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宁武煤企叫板政府禁令 挖黑煤引发生态灾难

2011-3-23 08:10 来源: 《经济参考报》
585 收藏到BLOG

鲁能晋北铝业违法开采露天煤现场

  位于晋西北黄土高原边缘的山西省忻州市宁武县,曾被列为国家级水土流失重点防治区和全国水土保持生态修复试点县,国家和省、市先后斥巨资对该县进行生态治理。

  然而,被称为山西工业转型发展样板的山西鲁能晋北铝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鲁能晋铝),却与其他投资商联手,在宁武县违法大规模挖“黑煤”,造成严重的区域生态灾难。

  目击

  “大揭盖”式采挖触目惊心

  2011年3月10日和15日,《经济参考报》记者两次进入宁武县与原平市交界处的鲁能晋铝宽草坪矿区。放眼望去,连片的山体被挖成道道沟壑,有的山头被齐刷刷地削平。矿区范围内的宁武县薛家洼乡宽草坪、常峪、盘道梁、宽沟等村和原平市段家堡乡将军墓村,破败的农舍人去屋空。

  早在2002年,鲁能集团在西部大开发的背景下高调入晋,与山西经投公司共同出资组建鲁能晋铝,鲁能集团持有90%股份。随后,鲁能晋铝取得五台县天和、宁武县宽草坪两处铝土矿采矿权,前者为首采矿山,后者为接续矿山。2006年6月,一期百万吨氧化铝工程投产。目前,二期百万吨氧化铝工程已投入试运行。

  山西省国土厅2004年8月为鲁能晋铝宽草坪铝土矿颁发了采矿许可证,规定开采矿种为铝土矿,有效期五年(2004年8月至2009年8月),开采规模为100万吨/年,矿区面积13.68平方公里。

  鲁能晋铝宽草坪矿区采用露天开采方式。据介绍,在剥离覆盖层过程中,发现铝土矿上部约50米,有2至3层、厚度2.8至3.8米的煤层。2010年6月,受鲁能晋铝之托,忻州市国土局向山西省国土厅请示,在该矿区内适当增加开采矿种。事实上,该请示提交时,鲁能晋铝违规挖浅层煤已历时近两年。

  宁武县水土流失面积占全县总面积的62%,同时被山西省有关部门列为崩塌、滑坡、泥石流地质灾害易发区。据了解,由于鲁能晋铝在此区域露天采煤存在相关的生态和地质安全问题,山西省国土厅对适当增加开采矿种的请示一直未予批准。

  “五台县天和铝土矿能够满足鲁能晋铝近期生产需要,他们应暂停对宽草坪矿区的掠夺式开采,待条件具备并获批后再进行规范的煤铝联采。”忻州市国土资源执法监察大队一名干部对记者说。

  据记者了解,鲁能晋铝实行“招商开采”,吸引了来自江苏、福建等地的“煤神”,在无任何合法手续的情况下,展开了“大揭盖”式采挖。

  进入鲁能晋铝宽草坪矿区,记者一路上不断被手持棍棒的护矿人员盘问和跟踪。当地人告诉记者,这些“膀臂上文着龙虎豹”的护矿人员,经常威胁、殴打村民。

  违法

  叫板政府禁令顶风“掘金”

  鲁能晋铝负责剥离覆盖层项目的刘总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宽草坪铝土矿区露天煤开采始于2008年8月,采矿许可证目前还在申办中。

  那么,以“煤铝共生”为由,未经批准而大面积采挖浅层煤是否合法呢?

  《山西省煤炭管理条例》规定,开采煤炭资源必须依法取得煤炭生产许可证和采矿许可证。山西省国土厅高级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郭有录对记者说,虽然鲁能晋铝开采的是伴生煤,也必须依法办理相关手续,否则应按非法开采处理。

  正是在大批挖掘机开进宽草坪矿区的2008年8月,山西省政府办公厅下发了一份紧急通知,要求“凡未经依法批准,未取得采矿许可证,擅自开采浅层煤、浅层矿的,不论以什么名义、不论由哪个部门以什么形式批准或同意,均属违法采矿,必须立即停止”。

  宁武县国土局矿产开发管理股股长田拴林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鲁能晋铝因违法采挖露天煤,去年被该局罚款十多万元。田拴林表示,与井工开采相比,露天采煤大面积占地,且严重破坏生态环境,故被省政府一律叫停,鲁能晋铝挖“黑煤”是“顶风上”。

  按照土地管理法等法规,工矿用地属于建设用地。采矿用地应按建设用地要求取得土地使用权,否则即使取得采矿许可证,也不能进行开采作业。而鲁能晋铝的刘总承认,公司采矿占地均以租赁方式取得。记者得到的一份“租赁土地协议”显示,农民“自愿”将土地租给采煤投资人,期限为15年,租价为每亩1万至1.5万元,租赁款一次付清。

  此外,煤炭开采需要进行环境影响评价,并编制水土保持方案。鲁能晋铝的刘总表示,因为多种原因,上述程序都没履行。在“租赁土地协议”上,记者也没看到有关土地复垦的内容。

  牟利

  被指坐收两亿多不义之财

  《经济参考报》记者调查发现,鲁能晋铝非法开采露天煤,不仅仅是为铝土矿开采扫清障碍,而是打着剥离覆盖层的名义,与不法开采者联手挖“黑煤”,坐收不义之财。

  山西省第三地质工程勘察院向记者提供的《宁武县宽草坪铝土矿区勘探地质报告》显示,该矿区矿体东厚西薄,主矿体位于中部的宽草坪至宽沟一带。按理说,剥离覆盖层工程应集中在矿区中东部,但记者在现场看到,鲁能晋铝覆盖层剥离作业面遍地开花,用当地人的话说是“明显冲着挖煤去的”。

  据鲁能晋铝一位工作人员透露,公司将剥离覆盖层工程对外总承包,总承包人再对外分区承包,分区承包人从农民手中低价租地,再以每亩10万至15万的价格卖给采煤投资人。“已有3500多亩地被卖给个人用于挖煤,数亿元的卖地收入中,有两亿多元进了鲁能晋铝账户,作为露天采煤挂靠管理费。”

  山西省国土厅执法监察总队一位要求不透露姓名的干部对记者说,2008年以来,省国土厅多次租用直升机对乱采滥挖地带进行航测,宽草坪矿区是重点监控区域,但宽草坪矿区从未被“逮住”过。他们分析认为,不排除其得到消息,提前通知采掘设备转移,或者“穿上迷彩伪装网”。

  一位姓郑的福建投资商称,鲁能晋铝露天煤产销两旺,一般每月产煤20万吨左右;2008年8月至今已采挖、销售原煤500多万吨,采煤投资商获利14亿元左右。“鲁能晋铝收‘保护费’,每卖出一吨煤,抽取15元以上的提成。”他估算,鲁能晋铝迄今至少已提成7500万元,加上卖地收入,坐收近2.7亿元。

  据反映,在山西境内非法开采的煤炭,平均每吨可偷逃45元左右的税费,鲁能晋铝采区至少已偷逃税费两亿元。记者就上述情况向鲁能晋铝的刘总求证,他表示“不大好说”。

  恶果

  非法开采导致严重区域生态灾难

  “如果仅是每年百万吨铝土矿开采,绝不会对生态造成如此大的影响。”忻州市水土保持科学研究所一位高级工程师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鲁能晋铝宽草坪矿区露天挖煤,对植被、地表造成致命破坏,使该区域生命支持系统功能丧失殆尽,给330万平方米的山地带来生态灾难,如遇强降雨,滑坡、泥石流会给该区域造成严重后果。

  山西省生态环境研究中心一位不愿具名的专家对记者说:“鲁能晋铝非法开采露天煤矿,造成的生态灾难是山西近年来最严重的区域生态灾难之一。即使回填复垦,这里花上亿元资金用50年时间也难以恢复原始地貌。”

  2009年底,山西省政府办公厅在煤炭开采生态环境恢复治理实施方案的通知中,重申严禁可能诱发严重生态退化和环境灾难的采矿活动。鲁能晋铝董事长徐庆銮曾在公司一期工程投产仪式上称,公司作为山西大企业,对环境保护负有责任。而忻州市环保局一位干部对记者说“鲁能晋铝像一个被惯坏的孩子,野蛮成长。”

  记者从忻州市环保局得知,鲁能晋铝一期工程投入试生产后的一年时间内,不正常使用污染防治设施,擅自建设暗渠,夜间偷排生产废水,被依法追缴排污费5700多万元。2010年12月20日,国家环保部对鲁能晋铝发出行政处罚决定书,指出该公司一期工程项目2006年6月投入试生产,环保设施至今未经验收合格,责令其停产,缓期至2011年5月1日执行。

  国家发改委产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姜长云对记者表示,大企业参与西部大开发,如果以资源超常消耗和生态环境严重退化为代价,势必破坏西部地区可持续发展的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