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而不研愁煞人 委员热议科研系统评估体系缺失与偏颇

2011-3-10 14:18 来源: 科技日报
收藏到BLOG

  要文章、要项目、要SCI影响因子、要奖项、要评职称……全部直指利益;公关员、信息员、采购员、营销员,科研人员哪个角色都得做。科研系统评估体系的缺失与偏颇,让委员们忧心忡忡——

  “现在搞药材栽培的年轻人,都不愿下去和药材种植区的药农和研究机构合作,更别说扎根产区了!”江西中医学院首席教授杨世林委员义愤填膺地述说,“他们就想做几个时髦的课题,发几篇文章,升个职称。”

  “我们天麻、黄连、西洋参的栽培技术都是老教授们在产区埋头六七年研究出来的。”杨世林感慨。

  更要命的是,在国外的好苗子,回来也变了。

  “我的很有才华的博士生在国外都做新药研究,回来马上转行,主攻发文章。”杨世林的语气里透着惋惜和不舍。

  这与曾任科技部政策法规司司长、现任济宁市市长梅永红曾提到的“很多从国外回来的人以前跟着导师做实验,现在开始跑项目”的说法如出一辙。

  是什么改变了一切?

  要文章、要项目、要SCI影响因子、要奖项、要评职称……搞科研不仅累脑还累心。

  “现在的评估体系让年轻人都不知道科研的目的是什么了。”中科院院士马志明委员不明白,应用型研究,有成绩、有转化、有效益就好了,为什么要发SCI文章?

  “不是研究出多少药,却研究出多少垃圾文章?”杨世林也不明白。

  海军装备研究院综合论证研究所研究员尹卓委员给出了答案:“目前科研领域广泛存在科研项目申报中的‘跑部钱进’、科研经费使用见物不见人等现象。”没文章怎么申报项目?

  “房子”“票子”“帽子”是北京工业大学教授左铁钏委员谈论评估体系时用得最多的词,“现在的评估体系就是要把科技人员向这些方向领。公关员、信息员、采购员和营销员,他们哪个角色都得做。”

  “把个人职级、科研经费、奖励和晋升、住房、用车紧密挂钩,是一种十分恶劣的利益导向。”尹卓的说法一针见血。

  “十年之内还不改的话,想把科技变为新兴战略的支柱,可能性很小。”杨世林断定。

  “我建议,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应该分开,科学研究和技术开发应该分开,建立不同的评价体系。”杨世林不愿意自己的学生以论文为“纲”,要多培养新药材。

  “我建议,不搞评审应该采用聘任制。”左铁钏认为无休无止的评审才是症结。

  “我建议,在科研领域广泛实行行政管理与技术管理两条线。”尹卓建议对国家、军队、国防领域的科技进步奖的评选进行重大改革,废止科研院所和大专院校流行的以表面“量化”指标为核心的人才评价体系,不以SCI或EI数量和期刊影响因子等量化指标为判据,代之以不同领域的科学创新、技术创新、知识创新、管理创新等以市场和实际应用,以同行业专家委员会集体评价为标准的评价、考核与奖励办法。

  尽管委员们的建议各有不同,他们在一点上意见一致,“这样的评价体系一定要改!”尹卓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