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业专家称采用BOT模式治理水污染效果更有保障

2014-2-13 13:31 来源: 央广网财经
收藏到BLOG

  央广网财经北京2月12日消息 据经济之声《央广财经评论》报道,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中国人的生活水平在不断提高,但经济高速发展的副作用也日益明显,不断加重的空气和水污染,让人们儿时记忆中的青山绿水已经不容易找到。

  国家关于治理空气污染的计划已经启动,现在治理水污染也有了大动作,这就是《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国家环保部副部长翟青昨天透露,环保部会同有关部门,正按照国务院的要求编制《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待进一步修改完善后将报请国务院审议。这份行动计划的总投资预计高达2万亿。

  翟青说,这份规划的核心是改善水环境质量,重点是抓两头:一头是污染重的地方坚决进行治理,另一头是水质较好的河湖,坚决保护起来,不能先污染再治理。

  应该看到,近些年我们在水环境治理的方面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效。环保部监测显示,辽河流域2013年干流已经消灭了劣V类,所有断面水质在IV 类以内;滇池的草海2013年的营养指数和2010年相比下降了4.55%,氮和磷下降的幅度都超过了50%,外海的营养指数下降了3.26%,总氮、总磷的下降超过了18%。

  不过,我们从日常的生活中还是能够体会到,水环境治理,依然任重而道远。

  十八大提出了建设美丽中国的目标,《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的制定,意味治理水污染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在此基础上,很多行业也将面临着重要的转变,如何成功地保护水资源,同时保证经济发展的平稳,这是摆在我们每个人面前的问题。

  经济之声特约评论员、清华大学环境学院水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傅涛对此评论。

  经济之声:来自环保部的数据显示,近年来水环境的治理取得了较好的成果。不过,从个人感受来说,水污染的情况依然严重,环保部副部长翟青提到,我国每年化学需氧量的排放量约2400万吨,氨氮排放量约245万吨,“远远超过了目前的环境容量。”《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的制定,能否从根本上扭转目前这种令人担忧的局面?

  傅涛:我国的水污染是30年快速经济发展一种综合性积淀下来的结果,毫无疑问这次行动计划肯定会加速我们的改善,但是要彻底改善还需要很长时间。

  经济之声:那么这个水环境的污染和产业发展带来的负作用有直接的关系。从目前情况来看,什么样的一些产业对水环境影响是最大的呢?

  傅涛:我们水环境污染一般传统意义上来自三个方面,一个方面是来自工业污染,有很多像造纸、一些重化工对于水环境的污染是显而易见的。另外我们城市的污水,我们现在城市化速度非常快,大量的城市污水没有经过非常严格的处理排放到水体中,也是我们的一种污染源。第三个就是来自农业的污染,就是大量化肥的使用,还有一些杀毒剂、杀虫剂农药的一些使用,随着吸收不充分,下雨之后会进入到地下水,进入到我们的河流水体,这么三个主要的污染来源。

  经济之声:虽然说这个污染来源总结起来只有3个方面,但是给人的感觉就是水污染是无处不在的,不仅是工业,包括我们的生活,农业方方面面。根据媒体报道,新的行动计划涉及的资金高达2万亿。这么大规模的资金是否充足?这些资金如何用到最需要的地方?

  傅涛:看它怎么去使用,环境治理是一种公共服务或者准确讲是有县级向人民政府所负责的公共服务,然后它跟大气治理不太一样,大气污染我们一般是政府发布规划,比如说治理的主体在于电场、汽车,就是一些有非常清晰的责任主体的机构,而我们的水体污染治理,城市污水的治理主要是由政府来实施的,老百姓收了污水处理费以后由政府来实施的,所以水污染治理很大的比重,超过50%以上,我们把它叫做一种政府的公共服务,如果这个钱政府自己去花,其实2万亿是够是有差距的,但是是一个很客观的数据,如果用这个钱去采购服务,由专业的服务公司,治理公司来做服务,它就会放大2万亿的作用,实现很好的效果,这2 万亿当然是经过很多专家测算出来的数据,最终发布是不是2万亿,应该差距不大,我觉得把两万亿用好了肯定会对污染治理产生很好的效果,用在公共服务采购上,而不是直接自己去花。比如举个例子,我们以前很多的河湖治理,治理太湖、淮河,都是政府自己做预算,政府的各个部门都把这个钱花了,最后很多都是变成工程采购,并没有实现很好环境效果,如果采取采购一种专业服务公司来实施环境治理,政府只是花钱去买这个服务,实际上这个资金有效程度会极大的提高。

  经济之声:那您能不能给我们具体来举一个例子,就是怎么才能把这笔资金用到最需要的地方,并且取得最好的效果,这种服务应该如何来采购?采购一种什么样的服务呢?

  傅涛:去年我们中央也开过政府采购工作的会议,专门发了采购工作的指导意见,举个例子讲一个污水处理厂,然后政府原来是由自己的市政局自己的事业单位,拨款来建设污水处理厂去运营它,可能一个5万的污水处理厂需要花费6千万左右的资金来建设它,但是它并没有一定的环境效果,最终还是它的运营缓环节是否能真正到位,我们如果采取公共服务采购的方式,采取一种我们叫BOT的方式,由社会资金来进行投资,政府就可以不花这6千万块钱了,实际每年处理一定的污水给一定污水的钱,实际这样的效果就更加有保障,政府的资金也会把几千万上亿的投资变成未来5年、10年不断的服务采购,企业如果处理不好,它拿不到这笔钱,企业会为最终的效果负责,说点广的我们运用到河湖领域,运用到的环境治理上面,我们把它叫做环境公共服务的外部化,实际上能够很多的去对接我们所期望的环境效果,所以也是呼吁我们这2万亿的规划,行动计划里头也有一些在机制上的改变,而不简单按照我们计划积激进时代的那个纯粹由政府直接投资,直接治理,直接服务的模式。

  经济之声:这样一种治理是很必要的,也应该是非常及时的,我们希望这种治理能够取得非常好的效果。但是另一方面,随着经必须的发展我们也一定要跳出先污染后治理的这样一种老路,因为我们现在喝的水、呼吸的空气确实让很多人感到我们的生活都不让我们放心,那要做到这一点不仅对于产业来说要转型,可能对于我们每个人来说也都意味着生活方式的转变,这样一种改变,您觉得具体应该是什么样?

  傅涛:比方说我们的工业污染,毫无疑问未来会严格的提高我们的环境标准,再加上我们每一个产品足够的环境成本,而不是说把环境留在当地,把产品卖在了外地,甚至卖到了国外,把污染留给了我们自己,对于老百姓来说,我们也需要支付一定的环境成本,就是说你污水处理费的交纳、垃圾处理费的交纳,实际上也在尽我们自己的环境责任我们在财税体制之间也需要一个合理的环境成本和环境税负的实现,让我们环境代价能够在经济社会里头实现一种比较合理的对价。

  经济之声:但是向对于我们刚才提到的造纸、冶金等等这些污染巨大的行业,当然对我们生活来说又是十分必要的,怎么来既贯彻现有的标准,同时又尽量的减少这些行业对于水环境的影响呢?

  傅涛:无论它是什么样的行业,污染了环境,标准是一定要提高的,如果这个行业是一个民生行业,非常非常重要的行业,政府可以从另外的方向进行补贴,补贴在用户环境,我们现在不能因为这个必须品就降低对它环境的要求,这是需要政府在管理支付体系进行平衡的一个话题,很多国家都是这么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