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农村用沼气减排CO2 卖碳指标获20万元

2010-11-08 08:25 来源: 中央电视台
849 收藏到BLOG

央视《经济半小时》栏目11月7日播出《碳交易迷局》,以下为节目实录。

  贵州省开阳县位于贵阳市郊,全县八成以上都是农业人口,是个典型的农业县。今年这里许多农民都拿得到了一笔意外的收入,20块钱。数虽然不多,但是来的却有些蹊跷,既不是农业补贴,也不是扶助资金,开阳县的很多农民直到现在,也没有弄明白这二十块钱到底是怎么来的。那谁给他们发的钱呢?

  贵阳市开阳县城关镇顶宁村村民 龚洋华

  龚洋华:沼气池给了20块钱,他们讲,外国人给我们的钱,买了我们国家的沼气池。

  他叫龚洋华,是贵阳市开阳县城关镇顶宁村的村民,也是贵阳市第一批领到20元钱的人,不过这20元钱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他至今还有些糊涂。

  龚洋华:他们通知我去开始,当时我们也不晓得开什么会,发了20块钱。

  早在前几年,城关镇就家家户户盖起了沼气池,村民们都知道有了沼气,可以节省煤钱和柴火,生活方便了很多,但是让龚洋华想不明白的是,自己家的沼气池,跟日本的企业有什么关系?不过,对于这20元钱的来历,开阳县农村能源环保办公室主任艾兴隆心里倒是有本明白帐。

  开阳县农村能源环保办公室主任 艾兴隆

  艾兴隆:从2002年到2006年第一批,已经开发成自愿减排项目。

  艾主任告诉我们,村民们得到的这20元钱,是村里卖碳指标得来的。在美国芝加哥,有一个碳交易市场,在那里,一个机构产生的温室气体减排指标,可以卖给另外一个需要减排指标的机构。贵阳市农村的农户沼气项目,因为少用了煤和柴火,减少了二氧化碳排放,节省下的碳排放指标就可以进行国际交易。前段时间,芝加哥气候交易所指定的一家机构对这里的沼气池使用情况和产生的碳减排指标进行了评估,县里最终与一家日本公司达成了交易。

  记者:这总共是多少钱打过来?

  戴主任:二十万零八千零四十。

  记者:这个分到每一户大概是多少钱?

  戴主任:每一户,每一口沼气池20元。

  现在,尽管20块钱已经攥在了手里,可村民们对碳交易,还是一头雾水。

  记者了解到,碳交易市场是联合国为应对气候变化、帮助发达国家履约而设计的一种新型的国际贸易机制。在欧洲和美州国家,碳交易已经变得越来越频繁。目前国际上的碳交易有联合履约(JI)、清洁发展机制(CMD)、排放贸易(ET)和自愿减排市场四种形式。

  联合履约和排放贸易是发达国家之间的碳交易机制,发展中国家只能参与清洁发展机制和自愿市场的交易。开阳县的之前的碳交易是在自愿交易市场进行的。艾主任告诉我们, 清洁发展机制项目需要经过过联合国的审查,相比较自愿市场的项目,他对沼气使用量、沼气池修建年份等指标要求都更高,碳指标的价格也比自愿市场高出好几倍。最近,他们正在进行清洁发展机制减排项目的开发。

  贵阳市副市长 帅文

  帅文:原来是按照每口20元这个进行交易的,现在我们希望能够适当的提高。”

  采访中我们得知,贵阳市投资了7000多左右,新建了140多个大中型沼气池,按照贵阳市的计划,一旦项目成功,每年将会减少碳排放量一万吨左右,至少能带来上百万元的收入。贵阳市农村能源环保办公室主任陆海告诉我们,之前开阳县在自愿减排项目上的20多万元收益,中介公司没有收取费用,今后项目如何分成,双方还在协商当中。

  贵阳市农村能源环保办公室主任 陆海

  陆海:我们原先最初的设想我们想至少能够三七开,农户得到七,但是在和中介公司正在商议的时候,还存在一些争议,所以说这个我们还是在和中介公司在商谈中。

  20元的意外收获,为开阳县的老百姓带来了意外惊喜。在国际碳交易兴起的五年多来,国内一些投资者也看中了其中的商机,投资发展清洁能源项目,希望通过联合国的项目审查,从碳交易中赚上一笔。他们的盈利情况怎么样呢?

  在云南省怒江州福贡县,我们见到了正愁眉不展的潘德海,他告诉我们,原本是计划靠碳减排指标交易得到一笔钱。没想到,一分钱没挣到,投资的一个多亿也被彻底套住了。

  云南省福贡县宏源水电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 潘德海

  潘德海:那是太气愤了,真是,一下子心都凉了。

  六年前,潘德海听说了碳减排指标交易的事,根据联合国清洁发展机制执行理事会的规定,水电属于清洁能源,每发一度水电都会产生相应的二氧化碳减排量,而这个减排指标可以拿到国际市场上去交易。

  潘德海:我们证实了这个项目清洁能源能得到联合国的注册,然后能得到买方给我们购买这个减排量。

  在经过一番考察之后,潘德海和他的投资伙伴们,看中了水能资源丰富的云南怒江。

  潘德海:我们当时测算了一下,回报率估计总占8%左右。如果像我们这个电站,装机两万二,一年能增加800来万的收入。

  在电站开工建设的同时,潘德海就开始了清洁发展机制的申请工作。不过,潘德海发现,清洁发展机制项目申请程序繁杂,在长达三年的时间里,他针对审核报告和专家的问题提供的材料有上百斤。

  恒远碳资产管理公司总经理 刘波

  刘波:比如说他提的,你节约了一吨煤是怎么节约,那么我就会去找很多官方的资料,或者是一些民间的资料或者是一些出版品,专家的一些文章都可以,来佐证我这个数据是怎么来的,有一些支撑文件,那么DOE说,OK,你这个问题我同意了,这个窗口才关闭。

  直到在2009年的3月,潘德海意外地看到了来自联合国的一份公告:他的项目申请被拒绝了。

  潘德海:花了这么多的努力,提供了这么多的相关的资料什么,付出了这么多的劳动,最终得到是一封冷冰冰的拒绝函。

  北京天擎动力国际清洁能源咨询公司董事长 朱京京

  朱京京:到09年的时候,这个联合国EB(清洁发展机制项目执行理事会)正式拒绝了这个项目,理由就是有效电量不符合他们所提出的要求。

  有效电量系数指的是电站实际的发电量与设计发电量的比值,联合国清洁发展机制执行理事会在2009年3月,要求申请的项目,有效电量系数必须达到百分之百。潘德海的水电站正是被这条规则卡在了门外。对这个拒绝的理由,潘德海有着说不尽的苦衷。

  潘德海:是我们申报之后才出台的一个政策,我们申报之前没有这么一个限制,说是有效电量系数要达到100%。

  潘德海告诉我们,最近这几年,受清洁发展机制项目的吸引,浙江投资客在怒江流域建设的水电站已经超过了30家。但是当地输电网的建设一直比较滞后,水电站发的电没法全部输送出去,当地政府只好采取了限制送电额度的办法,发电外输量只能达到百分之七八十。

  潘德海:我们根据设计也能达得到,根据设计,正常情况下。但是目前我们情况是,就是我们电站发展很快,网络建设这一块相对有点滞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