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量饮酒有益健康?真相未必如此

2016-10-17 14:10 来源: 环球科学/Jennifer Chaussee
330 收藏到BLOG

  适量饮酒有益健康似乎是一个公认的知识,但却出自一个受酒类企业资助的研究者。

  几年前,一位名为 Curtis Ellison 的研究员在波士顿大学公共卫生学院一个拥挤演讲厅的讲台上声称,他解决了一个高校公共卫生团队争论已久的问题:适量饮酒列是不是一种健康的生活方式。Ellison 向观众们给出了他的答案:当然是。

  你们之前应该有听说过 Ellison 的高谈阔论:每天一杯酒能改善心脏健康、延年益寿。在演讲中,他谈起活到111岁的著名越野滑雪运动员“野兔”Johannsen。据 Ellison 讲,Johannsen 提了四个长寿建议:不吸烟,多锻炼,别喝太多酒,然后他停顿了一下,接着说:“也别喝太少。”人群中顿时爆发出笑声和掌声。

  但 Ellison 的观点遇到了挑战。站在舞台另一侧的一位波士顿大学的同事,与 Ellison 在同一栋楼的教授 Tim Naimi ,他的观点没那么吸引人:饮酒显然是不健康的。与大众普遍观点不同,他不是针对酗酒人士,而是说即使适度饮酒,仍然会增大罹患癌症的风险。

  对于在公共卫生领域内的研究人员来说,这个观点并不奇怪。自2012年起,世界卫生组织就已经将酒精类饮料列为一级致癌物,即有证据表明饮酒会增大患癌风险。今年3月,新西兰奥塔哥大学预防与社会医学系 Jennie Connor 发表了一篇研究饮酒和癌症之间的相关性的论文,结论是“有确凿证据表明,酒精是导致身体七个(甚至更多)部位患癌的罪魁祸首。”该研究还将全球近6%的癌症死亡归结为酒精所致。

  美国的大多数酒精、癌症研究组织都在用微妙的“有风险”一词,而 Connor 直言的“导致”使她显得颇为与众不同。对于喝酒威胁健康这一看法,美国消费者和研究者不说不愿接受,至少也有点陌生。美国癌症研究所(American Institute for Cancer Research)曾调查公众对不同致癌因素的看法。奇怪的是,认为饮酒有致癌风险的不足一半,而有56%的人认为转基因作物可能会致癌,虽然没有任何科学证据可以证明这一观点。

  实际上,关于酒精影响身体的科学研究仍处于初期阶段。Ellison 与 Naimi 之争并不是一场排练:公共卫生界确实持两种观点,一部分人认为饮酒有益健康,另一部分人则认为要提防饮酒带来的风险。世界卫生组织指定将酒精与加工肉类和太阳辐射列同为一类致癌物,但没有说明剂量与风险程度。同时消费者面还被灌输相反的信息:适量饮酒能提高“好胆固醇”水平并降低心脏病(美国最为致命的疾病)的风险。

  “我们之中的很多人都会喝酒,我们真的很希望喝酒是对我们有益的,” Naimi 说。“但各地的相关研究在过去几年确实销声匿迹了。”自从 Ellison 两年前在麦克风前做了信誓旦旦的演讲后,Naimi 和许多他的同事都致力于反对“饮酒有益论”,称这一理论是由商业资助的研究者吹出来的,其目的是要把消费者的注意力从罹患癌症风险的事实中引开。

  被扭曲的酒科学

  早在1991年底,Ellison 在60分钟(60 Minutes,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电视节目——编者注)里分享了关于红葡萄酒和心脏健康的新发现,这一观点即开始传播 。这番理论背后,是多年来对适量饮酒者与不饮酒者的观察研究。一些研究发现,适量饮酒者其实比不饮酒者健康。

  但近年来,酒精研究学者如 Connor 和 Naimi 批评说,之前的研究存在“病退者”偏差,即与适量饮酒者做比较的部分不饮酒者实际上是从前酗酒或因病无法继续喝酒的人群,因此他们一般比健康的适度饮酒者更易得病。当 Naimi 把以上偏差都列入考虑范围进行荟萃分析时发现,该研究仍表明适度饮酒者的心脏确实比不饮酒者的更健康,但差异已经远远不如原来那么明显。

  Ellison 说最近的研究已经更为细致,避免了这些偏差。但文献中的偏差不只源于“病退者”。在2014年的夏天,英国学术期刊 Addiction 上发表了一片尖刻的社论,揭发 Ellison “收受酒类行业供自由使用的科研经费”,他在波士顿大学的研究受到这笔经费的支持,而其领导的研究团队则发表文章鼓吹饮酒有益健康。

  该杂志已经不是第一次揭露酒类学术界与产业界之间的暧昧关系。一些贸易组织,诸如最大的酒类游说机构蒸馏酒理事会,经常代表酒类行业与监管机构和研究人员合作。一些研究人员会继续在该行业链工作。 Samir Zakhari 是美国国家酒精滥用和酒精中毒研究所(US National Institute of Alcohol Abuse and Alcoholism,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酒精研究部门)的前主任。他从 NIH 退休后就去了蒸馏酒理事会工作。

  该理事会并不认可揭示酒精和癌症之间联系的最新研究成果。理事会发言人 Frank Coleman 表示,大部分的荟萃分析都是有缺陷的,会向最优选的数据点倾斜。

  酒精研究的困扰

  这些偏差对酒精与健康科研成果的有效性构成了直接挑战。但即使没有这些偏差,饮酒的本质仍然使其极难得出可信的结果。包括癌症在内的健康风险源于多种因素复杂的综合影响,例如生活方式、年龄、遗传的易患病体质,这些因素会对每个个体产生不同的影响。

  例如,那些每天都会喝一点葡萄酒的人,往往会坐下来边吃饭边喝。而这些人大多富有且社会地位较高,Ellison 认为,这正是他们更健康的原因。而喝啤酒的人往往更容易酗酒。

  研究酒精对人体的影响时,很难抛开这些因素的影响。“我们不研究啤酒或葡萄酒的具体性质,” Ellison 说,“我们研究喝酒的人。”Kenneth Portier(在美国癌症协会指导统计和评估项目的负责人)说,即使低热量啤酒也有大量无营养的卡路里,喝太多会导致另外一种风险——肥胖。”

  Ellison 并不否认酒精和癌症有联系,但他认为这种联系只存在于酗酒者身上。那么新问题来了:怎样才算是适量饮酒?如何在大量体型不同、新陈代谢状况和社会经济背景千差万别的受试者中研究适量和大量饮酒者?为了引导人们做出明智的决策,研究人员要从非酒精行业收集资源进行随机研究,以在过去几十年的数据中分离出酒精对身体的影响。

  Naimi 说,即使是目前不算完善的证据也表明约15%的乳腺癌死亡与酒精有关。仅在美国,每年就有近2万的癌症死亡要归因于酒精,而美国的饮酒人数还不是世界上最多的。同时,精酿啤酒市场已经成长为223亿美元的产业,而且世界上两个最大的酒精公司百威英博和 SAB 米勒正在准备合并。我们何时才能就酒精对人体的影响达成一致?最好就现在。

  不美好的真相

  Connor 对于现有酒精研究的分析是关于酒和癌症的议论的一个转折点。但是,即使你已经认定酒精会导致巨大的公共健康风险,你仍然须要说服饮酒者接受这一事实。告诉人们饮酒对他们有好处比告诉他们饮酒没好处并解释原因要容易得多。

  “我们往往觉得熟悉的东西风险较低,” Portier 说。“酒精会出现在我们中的大多数人的一生中,而且我们认识些喝酒的人,他们还没死。”

  当下的消费者会接收到相互矛盾的信息,这样一来传递明确的公共健康观念就更为困难。Susan Brown(在 Susan G Komen 负责健康教育活动)说,每天喝酒的女性患乳腺癌的风险会比不喝酒的女性增长约7%,人们听说了酒精和乳腺癌之间的关联往往感到感到惊讶和失望。她说,很多时候,他们听说过适量饮酒对身体有好处。“这可能会混淆或掩盖真相。”

  所以现在,像 Susan G Komen 和美国癌症协会之类的健康组织只是简单强调饮酒“适度”。从公共卫生方面来讲,适量定义为女性每天一杯、男性每天两杯(把一杯理解为一杯葡萄酒或一瓶度数相当低的啤酒,而不是双料马丁尼)。

  但对于大多数消费者来说,提到适量的概念最容易想到的是酒类行业的宣传语:“理性饮酒”。这是在提醒消费者不要喝太多,但实际上并没有定义太多到底是多少。“我有时担心酒厂为了自身利益在扭曲人们对风险的认知。” Portier 说。

  这就是该政策发挥作用的时候了。比如,英国卫生署的饮酒建议原本是“适量饮酒是安全的”,不久前也承认“即使你每周摄入14个单位(140mL)以内酒精也可能导致一些严重的疾病,包括某些癌症。“虽然适度饮酒的风险很低,”他们写道,“但只要你保持喝酒的习惯就不可能完全安全。”

  回头看看周围关于烟草的公共卫生信息,你会发现他们都在传递一个简单明了的信息:不要吸烟。吸烟吸多少都会有风险,所以没有适度这一说。然而饮酒的建议让人捉摸不透:不要喝太多。一定要了解对你而言多少是“太多”,还要估量你个人生活中的其他风险因素以降低饮酒带来的风险。这并不是一个容易让人记住的公益广告。但是,在这个饮酒与文化紧密相连的世界里,这可能是最好的选择。

  “这一切都归结为对风险的感知,以及你想要怎样的生活。” Portier 说。例如,有些人患心脏疾病的风险比癌症高,相比有家族乳腺癌史的人,他们可能会更倾向于每天晚上喝一杯红酒。“人们应该能自己决定自己要喝多少,” Naimi 说。“但我确实认为人们在这一点上的认识还有待加强。”

  为了达到这个目标,Naimi 将开展一个长期,全面,随机的研究。各方都十分期待这次研究的结果。蒸馏酒理事会的酒精专家 Zakhari 说,调查对象长期的饮酒习惯十分重要,因为肿瘤通常发展得非常缓慢。这些研究总是调查女性:“你上周、上月、上年喝了多少?”他说:“但癌症20多年前萌发的原因跟他们上周或上个月或去年在做什么根本无关。这就像有人今天食物中毒,但医生问他们在1980年吃了什么圣诞大餐。”

  但并不是说这完全不起作用。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百威英博和帝亚吉欧(又一重量级酒类生产商)正计划与另外数家酒类公司合作,为一个着眼于饮酒对健康的影响的随机研究捐款,研究将由 NIAAA(Zakhari曾经任职的同职能政府部门)实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