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散X荧光光谱仪为古董收藏掌眼

2011-7-11 11:00 来源: 金羊网
2775 收藏到BLOG

青花五彩鱼藻纹盖罐被放进光谱仪检测

青花五彩鱼藻纹盖罐被放进光谱仪检测

  云南古陶瓷科学检测实验室首次走进珠海。能量色散X荧光光谱仪可以鉴定陶瓷胎土、彩、釉的组成物质属于哪个年代、哪片区域给出客观的数字依据。

  一大早,郭汉东就开始折腾他那些古董宝贝。毒辣辣的太阳下,那些青花大罐、粉彩大瓶、龙泉青瓷摆了一地。云南省收藏家协会古陶瓷科学检测实验室主任沈华友带着一群助手也跟着一起忙乎,浑身湿透。5天来,他们每天都要搬50-60箱的收藏品上机检测。

  一只青花五彩鱼藻纹盖罐被小心翼翼地放进能量色散X荧光光谱仪,光谱仪采集的数据被传输到手提电脑,自动与中科院的数据库进行分析比对。10多分钟后,这只青花五彩罐胎、彩、釉所含的16种微量元素含量显示出来。检测结果,这只大罐的相关成份与16世纪早期(1501年-1600年)青花五彩瓷器数据符合较好,氧化锌偏高(0.552%),属景德镇窑产品。郭汉东说,10年前,同样的明代青花五彩鱼藻纹盖罐在香港拍出4400万元。这天上午共检测了15件,件件都是真家伙。

  郭汉东收藏古玩30多年,有6000-7000件藏品,有3000多件经过了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的鉴定,其中有一批被鉴定为国宝级,国家一级、二级文物更是不计其数。现在,郭汉东请来科学仪器挑战自己和众多专家的眼力。

  云南古陶瓷科学检测实验室是第一次走进珠海。沈华友说,“眼学”一直是中国古陶瓷鉴定中最重要的手段。然而每个人的眼力不同,对同一件陶瓷的鉴定往往有不同的结论,影响了收藏及艺术品投资市场。上世纪50年代以前,能量色散X荧光光谱仪在许多领域就已经是很成熟的技术,那时多是应用于国防和材料科学。从50年代起,中国开始把这一技术运用于古陶瓷鉴定。有关古陶瓷的相关数据也是从那时起开始积累,由中科院建立了数据库。目前,国内只有故宫的实验室和云南省收藏家协会古陶瓷科学检测实验室的能量色散X荧光光谱仪与该数据库联网。能量色散X荧光光谱仪可以鉴定陶瓷胎土、彩、釉的组成物质属于哪个年代、哪片区域给出客观的数字依据。只不过以前能量色散X荧光光谱仪的工作舱很小,只能放进茶杯大小的瓷器,现在则可以放进直径65公分的大器。沈华友说:“‘目鉴’与‘科鉴’相结合已成为一种趋势。故宫博物院也成立了科学检测实验室,也有能量色散X荧光光谱仪。当专家委员会对某一物品鉴定有分歧时,就以科技手段给出最终结论。仪器给出的是客观数据,一件藏品的历史价值、文物价值、艺术价值和市场价值还要靠‘眼学’解决。”

  云南省收藏家协会古陶瓷科学检测实验室是一家半官方机构,从2008年在国内率先开始为民间收藏家鉴定藏品。光谱仪可以检测元素周期表中除液态和气态元素外的所有元素。上一次机要980元。

  郭汉东的办公室已经堆了一地已经检测和准备检测的藏品。沈华友先以“眼学”鉴定方式对每一件藏品作出大致判断,然后实验室的工作人员先测量一件件藏品的高、宽、底、口,然后才放进仪器。沈华友说,能量色散X荧光光谱仪的核心是一根衣针大小的镭棒,这根镭棒是有寿命的,大约可使用1万小时,以后就会衰减,所以要更换,换一支要6-7万美元,同时也是为顾客着想。有些藏品一看就有问题,或是产自民窑,价值不高,就没有必要上机。

  记者看了一个上午,大约检测了15件藏品,除了那只青花五彩鱼藻纹盖罐,最大也是最值钱的是一件晚清的青花云龙纹石榴尊,据估市价上千万元。

  已经完成检测的200多件藏品,有些已经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的鉴定,仪器的检测结果与专家“眼学”鉴定结果吻合。其余大部分也符合郭汉东的判断,只有几件他打了眼。不过这几件也都是古仿,非今人作品。

  南京博物院研究员霍华说:“高仿瓷虽然可以按照已测试出的出土瓷化学成分配方,但微量元素是无法配入的。”有专家说,能量色散X荧光光谱仪是赝品的克星,因为在赝品中加入多少微量元素使之“正合适”是造假者做不到的。造假者是否可以把古瓷粉加入伪作中,以假乱真呢?沈华友笑了,说这是不懂材料学。因为瓷土的成份主要是硅酸盐,也就是水泥。你能把房子拆了还原成水泥吗?这就好比炒熟的鸡蛋不可能还原成蛋。还有人说,对付仪器可以“接胎”,半真半假。沈华友说:“那个只能对付‘热释光’检测法,对能量色散X荧光光谱仪无效,因为光谱仪全面检测胎、彩、釉,‘接胎’就会露馅。”

  既然能量色散X荧光光谱仪如此灵验,每条古玩街或古玩店放上一台,收藏者就不怕打眼了。沈华友笑说:“这样一来也就没有‘捡漏’了,中国的收藏文化中,‘捡漏’,雾里看花是收藏者的一大乐趣。”此外,由于能量色散X荧光光谱仪中有放射性物质镭,所以国家有关部门对其有严格的监管,不可能让它“遍地开花”。

  云南省收藏家协会古陶瓷科学检测实验室从2009年开始走出云南。此前,不少收藏爱好者带着宝贝千里迢迢到云南请他们检测,收藏品在运输过程中常发生损坏。2009年,实验室开始“中国民间藏品科学鉴定万里行”,第一站就是广东。从汕头、揭阳、普宁,到深圳、广州、番禺、佛山、中山等珠三角城市。郭汉东也拿了几件收藏品赶到番禺,上机检测。

  这一次,郭汉东准备挑选500件藏品过过光谱仪的法眼。以每件藏品检测时间10-20分钟计,完成500多件藏品的检测需要10天。尽管郭汉东的3000件收藏已经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鉴定,史树青、李炳辉等大家为他的藏品下过结论,但坊间仍有不少人质疑,郭汉东这次要让科学为自己的藏品作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