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奖得主拉马克里希南:中国不应问为何没有诺奖

2011-11-03 08:03 来源: 科学时报
627 收藏到BLOG

  “科学不是奥运会,诺贝尔奖不像奥运奖牌。”日前,在京参加第17届国际生物物理学大会(IUPAB)的诺贝尔化学奖得主文卡特拉曼·拉马克里希南(Venkatraman Ramarkrishnan)对《科学时报》记者表示。

  他与另一位前来参会的诺贝尔化学奖得主、美国科学家托马斯·施泰茨(Thomas A. Steitz)分别接受了本报专访。

“不一样”的基础科学

  “高深”几乎是所有基础科学研究的一个特点,往往让人高山仰止、望而却步。基础生物物理学研究也是如此。

  然而,在此次国际生物物理学大会上,施泰茨与拉马克里希南却给听演讲的人带来了不一样的感受。两人皆因在“核糖体的结构和功能研究”中作出突出贡献,于2009年获得诺奖。

  “核糖体就像生命乐章中的指挥者一样:它根据所携带的遗传密码对DNA进行分类,然后生成带有不同任务的蛋白质,完成输送氧气、形成抗体保卫生命等不同的任务。”

  为了让大家听得更明白,71岁的施泰茨还即兴表演了一段舞蹈,来演示核糖体的结构与功能。他精彩的演讲与对科学的激情引来台下一片掌声。

  拉马克里希南虽然没有通过舞蹈的方式展现自己的研究成果,但他演讲文稿中的音乐元素同样感染了其他科学家与听众。

  对此,中科院生物物理所副所长许瑞明认为:“做科学不光要通过翔实的数据来得到可靠的结论,在科学传播方面,让大家了解你的研究成果也同样重要,这也是一项能力。这次交流中我们也深有感触,应该多培养这方面的能力。”

不要时刻为论文数量担心

  “很多人都在问基础学科研究成果的应用问题,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误区。应用的问题可能在之后50年或者100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才能看到。”拉马克里希南说。

  1928年,弗莱明发现青霉素,却花费了20年时间才被作为抗生素临床应用。拉马克里希南指出:“这个应用周期已经很短了。”

  “你从来不会预料到哪一项基础科学会在何时带领我们进入一个新的产业时代。但是一个国家如果不作基础科学研究,它就永远只能做小提升,永远不会发明全新的东西,不会拥有‘明天的科学’。”拉马克里希南说。

  他同时认为,基础科学领域的科学家应被予以充分自由探索的机会,不要时刻为要完成的论文数量而担心。“如果科学家是自由的,就可以探索出新的东西;否则,他们的短期论文写得再好,也永远不可能成为基础科学领域中的开拓者。”

  拉马克里希南打趣说:“从2002年到2006年,我才发表了一篇论文,如果在中国可能已经被停止研究经费了。”

  不应问为什么没有诺贝尔奖

  “通常生物物理学的发展要花费10到20年或者更长时间才会出成绩。如果以过去20年中国生物物理学的进展为参照,未来20年中国将会取得更大成绩。”施泰茨说。

  据施泰茨介绍,他在复旦大学生物医学研究院与北京大学医学部作报告的时候,学生们都很活跃,所提问题给他留下深刻印象。“中国有一批很有希望的青年人。今天,分会场中国学生的报告也很出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