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兴安岭密林深处开矿毁林调查

2010-7-12 12:57 来源: 《中国经济时报》
收藏到BLOG

  矿产品近年来价格走高,利益驱动下的探矿和采矿在国有重点林区如火如荼,专家指出这将引发林区生态破坏的“蝴蝶效应

  运载探矿设备的车辆顺着山路通往密林深处。

  探矿机被架在矿点上,一排排高大的树木被砍倒,所有的地上物被清空,只留下黑糊糊的机油、圆柱形的矿石样本以及各种废料、垃圾。

  普遍采用的探矿方法——槽探,在林子中留下一块块疤痕,沟槽之上的植被被连根拔掉。

  一条条山路,连接着一个个矿点和一条条沟槽,山里的大片森林因此遭殃。

  这只是矿业开发链条上的一环——探矿。

  如果进行下一环——采矿,那么,连片剥掉土层和土壤之上所有的植被,腾出一个个矿石堆放场,抽干采矿深度以上的地下水,兴建矿工居住的房屋,又将给林区生态带来致命的打击。

  如果还有下一环——修建选矿厂,那么,更多的森林将被砍伐,从前寂静的林子里将机器轰鸣、不舍昼夜。

  无论是本报2009年报道过的大兴安岭林区,还是记者近期前往采访的小兴安岭林区,大大小小的矿业公司、地方政府、国土资源部门以及林业部门,都将利润和GDP的希望寄托在这片林子的下边。

  重点国有林区——黑龙江省伊春市,也不例外。

  密林深处的翠宏山铁矿

  从伊春市区出发,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驱车行驶在小兴安岭林区腹地。鸟语,松涛,6月的林子宁静安详。然而,走着走着,就有“丁当丁当”的探矿敲打声、机器的轰鸣声与大卡车运送矿石的呼啸声,从林区传来。

  在伊春市与黑河市逊克县交界范围内五营林场管辖下的翠北林场,记者在知情人带领下找到了开矿手续不全、多次发生矿难的大型矿山——翠宏山铁多金属矿。

  这是一座黑龙江省重点开发的矿山,因开发价值潜力巨大而一度陷入矿权的争夺之中,争夺主体是业界颇有名气的民营企业:西林钢铁集团、河北建龙钢铁公司以及后来进入的盛龙金属材料有限公司;黑龙江省第六地质勘察院(简称地勘六院)和伊春市林业局也都参与其中。

  本报记者来到该矿的一个采矿点,看到施工现场堆放着大堆沙石,一片片白桦林和落叶松林被压在矿石下面;再加上矿工居住棚,为探矿和开矿需要而修筑的一条公路,大批林木被砍伐。

  在该矿的西北方向,本报记者还发现了另一个小矿。由于钻探机器和设备需要用卡车运送进出林地,必须砍出一条宽约两米的道路,为了使机器正常运转,又砍出了一大块空地。

  一名正在探矿的工人告诉记者,在一个探矿区内,探孔数的多少要根据钻探情况而定,一般是每隔100米到500米打一个钻孔。如果是在矿带上,打的钻孔数还要多一些。

  他给记者测算了一下,探矿需要修很多路,每修一条长1000米、宽两米的道路,占用林地两平方公里。

  小兴安岭林区矿产资源丰富,一条丰富的成矿带就分布在这里,金属矿产主要有铅、锌、银、钼、铜、铁、铀等;非金属矿产有石灰石、萤石、大理石、硅石等,发展矿产业的优势得天独厚。

  “伊春市境内就在一条成矿带上,有着丰富的矿产资源。”地勘六院总经济师刘维新告诉本报记者。

  据介绍,该院已在伊春市境内探明多个大中型矿藏,主要有大西林铁矿、小西林铅锌矿、红旗山铁多金属矿和翠宏山铁多金属矿。

  在伊春市林管局下辖的翠北林场职工居住区采访时,当地一位经营小商店的大姐告诉记者,在他们的林区范围里,除了翠宏山铁矿因安全事故而停止,还有十多个左右的中小矿依然在采矿。

  为了解翠宏山铁多金属矿是否具备林区采矿资格,本报记者拨通了翠宏山矿业公司董事长苗青远的手机,接听电话的人称不是苗青远本人,但他告知记者说,苗青远很忙。针对本报记者关于翠宏山铁矿是否涉及毁林的问题,接听电话的人随即转移话题,对记者的问题避而不谈。

  天保工程将毁于开矿?

  伊春林区属国家天然林资源保护工程范围,这一工程耗费巨大。然而随着矿业拉动经济效应的显现,地方政府和矿业公司千方百计勘探和开发地下矿产资源,林区生态环境逐渐遭到破坏,原始森林大量消失,天然林次生林渐渐消退,石漠化现象日益严重……林区脆弱的生态被撕出又一道伤疤。

  对于林区能否发展矿业经济,本报记者联系多个政府部门,均以目前没有明确的政策规定为由,不愿接受采访。

  本报记者查阅了关于天然林保护的法律法规政策。《天然林资源保护工程管理办法》第二十一条规定,为合理利用林地和林下资源,在不破坏森林植被的原则下,经省级林业主管部门批准,禁伐区只能从事以下生产经营活动:兴办森林旅游业;兴办养殖业,包括饲养鱼类、林蛙、蜜蜂、家禽等;从事林药、野生菌类、野生山菜与浆果等栽植;从事野生浆果、林药、树种等采集。

  第二十二条也规定,经批准,在禁伐区和封山育林区修筑和开挖设施必须符合以下条件:在禁伐区修筑管护、居住房舍和设施不得砍伐活立木,修建房舍的面积应控制在70平方米以内。

  依照上述办法规定,矿业开发不在允许的生产经营活动之中。而且,本报记者实地调查采访过程中所见,探矿和采矿活动中有大量的活立木被砍伐,房屋和矿石堆放场的面积大大超过了70平方米。

  伊春这片国家重点国有林区,是黑龙江、松花江两大水系支流的源头和重要水源涵养区,对保持水土、调蓄洪水、维持生物多样性和区域生态平衡、保障国家和东北亚生态安全具有不可或缺的生态功能。

  目前的伊春林业管理局与伊春市政府实行政企合一体制,它是10.6万平方公里林区的掌管者,职工达到20万人左右。自1948年开发建设以来,采伐了2.4亿立方米木材,到20世纪80年代,森林蓄积量减少了55%,可采林木资源蓄积减少了98%。

  记者从伊春市政府的公开资料中看到,小兴安岭的整体生态功能正在趋向脆弱,森林涵养水源、净化空气、保持水土等生态功能下降严重。草原面积减少,湿地面积萎缩,土壤侵蚀加剧,水土流失日趋严重,局部土壤沙化面积加大,区域内温度升高,旱涝、火灾等自然灾害频繁发生。耕地土壤有机质含量下降,甚至出现盐渍化、沙化现象,土地生产能力降低。该材料显示,矿山开采是罪魁祸首之一 。

  生态破坏将现“蝴蝶效应”

  在发展经济过程中,一些地方政府提出了“保护中开发,开发中保护”的理念。业内专家认为,现状是开发过快,而保护不足。

  “其实,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讲,并不赞成在林区大规模搞矿业勘察开发。”管理和经营大面积大兴安岭林区的一位林管局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们林管局都是极力阻止矿业公司进入林区采矿,如果国家下达政策要开发林区矿业,那我们也没有办法。”

  长树林的地方大都在山地的坡积物上,土层很薄,大概只有20—30厘米。一位常年在国土资源部门工作的矿业负责人对本报记者表示,挖探槽、修路、打钻孔,都将直接破坏植被:“环境非常脆弱,土层下是碎石,一旦破坏,根本就恢复不了,这层土壤是经过几万年,甚至几百万年的风化才慢慢形成的土壤层。”

  本报记者曾多次去东北林区采访,此次再去林区,发现林区出现了很多变化,原始森林破坏严重,天然次生林也在退化。一些地方甚至大量出现石漠化现象,碎石裸露,土壤流失。有专家预言,如果小兴安岭的植被破坏了,石漠化现象将比南方更严重。

  尤为重要的是,大、小兴安岭林区是东北各大河流的水源涵养地,是嫩江和松花江两大水系上百条大小河流的发源地。在涵养水源、保育土壤、碳汇制氧、净化环境、保护生态多样性等方面一直发挥着重要作用。

  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的林业工人大都认为,采矿已经对林区生态造成了一定的破坏。五营林区一位要求隐去姓名的工人说:“林子破坏了,还得需要我们。”

  “矿业,一柄达摩克利斯之剑,高悬在小兴安岭林区的头上,没有人知道它什么时候会落下。”这是一位业内人士的感言。

  “有色金属的探矿、采矿,对环境与生态所产生的扰动是无法估量的,水土流失、滑坡、泥石流,一个个矿坑、矿眼,就好比人体上的一道道伤疤。” 长期关注中国生态环境保护的公益人士魏疆天听说林区发展矿业,非常激动地对记者说:“后人和历史将会评说我们这些罪人。”

  一位大型林业公司副总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不解地问:“难道我们非得开肠破肚,把底下这点资源挖出来吗?”

  本报记者试图联系伊春市林业部门与国土资源部门采访,通过该市市委宣传部获知的两部门电话皆无人接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