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药监局原副局长张敬礼违法细节曝光 曾光顾天上人间

2011-1-08 12:09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1068 收藏到BLOG

药监局原副局长张敬礼

  长达7个月的调查之后,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原副局长张敬礼违纪违法问题终于被确认。

  1月6日,中共中央纪委、监察部在新闻通气会上表示,张敬礼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巨额钱款;违规从事营利活动并获得巨额利益;捏造受贿事实诬告陷害他人;生活腐化。以上行为严重违纪,有的已经涉嫌犯罪。

  中纪委根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和《行政机关公务员处分条例》,决定对张敬礼开除党籍、开除公职,收缴其违法所得,并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接近药监局的人士向记者透露:“中纪委所指出的张敬礼四项问题,都有确定的指向。但此前风传的美国强生公司,并没有在四项问题之中,而且其他制药企业也未卷入。”

  与4年前的药监局原局长郑筱萸案不同,张敬礼被调查没有掀起药企间的整顿风波。但风平浪静之下,难免潜藏着汹涌的暗流。

敛财

  张敬礼非法经营总的案值高达1700余万元,其中一本书就卖到了566元的天价。

  2010年12月11日,国家药监局开始从西直门西南角的旧址陆续迁往西便门以南的新楼,与国资委同处一个大院。这个从郑筱萸时代就开始建设的办公楼中间因市政建设数次停工,直到今日方才建成。

  由于国家药监局新闻发言人颜江瑛已改任该局规财司司长,药监局已经有6个月没有召开过公开的新闻发布会,因此搬迁工作也进行得悄无声息。但张敬礼违纪违法的事实,却早已在药监局内部通报过,新楼建设中的问题正是张违法的主要依据之一。

  传言称国家药监局新楼建设和装修花费甚巨,规格很高,仅办公面积就有三万平方米,比国家药监局原楼大了50%以上。

  “张敬礼是药监局新楼建设的主要负责领导之一,据调查收受了工程施工、装修等单位的行贿款600万元。”上述人士介绍。

  但这仅仅是张敬礼违法问题中较小的一个。相比起他“从事营利活动”所获收益只能算是小巫见大巫。据多方汇集的信息显示,张敬礼至少在两个领域涉嫌非法经营罪。

  其一是其违法销售所著书籍获利。上述人士表示:“非法经营总的案值高达1700余万元,其中一本书就卖到了566元的天价。”

  张敬礼在国家药监局任要职之余,尚“笔耕不辍”,爱好著书立说。目前能查到的其署名或并列署名的著作就有《老年急症救治手册》、《百年FDA:美国药品监管法律框架》、《维护公众健康:中国食品药品监管探索与创新》、《中国食品药品监管理论与法律实践》、《寿世补元》等。

  其中大部分著作是在2003年之后,也就是张敬礼出任国家药监局副局长之后所作。但《老年急症救治手册》、《寿世补元》两本则分别出版于2001和2002年。其中《寿世补元》作者简介中描述:“张敬礼,男,1955年6月30日。安徽省砀山县人。1970年12月入伍。硕士学位……并编著老年急症救治手册。中医血液病学、中医心脑学等专业丛书”。与张敬礼个人资料完全吻合。

  《寿世补元》定价高达368元,较符合“566元”天价书的特征。

  2001年4月18日,最高检和公安部《关于经济犯罪案件追诉标准的规定》中规定,其他严重扰乱市场经济秩序的非法经营行为中,就包括非法经营出版物。

  以张敬礼的身份,销售自己所著的书籍应该不是难事。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律师表示:“如果高于定价销售,完全可以认定为扰乱市场经济秩序,界定为非法经营。”

  另外,据称张敬礼还拥有保健品生产企业,并利用职权强行将产品推销给连锁药店销售。

诽谤和腐化

  药监局内部通报张敬礼的处理决定后,当场播放了他在“天上人间”被拍到的画面,内容不堪入目。

  中纪委所指张敬礼“捏造受贿事实诬告陷害他人”,主要是指其捏造事实诬告现任国家药监局最高领导。

  上述知情人士表示:“这个事之前就比较明确了,张指使其秘书发布诬告信息,最后被查出所用IP地址为药监局内部地址。”

  现在,网上还能搜索到这篇盛传的诬告文章,文中直指国家药监局领导失职渎职、搞形象工程、任人唯亲、收受贿赂等,并列出了所谓“违规提拔干部清单”,细节之详尽令人咋舌。

  至今文中所列人员和所涉问题均未得到当事人或当事机构的正面否认和辟谣,但“清单”中的人员大部分都有不同程度的升迁,是活跃在药监、卫生系统的中高层。尽管上述说法纯属捏造,但张敬礼却据此试图排除异己,以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弄巧成拙的网络发帖反而成为其违法违纪的主要问题之一。

  但上述人士透露:“此次受到处理的仅有张敬礼一人,帮助其发帖的秘书仍在药监局任职,并未受到调查和牵连。”

  “生活腐化”作为中纪委认定的违纪问题之一,也有着确凿的证据。上述人士表示:“药监局内部通报张敬礼的处理决定后,当场播放了一段视频,是他在‘天上人间’被拍到的画面,内容不堪入目。”

  天上人间夜总会是北京市著名的高档会所,也因其“有偿陪侍”而闻名天下。2010年5月11日,北京警方开展打击卖淫嫖娼专项行动,天上人间被勒令停业整顿6个月。

  由于看不到这段视频,记者无法判断当时的拍摄状态。但据熟悉该夜总会的人介绍:“包房里肯定不会有酒店安装的摄像头。能够拍到视频只可能是有人偷拍,或者是自己或同行的人拍摄。”

  尽管有上述种种劣迹,但此前盛传的强生公司涉嫌行贿张敬礼并未显示在中纪委的调查结果之中。而2006年郑筱萸案时,除了直接相关的齐二药、海南普利、浙江双鸽和海口康力元等少数几家企业外,大部分违法获得新药生产批件的企业也未受到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