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拟推八校联考PK清华七校 自主招生名校分两大阵营

2010-11-20 23:29 来源: 新闻晚报
收藏到BLOG

  11月17日,记者从北京大学招生部门获悉,北大拟联合复旦、港大、人大、南开和厦大等国内八所名校,由北大统一命题,推出“自主招生八校联考”,目前具体办法尚在商讨当中。不过,复旦大学昨晚表示,暂不对此事做回应,并称在上海高中颇有影响力的自主招生“千分考”不会轻易取消。

  业内专家分析,如果此次联考成型,将和清华、交大等校的“六校联考”相抗衡,成为中国高校自主招生最具吸引力的两大阵营,这将有利于推进我国打破统一高考、实行自主招生的改革进程。

北大:顶级名校将分两大阵营

  这几天,多个教育论坛上流传一篇“八校联考VS六校联考 自主招生进入战国时代”的帖子,众多考生和家长对此热议纷纷,并迫切希望知道消息的真伪。17日,记者从北大上海招生组负责人林纯镇教授处获悉,这一消息属实,北大正在和另外七所顶级名校讨论此事,且已获得各校的初步同意。其余七校分别为复旦大学、香港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南开大学和厦门大学,它们共同委托北京大学命题。如果不出意外,明年年初首次联考就将和考生见面。

  对于这一消息,不少考生戏言,从此名校自主招生将分为两大阵营,即以北大为首的联盟,和以清华为首的联盟。他们还发现,北大联盟的高校多以人文类学科为强项,清华联盟高校则以理工类学科为强项。林纯镇教授也表示,两大联盟的确各有特点,分别多为综合类高校和理工科高校,除了南京大学和北航正好和联盟的学科特点相反。他认为,两大联盟的形成对于考生极为有利,将为他们在经济上和精力上大大减负。他还表示,“八校联考”的试题可能由北大统一命题。

  不过,对于北大的“八校联考”说法,记者试图向复旦招办确认这一消息时,复旦方面并未出面核实,并表示暂不对此事做回应。同时,针对“八校联考后,由北大出题,复旦独具特色的自主招生 ‘千分考’将可能取消”的传言,复旦招办表示“没有这种说法,千分考不会轻易取消”。

高中:部分考生暂停千分考复习

  “昨天,我们从网络上获悉,复旦要和北大等学校组成八校联盟,联合举行自主招生测试,我们暂时停止千分考复习,等待联考政策、测试方式的发布。 ”17日,上海交大附中的高三仲同学告诉记者,同学们知道这一政策后,都持观望态度。往年,11月初,各大高校都会陆续发布自主招生政策,今年的政策迟迟未公布,这可能预示着有大的变动会公布。

  17日,记者从位育中学、南洋模范中学采访获悉,部分高三学生已经找出去年的北大自主招生的试题。高三学生黄同学告诉记者:“如果真的实行八校联考,并共同委托北京大学命题,试卷的形式会和往年的北大自主招生的测试相仿,这也成为很多同学复习的依据了。 ”

  对此,业内人士建议考生还是不要自乱阵脚,应继续复习“千分考”。假设“千分考”不取消,则对想要报考复旦自主招生的学生来说,即使考试形式再改革,对考生实际造成的影响也不大。当前教育部尚未对各校自主招生政策进行批复,在各校自主招生政策正式发布前,仍然会存在很大的变数。因此,建议考生“以不变应万变”,不要“自乱阵脚”。

培训班:已提前打出八校联考广告

  尽管“八校联考”的消息还未最后敲定,记者发现,不少培训机构反应异常迅速,已提前打出“八校联考”的宣传广告。

  记者在最先发布 “八校联考”这一消息的北京某培训机构网站上看到,他们将在11月27日举办一场有关 “八校联考的试题风格和应对策略”的讲座,“邀请曾经参与北京大学自主招生工作的某老师,帮助高三的学生和家长了解最新动向,把握应对策略。 ”昨天,另一家在本市开展自主招生笔试辅导的培训机构也宣称,一旦确认复旦加盟“八校联考”,该机构将免费为参加“千分考”培训的学员提供最新针对“八校联考”开发的全套课程资料,并承诺“保证在最短时间内将关于八校联考的政策信息、考试内容、考试题型、技巧等全部传递给大家。 ”

专家:不同联考集团竞争是好事

  “自主招生联考的这种变化,相对于统一高考来说,是令人惊喜的。 ”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教授分析说,这让他想到了美国的SAT考试,SAT考试最初只是一种智力测验,后来,哈佛大学把这个考试推广应用于所有申请哈佛大学的学生。之后,在哈佛的呼吁下,越来越多的大学采用这一考试,作为申请入学的基本条件之一。“如果我国高水平大学联考,能按照这一路径发展,将有利推进我国打破统一高考、实行自主招生的改革进程。 ”

  在熊教授看来,他十分乐于看到五校联考变为“六校联考”、甚至“十校联考”的格局,更希望有其他联考出现,诸如,某校退出某一联考,加入另一联考,或承认另一联考的成绩——将给考生提供更多的考试选择,使“高水平大学联考+自主招生”的高考模式走向成熟,真正打破一考定终身的高考格局。

  “八校联考”的消息传出后,弄得考生们人心惶惶,熊教授也有自己的看法,“从教育改革来说,一项改革是应该提前至少两到三年时间告诉公众的,以便学生做好准备。”熊教授说,但现在的改革都比较仓促,弄得学生和家长普遍存在“改革焦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