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凡:创造条件让她们为国出力

2011-3-09 08:46 来源: 科学时报
收藏到BLOG

美国杜克大学教授王小凡:创造条件让她们为国出力

  王小凡清楚记得,10年前,当他第一次到清华大学座谈时,一位女生的问题让他震惊:“在中国,这么多的女生上大学、读博士,比如在座的有一半是女生,但教授中的女性却非常少,我觉得我们将来没有前途。”

  今天,在中国两院院士中,女性所占比例也只有5%;在“973”项目中,女性首席科学家的比例不到10%。

  王小凡和妻子董欣年是武大同学,他们共同赴美留学,攻读博士、进行博士后研究,之后在杜克大学做教授、成家立业抚育孩子。两年多前,两人先后被聘为杜克大学讲座教授。在2011年国际妇女节来临之际,王小凡接受《科学时报》记者采访。

  他说:“最大限度地发挥女性科学工作者的才智和创造力非常重要。女性在科学界所占比例一直较小,最近二三十年,美国的大学和研究机构都以积极的方式改变这种情况。今天,与美国相比,中国女性在科学界的代表数仍然很少。女科学家面临事业和家庭平衡、学术成长等问题,但这些问题是可以解决的,关键是我们要以积极的态度和方法来正视这些问题。”

  “为女科学家创造更好条件”

  “作为研究人员,我们都面临家庭和孩子的责任,这个时候,国家、大学和研究机构、家庭和个人,都应该积极行动起来,真正帮助她们解决问题。在杜克大学,这是作为一个政策问题来抓的。”王小凡说。

  针对女性学者面临的问题,杜克大学教务长设立了“教员多样化常务委员会”,要求大学在寻找和聘请教授的过程中,在同等条件下积极聘请女性和少数民族,并尽力主动帮助解决其配偶的工作问题。

  在家庭和事业问题上,2002年秋,教务长创建了带薪休假体制政策,即在出现重大生活事件,如孩子出生或领养、个人遇到严重健康问题或直系亲属出现健康危机或死亡时,带薪休假一学期,同时自动延长职位晋升的时间期限。

  该校也在教员的家庭和事业问题上作出回应:将儿童托管中心增加一倍,投资社区幼儿园,让学校雇员有优先权;制定了第一个育婴假,创建了更灵活的工作安排,在工作场合对女性的平等和尊重给予更多关注;以该校当初女子学院创始人爱丽丝·鲍尔温之名,创建为期4年的女性领导项目——鲍尔温学者,培育女性领导能力。

  美国联邦政府规定,组织学术会议申请联邦经费,会议的共同主席一定要有女性,演讲者中女性也要占相当比例,否则申请报告不予受理。王小凡说,推动和支持女性,不是设立指标或拔苗助长,而是指在同等条件下,优先考虑女性,增加女性代表,不够资格是不能被拔高的。

  “通过这些政策和具体措施,现状有很多改变,比如美国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协会现任主席是斯坦福大学的一位女教授,有100多年历史的《生物化学期刊》新当选的主编也是一位女教授。在杜克大学,我们的医学院院长、副院长,以及刚任命的文理学院院长,还有几个系主任,都是女性。”

  相互支持 实现梦想

  王小凡至今记得,在麻省理工学院做博士后时,导师罗伯特·温伯格给他的忠告:“一个人走完一生的路时,回过头来看,不光只是给科学作了贡献,同时也应该为自己的家庭感到幸福。”

  女性学者在追求事业的黄金阶段,也正处于承担家庭责任和生育孩子的阶段,而且,她们的丈夫很可能在事业上也有同样甚至更高的雄心壮志,在种种压力下,不少优秀的年轻女性学者出现严重的心理问题,甚至患上抑郁症。

  王小凡认为,这确实是个问题,但可以处理好。在家务事上,他和妻子分工协作,妻子做饭、打扫房间,他洗碗、洗衣服;孩子小的时候,妻子平时晚上陪孩子读书,他周末陪孩子看卡通片或运动;周末购物和花园劳动则是两个人一起做。

  在忙得不可开交时,是否想过让妻子呆在家里呢?“从来没想过。”他说,“有事业心的女性,你让她呆在家里,家庭不见得会幸福,因为她总会觉得自己没有实现梦想。有能力的人,你要让她有机会实现自己的愿望,否则最后她会抱怨,从而影响家庭关系。在一个人特别忙的时候,另一个人就多做一点,互相体谅,共同承担,问题就解决了。”

  谈到自己的妻子,他说:“我们是大学时代的同学,我知道欣年有很强的愿望做自己的事业。真正的爱情体现在互相尊重,知道对方的愿望是什么,帮助对方实现一生的追求和愿望。”

  女性学者非常宝贵

  今年2月,45岁的清华大学物理系毕业生高海燕出任美国杜克大学物理学系主任,王小凡很高兴,他说:“海燕真不简单!物理学界本来女性就比较少,她还是个外国人,能做到这种程度,了不起。她是非常敬业的人,同时也负有培养孩子的责任。”

  但从中国到美国,王小凡总是看到这样的事情:妻子和丈夫一块读了博士、做了博士后研究,之后,尽管妻子完全有能力,但没有争取去做独立的研究,而是帮助丈夫管实验室,让丈夫往前走。过了40岁或50岁后,妻子开始感到遗憾。“我们也有朋友因这个原因离异。两个人应该尽量互相帮助,实现对方的梦想,这才是夫妻感情的基础。”

  回到10年前清华女生提出的问题,他说:“这么多女生上大学、攻读研究生,国家投资了这么多,她们自己也努力了,当然希望她们能发挥作用,而不是中途退出。从政府、学校、家庭到个人,都要努力支持和帮助她们。”

  几年前,当王小凡获知国内的女性学者会比男性学者提前5年退休时,非常生气。他说:“从实际情况看,比如生物医学领域,一方面培养一名生物学家的时间越来越长;另一方面,这是一个实验科学,经验非常重要,而女性科学家实际上更坐得住,更能够静下心来做深入系统的研究,所以从长远来讲,她们的学术生涯会越来越长,这也是中国目前最需要的一批人。应该创造条件,让她们为国家出力。”

  最近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改变了过去对申请杰出青年基金人员年龄一刀切的做法,对于女性申请人的年龄限制适当放宽,并考虑了到她们在抚养后代上对事业发展带来的影响。这些都是值得称赞的具体措施。王小凡希望类似的鼓励性措施也能在其他一些有关政策上体现出来,从而为更多的女性科学家成长创造条件。

  女性科学家的教育: 理想的树立和传承

  王小凡指出,在国内,从一个学生的角度来讲,从小受到的教育是:要做对国家、对社会有用的人才,为祖国的发展强大作出贡献。可是随着年纪的增大,接触社会越来越多,“理想和目标”反而被越来越忽视了。在国内浮躁的氛围下,有相当一部分女生并不是为了科学事业来读研究生,而是为了找个不错的工作,或仅仅为嫁个好人家。所以女性科学家的缺失,一方面是社会家庭给予的阻力,另一方面,女性自身对于事业追求的决心并没有被充分激发。同时,她们也很难在身边看到成功的榜样,从而树立对未来事业的信心。

  在美国,从大学甚至中学开始,就有专门的项目鼓励女生投入科学技术事业,并帮助她们树立远大的事业理想。比如杜克大学的“科学工程学女性”项目会定期组织活动,请事业成功的女性开讲座,和学生一起交流女性事业发展的经验。很多学校和学术机构为女性设立了专门的奖学金或奖项,鼓励她们投身科学事业。比如美国癌症研究协会每年都会颁发一个特别奖项——“女性癌症研究夏洛特—弗兰德纪念讲席奖”,奖励在该领域作出杰出贡献的女性科学家。

  “我们自己的大学和研究机构,也可以借鉴这些经验,给予科学和工程领域内的女性学生更多鼓励和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