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低碳世界城市之路仍漫长

2010-7-12 09:10 来源: 《科学时报》
1536 收藏到BLOG
  在其他世界老牌城市都将煤炭这一能源品种排到最后一位甚至抛弃时,而煤炭依旧是北京能源的 “主力军”。

  高碳能源在北京的能源结构中占有较大比例;第二产业在北京的产业结构中仍占有相当比例;私家车在北京的出行方式中占有的比重过高;废弃资源的综合利用在北京的废弃物管理方式中比重过低……

  全球金融风暴以来,经济发展模式的转型被提上前所未有的高度,以低能耗、低污染、低排放为基础的“低碳产业模式”将成为未来经济的主流模式。在这种背景下,“低碳世界城市”已成为北京发展的题中之义。

  按照《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04―2020)》,北京城市发展目标分三步走:第一步:2004年至2008年,北京要率先在全国基本实现现代化,构建现代国际城市的基本框架;第二步:2009年至2020年,全面实现现代化,确立北京具有鲜明特色的现代国际城市的地位;第三步:2021年至2050年左右,北京将建设成为经济、社会、生态全面协调发展的可持续的城市,进入世界城市行列。

  然而,北京的都市功能定位、城市布局、城市管理、基础设施建设、建筑风格、环境保护、社会服务等等,使《规划》在现实面前显得有些苍白无力。“北京距离世界城市的目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世界生产力科学院院士、清华大学教授、北京节能环保促进会会长王维城说。

  产业结构有待进一步升级

  据王维城介绍,当前北京的能源结构是,煤炭占33%,油品占28%,外调电力占22%,天然气占12%,还有一些其它能源。

  这与煤炭占比达70%的全国能源结构相比,已经难能可贵了。

  “但是北京的能源比重和老牌世界城市区别较大。”王维城直言。

  王维城介绍,伦敦以天然气为主要品种,大概占能源的一半,其次是电力和石油;纽约的能源品种的排序为石油占40%,天然气占28%,煤炭只占6%左右;东京的石油、天然气、电力三分天下,基本上排除煤炭。

  在其他世界老牌城市都将煤炭这一能源品种排到最后一位甚至抛弃时,而煤炭依旧是北京能源的 “主力军”。

  “北京大气污染年平均浓度高于任何一个老牌世界城市。”王维城说。

  据2006年资料显示,伦敦大气污染年平均浓度为0.0125毫克/立方米,纽约为0.027毫克/立方米,东京为0.005毫克/立方米,而北京2007年0.047毫克/立方米,显然高于东京、纽约和伦敦。比较突出的可吸入颗粒物,伦敦为0.027毫克/立方米,纽约为0.082毫克/立方米,北京是0.148毫克/立方米,北京是其他老牌世界城市的3倍到4倍。

  “北京可吸入颗粒物和二氧化碳年平均度明显高于伦敦、纽约和东京,特别在供暖季,这主要是由于煤炭在北京的能源结构中有较高的比例。”王维城表示。

  在王维城看来,影响城市温室气体排放和碳排放的因素有很多,其中包括城市的能源结构、产业结构、居民消费模式、交通出行方式、废弃物的管理方式等。

  王维城认为,高碳能源在北京的能源结构中占有较大比例;第二产业在北京的产业结构中仍占有相当比例;私家车在北京的出行方式中占有的比重过高;废弃资源的综合利用在北京的废弃物管理方式中比重过低等等,“这都是导致北京市温室气体排放增加的原因”。

  而在人均碳排放方面,记者发现,虽然我国的人均碳排放低于世界老牌城市所在的国家,但在其他老牌城市都与自己国家碳排放接近时,北京却明显高于我国的人均碳排放。

  资料显示,英国人均二氧化碳年排放量为9.1吨/人年,伦敦与英国人均排放量相近;美国人均二氧化碳排放量为19.3吨/人年,纽约为美国人均排放量的43%;日本全国人均二氧化碳排放量为9.6吨/人年,东京为日本人均排放量的68%。

  “北京的情况不容乐观,明显高于全国人均排放量。”王维城说,2008年我国人均二氧化碳排放量为5.3吨/人年,而北京为全国人均排放量的1.3倍多。

  “北京的数据是2008年统计的,而英国、美国、日本都是2005年的数据,我们2008年的数据和其他国家2005年数据比较还是有差距的。” 王维城说。

  王维城坦言,“北京仍处于城市化、工业化的历史阶段,产业结构有待进一步优化升级,第三产业的比重需要进一步提高;工业节能、建筑节能、交通节能、居民生活节能有待进一步加强。”  

  要走有自身特色的路

  “北京作为最大的发展中国家的首都,现在提出来要创建世界城市这样一个远景目标,艰巨性和挑战性可想而知。”王维城告诉记者。

  在王维城看来,北京要创建世界城市,在定位、道路、发展模式上应该有自己的特点。

  第一,应该符合时代的要求――“绿色”、“低碳”。“在应对全球气候变化,促进人类可持续发展方面,北京应该为世界作出自己的贡献。”王维城说。老牌世界城市伦敦、纽约、东京,它们在发展经济过程中都经历过“先污染、后治理”的道路,今天全球二氧化碳浓度达到385ppm,是工业革命前的1.5倍以上,这主要是发达国家历史上高额碳排放的结果。

  第二,应该具有中国特色和地方特点。北京拥有三千年建城史,八百年建都史,是享誉世界的历史文化名城,不能简单地单纯地拼经济指标,要符合科学发展观,坚持“人文、科技、绿色”三大理念相结合创新的价值观。

  第三,21世纪的新建世界城市,生态环境应该成为重要指标。“越是后发展,越要先规划;越是后发展,越要注重生态环境。”王维城指出。21世纪的世界城市应该是最宜居的绿色家园,在生态环境方面,应该是具有国际吸引力和示范能力的国际大都市。

  王维城直言:“北京在定位、道路、发展模式上虽有一定成绩,但仍有较长的路要走。”

  针对北京应如何建设低碳世界城市的问题,王维城认为:首先,北京的能源结构需要进一步优化。目前33%的煤炭比例,应坚决压缩到25%以下,并要努力改变供暖方式。

  其次,加强超高压电网建设,大幅度提高外调电力的比重。特别是建设智能电网,提高终端用户用电效率,充分吸纳本地可再生能源。

  第三,大幅度提高天然气比重,合理利用天然气,大力发展可再生能源。同时,推进绿色交通,采取有效措施控制北京市的机动车总量,把节能减排真正变成全社会的共同行动。

  “希望北京市能够发挥国家循环经济试点引领作用,多管齐下,把北京市打造成为全国的示范区,真正成为世界上有重要影响的节能、低碳、循环和生态型的城市。”国家发展改革委环资司巡视员何炳光提出期盼:“要使循环经济作为一种新的经济发展方式,真正成为经济结构调整的重要抓手。”

  循环经济一头连着资源,一头连着环境,实现经济增长、资源节约、环境保护的有机统一,是解决资源环境约束的根本性措施。国家把单位GDP能耗增加值等作为约束指标,纳入到了“十一五”规划的指标体系当中。

  今年既是“十一五”收官之年,也是谋划“十二五”之年。

  何炳光透露,国家相关单位下一步要研究建立以资源产出率为核心,科学评价各地区循环经济发展水平,并把资源产出率作为“十二五”规划的重要指标。

  “北京创建21世纪的世界城市,不能复制老牌世界城市的发展道路和模式,要走低碳发展、绿色发展、发展循环经济的道路。”王维城强调,“彰显古都风貌和传统文化的精髓,应该是北京建设世界城市独一无二的优势,北京低碳世界城市之路虽然漫长,但我们必须坚持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