,希望帮助他们维权。

  没签合同 很难找到老板

  “这些村民都属于打零工,10多年前的老板根本就找不到了。”包工头赵光银说,10多年前,他和外乡的一些村民到山西的义兴寨金矿打工,当时收入比较高,就回家把一些村民带到山西打工,主要是在1995年到1997年的三年时间里。“我仅仅是一个小班长,管管带去的工人。在当地有上百个矿洞,哪家矿工资开得高,村民就给哪家矿打工。老板不固定,工人不固定,就是采矿的矿洞也不固定,现在根本找不到老板。”

  “粉尘很大,当时也没有谁知道会得病。由于是非法采矿,很多包工头连老板的名字都不知道,工资是发现金,没签劳动合同,也没有工资花名册,就连上班的工牌都没有。”赵光银说,2002年山西发生“6・22”金矿矿难后,政府部门对这些非法金矿进行了炸毁,还抓捕了一些犯罪人员,农民工都遣散回家了。何况,这些患病的村民在离开金矿后,还到过煤矿、铁矿打过工,究竟在哪里染上病的还不好说。

  现状

  昔日“淘金”盖平房今日得病医穷了

  由于大批的村民外出打工,到1990年代中后期,盐井镇水田村就成为了盐津县最早的万元户村,万元户在村里比比皆是,以至于当时的年轻姑娘都争相嫁入该村。

  7月17日,记者来到水田村委会落水村民小组组长贾仕香的家里,说起丈夫陈恒平的死因时,贾仕香非常伤心。“我两个孩子的成绩都很好,就因为丈夫生病,没钱供孩子上学,所以孩子放弃自己的大学梦,外出打工谋生。”陈恒平外出打工前在水田村委会工作,每月有100多元的工资。1995年,陈恒平到山西打工。到2002年,丈夫出现心慌、胸闷、气短、咳嗽、咳痰等症状,不能干重体力活。2006年4月,被云南省冶金医院鉴定为三期尘肺。后来,一直为丈夫看病,不仅打工挣得钱全部用完,还欠了许多外债。“最终,没能留住丈夫的生命,去年农历正月,丈夫离开了人世。”

  “万元户村的名号大约维持了10年左右的时间,而10多年前建盖的一层小平房,现在早已经过时了。很多村民患病,又回到10多年前的贫困状态了。”一名当地政府官员这样说道。

  关注

  卫生局:政府免费治疗 药物不会间断

  有专家称,目前,全世界没有能够治愈矽肺的特效药,患了矽肺等于判了死刑。盐津县中医院的陈医生说,对于矽肺病目前确实没有特效药,对入住医院的15名矽肺病患者,医院将采取一切措施控制病情发展,减轻症状,进行肺脏移植也许能够挽回他们的性命,但器官源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即使有了器官源,对于数十万元的手术费用也令原本就十分贫困的患者家庭难以承受。

  两矽肺病患者死亡

  盐津县卫生局局长汪正彬说,2009年9月2日,矽肺病患者黄泽茂等人到盐津县政府部门反映,自称曾在山西省繁峙县一金矿打工,后来出现咳嗽、呼吸困难等症状。医治多年无效后,怀疑自己患上职业病。此事引起盐津县的高度重视,副县长陈国均安排盐津县总工会、社保局、卫生局负责了解情况,并成立了专门的调查组。还请昭通市疾控中心对先期的16人进行体检,因永善县中医院有相关资质,去年10月28日,盐津县出资包车到永善县做了检查, 后来又送了一批人去永善县中医院检查。其中滩头乡的左宗朋已经病在床上动弹不得,还是盐津县专门为他包了一辆急救车,在医护人员护送下送到永善县中医院检查的。因考虑到这些人家庭困难,包车及其他费用都是由卫生局垫付。2009年11月2日,由卫生局首次带了27人前往云南省疾控中心进行鉴定。12月4日,云南省疾控中心鉴定结果表明,在这27人中,有16人患有矽肺病,一期、二期、三期分别为5人、2人、9人。后来,又有7人被检查出患有矽肺病,盐津县一共24人患有矽肺病,其中两人已经死亡。而另外死亡的多名村民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目前还不清楚,说死于矽肺病只是村民的一种怀疑。

  多少人在山西打过工没有统计

  汪正彬说,有些患者家庭很是困难,根本交不起医疗费。在新农合制度解决这些矽肺病患者的大部分治疗费用后,盐井镇、滩头乡卫生院还为他们垫付了1万多元的医药费用。后来通过民政救助,这笔欠款才得已补上。如今,政府已经免费安排他们进行治疗,氧气、药物不会间断。矽肺病在目前的医疗技术下,只能说是有药抑制,但无药医治。去检查的证明都是我们出具的,按照现行的职业病防治法规规定,这种行为不符合现行法规的规定。不出具证明的话,这些人又无法进行职业病鉴定,考虑到为了这些农民工的实际处境,卫生局里做了衔接工作,为村民出具了证明。1990年代,农民外出务工全是自发的,不在任何部门登记,所以有多少人在山西打过工,相关部门都没有统计。

  县司法局:仍在研究维权方案 但操作起来很难

  盐津县司法局副局长谢永胜介绍,司法局是此起农民工维权事件处置领导小组的牵头单位,负责研究、执行维权方案。在去年12月15日,盐津县政府便组织召开了会议,成立了由司法局牵头的维权事件处置领导小组,研究解决农民工因患矽肺病的维权问题。12月18日,司法局便组织了盐津县的一些知名律师开会研究维权方案。维权可以操作,但难度很大,最大的难点就在于没有证据能够证明这些民工与山西金矿企业的劳动关系,因为他们不仅没有签劳动合同,连工牌、工资花名册都没有。此外,由于民工打工的时间距今已有10多年之久,时间跨度很长。

  “虽然这些民工都经过鉴定,仅能够证明他们患上了矽肺病,但如果找不出能够证明劳动关系的证据,维权之路也将寸步难行。”谢永胜称,民工所说的山西金矿,经查在当时是一个无证开采的非法金矿,曾被炸封过。赵光银只是一个包工头,并不是该金矿开采企业的法人。而该金矿所属的企业或者法人至今无法确认,还有待调查。现在仍在研究具体的维权方案,但操作起来很难。如果省级政府能出面与山西省政府进行协调,维权工作或许就能够加快进展。如果最终证据齐全,该金矿所属的企业及包工头赵光银都应该承担相应责任。

  盐津县副县长陈国均也表示,县里召开县常务会议时,县委书记李疆还专门作出指示,一定要把农民工患矽肺病的工作做好。对于如何进行维权,具体方案正在研究当中。

  背景资料

  矽肺病 也叫尘肺病,成因是由于劳动者长期吸入大量含有游离二氧化硅粉尘所引发的肺组织纤维化为主的全身性疾病,是尘肺类职业病中最常见、影响面广、发展快、发病人数多且最为严重的一种。患者全身免疫功能降低,时常伴有上呼吸道感染、肺结核、肺气肿等。

  卫生部今年公布2009年全国职业病情况,报告尘肺病新病例14495例,死亡病例748例。报告尘肺病例数占职业病报告总例数的79.96%,目前,尘肺病仍是我国最严重的职业病。

  “黄金万两县” 山西省繁峙县位于滹沱河源头,五台山北麓,仅境内的山西省义兴寨金矿就年产黄金1.2万两,是个远近闻名的“黄金万两县”。

  新闻链接

  水富30人患矽肺病

  2009年3月,昭通水富县一批曾到安徽凤阳石英砂企业打工的农民,返乡后突患“怪病”。先后有12人死亡,36人出现了各种各样的症状,后经过调查,30人被确诊为矽肺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