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沃斯聚焦:是水危机还是水管理危机?

2010-9-14 17:34 来源: 人民网
收藏到BLOG
  水资源、水的管理、土地资源和粮食安全之间的关系是什么?今天上午在天津的夏季达沃斯全体会上,这个问题引发热烈讨论。

  从目前来看,现在80%的水都是用于农业, 20%用于生产。随着人口的增长、随着工业化程度的发展,更多的水会从农业用水转向工业用水,这样也会引起一些通胀、食品供应方面的担忧。

  问题是,我们目前面临的是“水危机”还是“水管理危机”,我们如何解决日益枯竭的地球的课持续发展问题?今天,在天津达沃斯论坛,冰岛总统Olafur Ragnar Grimsson、天津市副市长任学锋、瑞士雀巢公司董事会主席包必达(Peter Brabeck-Letmathe)、美国嘉吉公司亚太地区总裁Bram Klaeijsen、美国西图集团国际部总裁Thomas G.Searle、印度卡纳塔克邦首席部长B.S.Yeddyurappa等人此主题展开了讨论。

  首先不容回避的是淡水资源严重缺乏。瑞士雀巢公司董事会主席包必达(Peter Brabeck-Letmathe)认为,30%-40%地区缺乏淡水。如果不能及时改变现在的政策,受到影响最大的首先是农业,除了每天每人需要喝5升水,我们也吃蔬菜、水果、肉类等很多东西,间接消耗很多水。我们每个每天消耗的水是两千五百升到六千升左右,而且人口还在不断的增加,这种食用的形式还在发生变化,对于食品产品的需求现在还在不断的增加,这对未来是非常大的挑战。

  另外一个是生物燃料带来的影响,政治家跟我们说要把20%的燃料市场用生物燃料替代,这个数字是有问题的,20倍大的市场的20%,说明食品市场要马上增加3倍。1升的柴油是需要9100升的水生产,现在我们很缺水,怎么样能够做到这一点是非常的困难,从政治上来说我们现在对于水的管理根本就是错的。

  美国嘉吉公司亚太地区总裁Bram Klaeijsen也同意这一观点:实施生物能源计划确实会成为一个非常关键的政治问题。但他认为如果可以更好地管理耕地,在某种程度上能够应对全球对于食品安全的担心和关注。

  他认为要在现有的资源基础之上实现可持续的发展,从农产品和食品使用角度来说,有四点要强调: 第一点,高效使用土地。二是水的管理。三是技术, 四是必须有自由贸易。

  水资源的管理和使用是另外一个关键问题。美国西图集团国际部总裁Thomas G.Searle认为,通过管理能够解决很多水资源不足的问题。他相信现在并没有一个水危机,我们面临的实际是水管理危机,如果我们可以很好的管理的话就有很好的未来。

  关于水管理危机,Thomas G.Searle认为,首先我们应该关注污染的问题,从技术角度看,要处理那些污染成本是非常低的。二是基础设施的紧缺,比如像印度的德里,有60%的水泄漏都是由于基础设施的老化,或者是出问题造成的,如果我们能够对这些老化的漏水的设施进行维修维护就可以节约很多大量的水。另外,我们要进行一体化水的管理,必须以一种一体化的方式看待这个问题,水、废水都应该来进行考虑。我们可以在农业的方面或者工业以及国内生产的方面整体看待水的管理。最后,还要提高公共的意识,这是非常重要的,要拿出那种可执行的规则。

  天津市副市长任学锋则认为,水危机和水管理危机是同时存在的,对于政府来讲应该更好地加强水的管理和水资源的再利用。天津是一个缺水的城市,政府采取了加大管理和市场调节相互使用的方法,主要从三个方面加强对水的管理,第二方面是加强投入,特别是对污水处理投入,天津在今年和明年将投入建设67个污水处理厂,使我们的污水处理率达到95%左右。同时,我们还要加大技术的引进和技术的提升,特别是海水淡化。天津滨海新区有许多工厂现在开始用海水淡化的技术,引进了新加坡的公司进行海水淡化的处理,希望在2015年海水淡化比率达到1/3的水平。 同时,还会引黄入津、南水北调,解决天津水资源缺少的问题。另外,天津市通过立法来控制,特别是高耗水企业的进入,在产业政策方面主要坚持高端、高质、高新的产业政策,避免高耗水的企业进入天津。 同时,也加强对市民,特别是对中小学生的用水教育。

  印度卡纳塔克邦首席部长B.S.Yeddyurappa 从文化角度来理解水资源缺乏的问题,他说,印度是一个佛教土地,从远古的文明和文化开始,我们认为这个地球是一家人。我们有一个哲学的理论,要让大家庭当中的每个人都高兴、都满意。所以,我们必须要集中所有的智慧,要能够实现整个世界的可持续性发展,现在我们有工业和经济的发展,也需要能够保证一种平等的发展,要在发展和对环境的影响之间达到一种平衡。他说,讨论可持续发展,特别是在缺水的星球当中的可持续的发展,我们的神也说,我们需要能够有很好的水的资源,以此能够为整个人类造福。这个星球不仅仅要继续生存下去、持续下去,而且也要为我们的子孙后代创造一个很好的生存环境。

  冰岛总统Olafur Ragnar Grimsson认为,在21世纪的规划当中我们要有一个转变,要有一个国际层面的协议来共同管理水的问题。 他说,如果这个讨论继续在本地,甚至在国家层面找到解决办法的话不太可能的,因为我们必须要承认问题变得越来越全球化,而且各国之间越来越相互依赖,比如水的供应,使用水等等,我们需要有一个国际的被认可的、被接受的机制,可以描述在国家层面、在地方层面、在国际层面一起来合作,否则我们迟早都会有水的危机。

  Olafur Ragnar Grimsson相信这样一种国际机制是可能会实现的。在政府来说这也没有太大的难度,你不需要向一个普通人解释为什么水很重要,很多人都知道水的重要性,我们现在的任务就是要创建一个政治的气候和政治的方法来创建一个国际的框架,如果等二十年、三十年以后就会输掉这场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