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正式批准“地沟油”生产生物航空煤油

2014-2-13 09:33 来源: 中国科技网-科技日报
收藏到BLOG

  中国民用航空局12日向中国石化颁发了我国首个生物航煤技术标准规定项目批准书,标志着我国自主知识产权的生物航煤产品获得了商业化应用的“门票”。

  生物航煤是以可再生资源为原料生产的航空煤油。此次获得适航批准的1号生物航煤以棕榈油和餐饮废油为原料。

  “地沟油”上天是否足够安全?我国发展生物航煤的意义是什么?“地沟油”上天之路是否依然漫长?成本有多高?

  “地沟油”上天是否够安全?

  天空没有停车场。用棕榈油、餐饮废油为原料生产的生物航空煤油是否足够安全?

  据了解,中国民航局将生物航煤作为航空零部件进行管理,对航煤生产过程及质量保证的要求提高到航空器及发动机制造标准,全面监督和管理,最终目标是确保民用航空器和乘客生命财产的安全。

  在正式获批适航前,1号生物航煤经历了长达两年多的适航审定程序。

  2011年12月5日,中国石化正式向民航局提交生物航煤适航审定申请。2012年2月28日,民航局正式受理该申请,航空器适航审定司成立了包括适航、发动机、石油炼制以及航油等专家组成的1号生物航煤适航审定委员会和航油航化适航审定中心专家组成的审查组,正式开始了适航审定工作。审查组以不低于国际技术标准制定了中国特色的技术标准规定。在长达两年的时间中对生物航煤的工艺评审、产品理化性能、特定性能试验以及生产质量体系评审,并进行了发动机台架验证和试飞验证,最终投票通过审查报告。

  目前,生物航煤在一些国家已用于定期航班。民航局航空器适航审定司副司长徐超群说,我国生物航煤的研发和应用将与国际同步。下一步,我国也计划将合格的生物航煤用于定期航班,取得可靠证据来验证稳定性。

  减排节油 国际航空业发展趋势

  生物航煤属可再生绿色能源,原料主要包括椰子油、棕榈油、麻风子油、亚麻油、海藻油、餐饮废油、动物脂肪等。与传统的石油基航空煤油相比,在全生命周期中二氧化碳排放量降低幅度在55%以上,最高可达90%。

  欧美主要国家从2008年起陆续开展了生物航煤的研发和试验飞行,2011年起开始商业飞行。国际航空运输协会预测,2020年生物航煤将达到航油总量的30%。

  徐超群说,生物航空燃料的研发应用已成为国际航空业未来发展的主要趋势之一。我国研发自主知识产权的生物航煤,建立了一套自己的技术规范和审查标准,将在全球碳减排领域争取更多的话语权。

  欧洲议会和欧盟委员会已通过法案,从2012年1月1日起将国际航空业纳入欧盟碳排放交易体系。按照这一法案,全球4000多家经营欧洲航线的航空公司从2012年开始都需要为超出配额的碳排放支付购买成本。进入欧盟征税名单的中国航空公司有33家。

  我国一直反对欧方采取单边行为将外国国际航班纳入欧盟碳排放交易体系。但从全球碳减排趋势看,未来中国航空业面对的碳减排成本不容乐观。

  国内石油需求的巨大缺口,加快了航空生物燃料研发的步伐。目前,我国已成为年消费量近2000万吨的世界航空燃料消费第二大国。未来全球航空煤油需求每年增长不足5%,而我国则以每年10%以上的速度增长。

  徐超群表示,促进航空生物燃料的研发和应用,对于民航业积极应对气候变化、解决能源安全问题以及提升国际竞争力,意义重大。

  成本有多高?

  虽然生物航煤已经获得商业化应用的“门票”,但距离大规模推广仍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主要问题是过高的生产成本。

  中国石化科技部副主任徐惠说,以国际标准测算,生物航煤的生产成本是石油基航空煤油的2至3倍。

  以餐饮废油为例,大概3吨多餐饮废油才能生产1吨生物航煤。“严格意义上讲,餐饮废油不同于‘地沟油’,必须是不含水的油脂,收集成本较高。”他说。

  面对居高不下的油价和应对气候变化的巨大压力,不少国家对生物燃料生产制定鼓励政策,尤其针对用于交通运输的生物燃料制定了特殊优惠政策,包括制定强制性的调合标准、对生物燃料提供补贴、减免税赋、给予研发资金支持等。

  徐超群认为,我国生物航空燃料产业的发展将与国家的环保政策相适应。“当务之急是加快研发,实现原料多样化和技术的提高。”

  目前中国石化1号生物航煤的年生产能力是3000吨。在获得适航批准后,已有一些航空公司表达了合作意愿。徐惠认为,进入市场初期,价格必然是石油公司和航空公司共担。随着碳减排力度的强化以及生物航煤市场化的推进,最终将由市场决定价格。

  “地沟油”上天之路有多漫长?

  用餐饮废油作为生物航煤的原料,无需与民争地争油,还可以“变废为宝”,解决老百姓痛恨的“地沟油”上餐桌的问题。但昂贵的回收成本无疑是“地沟油”上天的主要障碍。

  中国石化石油化工科学研究院副院长聂红说,和收油“游击队”相比,生物燃料炼制企业收购价没有竞争优势。此外,餐饮废油质量不均,对加工工艺也提出更高要求。

  目前中国石化与麦当劳等快餐店合作收集餐饮废油。聂红认为,发展餐饮废油作为生物燃料的主要原料,需要探讨建立合理的补偿机制,引导餐饮企业主动将地沟油送入正规渠道,切断“地沟油”流向餐桌的通道。

  发展生物航煤是一个着眼于未来五年甚至十年的事情。中国石化股份公司高级副总裁戴厚良说,中国石化将进一步拓展生物航煤的原料范围,开展与国内外航空公司的商业合作飞行,共同迎接生物航煤市场化、产业化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