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莱溢油未尽康菲被令速堵

2011-7-12 02:41 来源: 新京报
507 收藏到BLOG
  备受关注的渤海蓬莱19-3油田的溢油仍未完全封堵。国家海洋局昨天发布,前日国家海洋局再次登检溢油事故的平台,发现C平台仍有少量油花溢出,B平台附近海域仍有可能发生溢油的迹象。国家海洋局已严肃提出,康菲公司必须采取严格的措施,尽快查找漏油的真正原因,彻底排查溢油风险点,彻底封堵溢油源。

  上周通报已无明显漂油

  国家海洋局本月5日通报了蓬莱19-3溢油事件,国家海洋局表示,油田B平台和C平台的溢油分别于6月19日和21日得到基本控制。除B、C平台附近偶有少量油膜出现以外,海面已无明显漂油。同时,国家海洋局已要求康菲公司,继续查找B平台海底溢油确切原因,及早封堵溢油源。

  次日,康菲公司举行新闻发布会称,海底渗漏点已被全部堵住。

  平台附近再现少量漂油

  而国家海洋局昨天发布的最新检查结果却显示,油田的C平台仍有少量油花溢出,B平台附近海域仍有可能发生溢油的迹象。

  根据国家海洋局的通报,7月10日,国家海洋局海洋环保司、中国海监总队和北海分局有关监管人员组成联合检查组,再次登检蓬莱19-3油田发生溢油事故的B平台和C平台,监督检查相关溢油处置工作进展。

  联合检查组重点查看了溢油点封堵的情况,以及溢油风险源排查情况,实地检查了B平台的开排罐、闭排罐以及B平台漏油处,C平台钻台、采油树等溢油重点风险部位和生产流程。

  康菲被令提高维修效率

  国家海洋局称,在检查中,联合检查组发现C平台仍有少量的油花溢出,根据7月10日卫星遥感信息,在B、C平台附近再次出现油带。而且经进一步海底探测发现,B平台附近海域仍有可能发生溢油的迹象。检查组现场了解到,溢油原因的排查进展缓慢。

  对此,联合检查组严肃提出,康菲公司必须采取严格的措施,尽快查找漏油的真正原因,在安全作业的前提下,提高维修工作效率,彻底排查溢油风险点,彻底封堵溢油源。

  同时,联合检查组还明确要求康菲公司应按照相关法律法规的要求,将溢油的相关情况如实并及时地向社会公众公布。

  ■ 探访

  当地渔民发现寻油飞机增多

  海监部门称已构建全天候立体监控

  10日,本报刊发《渤海溢油海域仍在围油作业》一文,在漏油现场披露,声称已无漏油的蓬莱19-3油田附近仍可见浮油及大量清油船。

  尽管这两个平台溢油事故声称分别在6月19日、21日得到基本控制,但是近一段时期以来,仍有少量漂油在平台附近出现。昨日,再度漏油的情形得到国家海洋局确认。

  昨日上午,山东蓬莱,距事发地约70公里的海域上不断有直升机盘旋。当地渔民说,这几天直升机特别多。有蓝白色的,还有橙色的。依照以往惯例,蓝白色直升机隶属海监部门,而橙色的直升机则属于海上钻井平台

  “这些飞机是找油污的。”一位渔民说,“现在大家都知道,哪的海面飞机多,哪里就可能有漏油。”

  昨日中午,国家海洋局发布消息称,19-3钻井平台附近海域仍有漏油。据记者查阅,该海域系10日记者到达的海域,当日相关公司仍坚称,那里已无漏油。

  昨日下午,国家海洋局烟台监测中心办公室主任鞠炳胜确认了油田再度漏油这一消息。他说,现在,在事发油田蓬莱19-3周边,从天上到水面再到海底,都有海监队员。他强调,海监已安排了五条执法船、两架直升机和数名潜水员,对事发海域进行24小时三维立体监控。

  另据了解,除去上述措施,海监部门还启用卫星对事发水域进行监控。此外,海洋局还责成清污方使用三层滤网的围油栏在现场围油,以防油膜向四周漂移。相关评论见A02版

  ■ 说法

  中海油和康菲公司因溢油事件备受公众质疑

  “污染高危企业应派驻监管员”

  蓬莱19-3平台漏油后,中海油和美国康菲公司因未及时发布漏油信息广遭质疑。昨日,钻井平台再次发生漏油,公众对两家公司的不满再度升温。

  在北京,一网友对中海油及美国康菲公司发布消息的变化无常,表达了不满,“中海油的话,真是油话,油得不能再油了。前面刚说过不漏了,媒体一去,马上又漏油。”

  在烟台,教师张先生对两家公司处理此事的态度亦表达了质疑。经分析,他得出结论,两次向公众发布漏油消息的主体都是国家海洋局,而作为在第一时间就会知道是否漏油的企业,却一直不见消息公布。

  上海一位网友表达了不满后,提出了自己的建议――“派相关人员进驻这样的易发生污染事件的企业进行日常监控,我想效果应该会好些。”他表示,“在陆地上,这种监督模式并不少见。”

  已了解国家海洋局的表态,目前正在联络相关部门确认了解情况,在没有获得准确信息的情况下难以向媒体发布消息。公关部门将会在获取正确信息的第一时间告诉记者。在漏油事件发生第一时间,公司就成立了应急小组,这里面也包括了现场指挥、清污以及原因调查小组等组成部门。――康菲石油中国公司公关部门有关负责人

  目前确实还有一些清污船和围油栏在海上工作,海上油膜应该是没有了,但零星的油点还是有。目前公司还未从康菲石油获得最新的第一手资料,中海油一直也是督促对方及时如实披露信息,在事件处理上,中海油也是积极配合。――中海油股份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

  ■ 释疑

  “长岛海域浮油由来已久”

  曾发生输油管打孔偷油、擅自倾倒油污等现象

  蓬莱19-3平台漏油后,山东长岛县海岸开始频繁出现油污。媒体将此现象报道后,国家海洋局称,经初步判断,长岛浮油与平台漏油无关。

  上述消息的发布,引来了公众对浮油来源的疑问。“不是平台漏油,那油是哪来的?”

  昨日,在国家海洋局烟台监测中心,漏油事故应急处理小组一工作人员对此进行了解释。他说,长岛海域出现浮油的情况由来已久,造成此现象的原因错综复杂。比如,有人为了谋利,曾在输油管道上打孔偷油。还有一些船只违法在海面上倾倒船内油污。上述情况都会造成浮油出现。

  “这些情况屡禁不止。”他说,“就是处罚力度太小,最高才罚20万。”

  漏油事件发生后,事发海域部分地区出现海洋生物非正常死亡的现象,监测站综合科毕科长对此表达了自己的看法,“针对死亡的海产品,含海洋局在内的多个部门已介入调查。”他说,当下既然没有消息称海产品死亡与油污有关,公众就不必过分担心。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监测站已成立了海上和陆上两个应急监测小组。”毕科长说,现在两小组成员每天都要取样四次,以观察相关变化。

  对已污染海域海水受损程度,监测站的工作人员未予回应。他们表示,根据规定,海水从好到坏分四类,其间第三类海水就已无法与人类皮肤正常接触。一工作人员说,“劣四类比第四类还差。海里现在什么情况,想想就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