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新生:美国总统创新梦想给我们的启示

2011-2-25 09:13 来源: 科学时报
收藏到BLOG

  在2011年的国情咨文中,美国总统向人们描述了“赢得未来”的美好“愿景”,提出了5个重要发展计划:在未来5年使美国的高速无线网接入率达到98%;改革专利审批制度,将平均审批时间从现在的35个月缩短到20个月;发展清洁能源,使清洁能源的发电占全国发电总量的比例提高到80%;强化理工科教育,在未来10年培训10万名理工科教师;实施“启动美国伙伴关系计划”,帮助中小企业创业。

  众所周知,美国经济是现代化经济的缩影,从农业经济发展到工业经济,从工业经济发展到信息经济,从信息经济发展到金融服务业经济,美国经济的发展模式具有不可逆转的特征,也具有不可复制的特性。在经济的每一次转型中,美国政府都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在农业经济向工业经济发展的历史阶段,美国政府不仅促使各国制定了一系列加快工业制成品贸易的规则,而且通过刺激内需扩大了国内市场,从而使得美国工业经济蒸蒸日上。

  到了上世纪70年代,美国的工业经济遭遇其他国家的挑战,于是,美国开始从工业经济向信息经济转型。在这个过程中美国政府不仅促使日本签订了著名的纽约《广场协议》,最大限度维护了美国的国家利益;而且更重要的是,美国成功将军事工业的科技发明民营化,从而催生了互联网虚拟经济。美国不仅掌握了互联网整个产业的生产和销售,而且掌握了专利技术和标准,成为互联网产业发展当仁不让的龙头老大。互联网产业的发展使美国财政扭亏为盈,同时也使美国的国际竞争力大幅提升。

  但令人感到不幸的是,近些年来,美国政府过分依赖传统的军事工业体系和金融资本市场体系,从而使美国经济呈现“空心化”特征。美国为了发展军事工业体系,不得不对外发动战争,而战争的结果则导致美国国内安全受到威胁,金融资本市场不再稳定。正因为如此,美国现任总统执政之后,千方百计要改善美国形象、重塑美国产业结构。但多少令人感到遗憾的是,美国总统似乎没有意识到问题的症结所在,先后提出了所谓气候变暖、绿色经济这些空洞无物的发展策略,希望从新兴发展中国家分得一杯羹。哥本哈根全球气候大会,让发展中国家彻底看清了美国政府的险恶用心,而在新能源产业发展方面,美国早已失去了垄断地位。这就使美国总统在描绘蓝图的时候,多少显得有些缺乏自信。在总统的国情咨文中虽然多次提到创新,但是,仔细研究创新方案人们就会发现,美国总统只不过是在重复以前的故事,在经济和科技发展方面毫无想象力。

  不过,仔细梳理美国总统提出的创新计划,还是多少能给我们一些启示。首先,在互联网发展方面,中国应该充分借鉴美国的经验,在无线互联网发展方面迎头赶上。互联网的发展正处在历史的转折点,传统的互联网协议正在被新的互联网协议所取代。在新的互联网协议谈判过程中,不同的国家会提出不同的诉求,中国政府应当及时把握商机,在新一代互联网协议谈判中充分表达自己的意愿,争取更多的权利。当前发展无线互联网没有任何技术上的障碍,在一些城市的部分地区早已实现了无线互联网的互联互通。

  现在发展互联网的瓶颈制约因素在于,现有的互联网企业出于保护垄断利益的考虑,千方百计地阻碍无线互联网基础设施建设,从而使现有无线互联网技术被搁置。在发展互联网产业的过程中,政府应当从保护国家利益和公共利益出发,敦促互联网电信运营商排除妨碍,把发展无线互联网作为中国互联网发展的方向,只有这样才能在未来的互联网产业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

  其次,必须改革我国的专利申请制度,加快专利申请批准步伐,使我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科技创新大国。我国为了适应上世纪对外开放的需要,大胆引进了西方国家的专利制度,在很短的时期内制定了专利法。事实证明,这是一个比较正确的决定。但是,我国专利法的最大特点就在于过于繁琐,在层层叠叠的申报程序之中耗费了大量人力物力和财力。早在多年前笔者就曾呼吁,应彻底废除现行专利申请制度,缔造一个适合中国国情的简便的专利申报制度。但令人感到遗憾的是,我国专利法虽然多次修改,有关专利申请制度非但没有简化,反而有进一步复杂化的趋势。

  为了鼓励公民发明创造,支持更多的企业申请专利,国家立法机关应当尽快修改专利法,使我国的专利申请制度优于其他国家,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吸引更多人到我国申请专利,也只有这样才能真正鼓励发明创造。

  第三,在清洁能源的发展过程中应减少内耗,组建统一的清洁能源发展监管机构,全面落实我国的清洁能源发展计划。当前我国清洁能源的发展正处于上升阶段,但是,在发展过程中出现了一些不和谐的声音。譬如一些组织从西方获得经费,拼命阻挠中国发展水电资源;还有一些打着科技幌子的所谓人权组织,寻找各种借口对中国开发风能、太阳能资源指手划脚。

  所有这些都说明,中国在清洁能源发展方面不可能一帆风顺,要想彻底打破传统既得利益集团设置的障碍、澄清境内外一些机构或组织在我国发展清洁能源方面散布的谣言,必须建立强有力的组织推广机构,坚定不移地发展清洁能源。全国人大常委会可以制定专门法律,对我国清洁能源在能源消耗中所占的比重作出刚性规定,要求各级政府在发展能源经济的时候优先考虑清洁能源的发展,只有这样,我国在能源产业方面才能摆脱对国际能源市场的依赖,也只有这样才能在清洁能源发展科技方面避免受制于人。

  第四,应深刻检讨我国的教育体制,提高科学教育和研究的效率。美国总统之所以在国情咨文中对科技教育念念不忘,根本原因就在于,美国在教育理念上发生了重大变化,从传统的素质教育,到后来的公民教育,美国的教育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

  在工业化时代,美国的教育着重培养专门技术人才,可是到后工业化时代,美国的教育特别是高等教育越来越注重社会知识教育,而忽视了自然常识教育,这使许多美国人缺乏起码的科学逻辑思维能力。美国总统显然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所以,在强调教育重要性的同时,要求美国教育机构加强理工科教育。这是一种教育的自我反省,同时也是美国政府拨乱反正的重要举措。

  中国教育的问题不在于过分强调理工科教育,而在于缺乏创新性教育。从中国教育机构毕业的学生虽然具备基本的自然科学知识,但是缺乏想象力。所以,中国教育应当在强化知识教育的同时,保持教育的开放性,培养学生的动手能力,鼓励学生以更加自信的态度面对未知世界。

  第五,注重对中小企业的培养,提供更多的就业岗位。由于新闻媒体的片面宣传,人们总以为美国的经济是由少数跨国垄断企业支撑的。其实,影响美国经济的仍然是数以千万计的中小企业。这些企业不仅给美国的地方政府带来了财政收入,更重要的是解决了美国国内70%以上的人口就业问题。所以,发展中小企业不是一个策略性的选择,而是一个战略性选择。如果说美国联邦政府是跨国公司的庇护者,那么,美国各个州以及各个州的地方政府则是中小企业的保护神。近些年来为了促进中小企业发展,美国各个州以及各个州的地方政府出台了一系列保护地方中小企业的措施。美国总统之所以在国情咨文中提出所谓伙伴计划,就是希望发展中小企业增加就业岗位,解决美国失业率居高不下的问题。中国是一个人口大国,在经济发展的过程中不可能过分依赖大型企业,中国政府应该在发展中小企业方面制定特殊的政策。

  目前,我国虽然制定了中小企业促进法,在就业培训、融资、科技等方面给中小企业一定的支持,但从执行的效果来看仍然不尽如人意。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政府过于看重国民生产总值,而忽视了经济发展中存在的就业问题。中国要想发展中小企业,必须尽快修改中小企业促进法,把一系列行之有效的促进中小企业发展的政策转化为具有权利义务内容的法律规范。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在分析美国总统“赢得未来”计划时,我们既要看到其中的不足,更要看到其中所蕴含的巨大商机,在国际竞争中抢先一步,立于不败之地。如果我们因为美国总统的些许赞扬而沾沾自喜,或者因为我们在某些领域暂时处于领先地位而不思进取,那么,早晚有一天会尝到苦头。分析美国的创新计划,实际上是要未雨绸缪,把美国的经验和教训作为一面镜子,时刻提醒自己在发展过程中克服不断出现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