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垃圾是“环境毒药”吗?

2011-5-26 00:00 来源: 人民日报
915 收藏到BLOG

在贵屿镇,一名经验丰富的工人能从电子垃圾中拆解出数百种有用的电子元器件

  电子电器废弃物俗称电子垃圾,含有金、银、钯、铜、铝、锡等宝贵资源,有很高的利用价值。但是如果处理不当,其拆解过程产生的“三废”不仅直接危害人体健康,而且会对土地、水源造成严重污染。

  据统计,全球每年产生上千万吨电脑、手机、打印机等电子垃圾,其中70%以上通过各种“灰色”渠道进入我国。与此同时,国内每年产生的电子垃圾如今已达230万吨,仅次于美国的300万吨。令人担忧的是,目前国内数量庞大的电子垃圾进入循环利用体系的还不足10%。

  如何面对国外潮水般涌来的电子垃圾?如何处理本土产生的大量电子垃圾?带着这些疑问,记者走进目前国内最大的废旧电子电器拆解处理集散地——广东省汕头市潮阳区贵屿镇。

  国内许多地方都在争抢电子垃圾资源

  一些发达国家禁止其出口

  贵屿镇处理的电子垃圾,很大一部分来自美国、欧洲和我国台湾等地。近年来,一些发达国家和地区把某些发展中国家当作中转站,将电子垃圾迂回运抵我国,形成了一条“灰色路径”。

  “目前有一种新的发展趋势更应关注,就是一些发达国家重新审视自身资源战略,对于出口电子废弃物的观念有所转变。”长三角循环经济研究院院长杜欢政说,比如日本,在应对国际金融危机中提出“城市矿山”的资源观,不仅颁布法令禁止电子废弃物出口,还想办法从其他国家进口。据统计,日本现有的废旧电子电器产品中,仅稀土就能提取30万吨,如能回收利用,足以满足其本国需求。

  “美国环境部门的一位负责人去年来过贵屿,实际上是调研评估美国电子废弃物出口造成的资源流失问题。”贵屿镇镇长张楚丰告诉记者。

  “由于国际金属价格迅速攀升,国内许多地方都在争抢货源,贵屿面临的竞争压力越来越大。”张楚丰说,但贵屿已经形成回收——加工——销售的完整产业链,拥有遍布世界的电子废弃物收购网络,相关从业者6万多人,加工处理企业3200多家,年处理量达190多万吨,在一些贵重金属的国际价格方面具有较大影响力。

  据介绍,贵屿从电子废弃物中能提取不少于10种稀有金属,比如每年提炼黄金超过15吨,而我国黄金的年产量也不过300吨左右。

  拆解电子垃圾的利润在不断增高

  废旧电子元器件买卖很红火

  张楚丰介绍,目前贵屿主要采用来自台湾的人工拆解技术、有较为环保的火法和湿法工艺,已禁用过去造成严重污染的酸洗、焚烧等原始工艺。

  人工拆解就是把废弃电路板加热到50至60摄氏度,取出可重新利用的电容、电阻、晶振、二极管、三极管等贴片元件,卖给国内外的电子市场和电子加工厂。经过人工拆解后的废弃电路板则卖给其他加工企业,企业再通过高温提炼、电解等方法提取其中的有用金属。

  据了解,不仅从电子废弃物中提炼的贵重金属能卖出好价钱,拆解下来的各种电子元器件的附加值更高。

  在贵屿镇的一家手机拆解作坊,老板陈钦明雇了4名拆解工人。“每位工人只要培训几天,就能拆解出40多种元器件。”陈钦明说,他从上游企业购买手机板,每天拆解1000至2000片,拆下的元器件卖给下游企业做门铃、电子玩具等,每年销售收入约200万元,净利润约50万元。据介绍,像这样的加工企业,镇上还有几百家。

  “今年进了一批IC(集成电路)板,只花27万元,却赚了100多万元。”当地一位老板介绍,进货要会看“成色”,“洋货”的价值比“国货”高很多。

  拆解下来的电子元器件,很大一部分流入北京、上海、深圳等地的电子商场,最后卖给做二手机、翻新机或搞维修的买家,甚至卖给一些做新产品的厂家,在国内外形成一个很大的市场。北京中关村一位经营废旧电子元器件的经销商说,比如手机,许多人用一年半载就淘汰了,其中的许多电子元器件还能用十年八年,有很高的利用价值。

  小作坊的污染问题防不胜防

  加工地的污染物严重超标

  贵屿曾因污染严重,被一些国外媒体称为“世界最毒的地方” 。

  贵屿镇旁,农民在田里种植了一些水稻。“这些都是外地人种植的,土壤含有重金属,产出的稻米本地人不敢吃,都拿来喂猪。”当地人说,至于这些猪最后卖到何处,让谁吃了,那就不清楚了。

  为减少污染对人体的危害,贵屿人采取“上风上水”的方式居住。“这里的楼房一般有四五层,一层二层做加工车间,三层以上才住人。”当地人解释,因为污浊的浮尘离地面一两米左右,住在底层会吸入太多的废气。

  这几年,贵屿镇开展过多次大规模专项行动,销毁用于加热电路板的煤炉800多个,查处取缔通过酸洗提取金、银的加工点80处,现在的环境情况比过去好了很多,但仍存在问题。

  记者随着执法人员来到一个酸洗加工点。在一条小溪旁,只见一个简易工棚前排列着20多个大塑料桶,里边装着已经分解出来的青黑色铜水,有几只桶还向外冒着大量黄色浓烟。

  加工点老板说,这已经是提炼黄金的最后一道工序了,酸洗用的是强硝酸,整个加工过程只要不到4个小时。记者在现场呆了20多分钟,就感到胸闷、恶心,真不知道没有穿戴任何防护装备的工人是如何坚持工作的。

  “由于大量的加工企业都是小作坊,技术水平低,加之行业不规范,污染问题防不胜防。”张楚丰担忧地说,“以酸洗为例,加工人员都是‘游击队’,政府白天打击,他们晚上偷着干,甚至跑到湖南、江西、广西的深山老林里干。”

  让电子垃圾回收既节约资源又减少排放

  规范产业发展是必然选择

  对于资源短缺的中国来说,处理电子垃圾不仅是一个环保问题,也是一个资源战略问题。

  一些环保人士要求坚决取缔,因为电子废弃物是“环境毒药”,对其回收利用是弊大于利。一些业内人士则感慨地说,电子废弃物能为国家提供大量的资源,好比是臭豆腐,闻着臭,吃着香。

  “实际上,对电子废弃物进行资源化利用,可以大大减少对环境的污染。”杜欢政说,比如,与生产新钢材相比,利用废弃电子电器产品提炼再生钢材,可以减少97%的矿废物、80%左右的污染,节约90%的原材料,而且两种钢材的性能相同。“对于电子废弃物处理中产生的二次污染问题,可以通过建立循环经济园区,利用新工艺、采用集中产业和集中治污的办法来解决,简单取缔等于因噎废食,不能解决现实问题。”

  目前,日本、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通常采用机器拆解的办法,将废弃电路板全部粉碎,然后利用磁选、浮选等工艺提取金属。这种处理方式不仅成本很高,而且回收率只有80%左右,还有20%无法处理的部分只能填埋,对环境仍然造成相当大的压力。贵屿通过人工拆解电子废弃物,资源回收率达到99%至99.5%,成本只有机械拆解的1/10。

  杜绝污染严重的酸洗、焚烧工艺,需要建立循环经济产业园区,提升处理技术,规范产业发展。2005年,贵屿被批准为国家级循环经济试点,但制定的试点实施方案至今未获批准,国家投资该项目的资金也没下来。

  “建立这样一个园区,光污水处理系统就需要几亿元投资,镇政府根本拿不出这笔钱。”张楚丰说,这就需要国家政策、财税、资金方面的大力支持,否则,既解决不了环境污染问题,也无法促进产业的转型升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