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非法垃圾焚烧场藏身林地

2010-8-26 10:50 来源: 南方日报
966 收藏到BLOG

焚烧电子垃圾会产生剧毒致癌物质二恶英以及多氯联苯、汞、铅、砷、镉等有害物质

笼罩在毒烟中的树木大面积枯萎。

  野鸡垃圾焚烧场藏身林地

  日处理电子垃圾上百吨,排放毒烟已“至少一年”

  冲天火光刺破暗夜,黑色浓烟弥散开来,夹杂着令人窒息的焦臭味。

  这里是一处藏身于广州市花都区狮岭镇汾水林场的非法垃圾焚烧场。

  近一年来,几乎每个晚上,来自清远龙塘、石角、阳山以及肇庆四会等地的一辆辆小货车都会满载电子垃圾,不知疲倦地穿越一条因废弃而极其坑洼的国道来到这里。第二天清晨,经过一整夜露天焚烧后,富含铜、铅、黄金、锡等有用金属的黑色余渣则被运回各地处理厂。

  知情人士称,这个非法垃圾焚烧窝点每晚焚烧的电子垃圾约有五六十车,多时可以达到上百车。即便是最保守的估计,这个非法垃圾焚烧场地的“日处理量”都超过上百吨。

  违法者带走了丰厚的利润,留下的却是致癌的有害有毒气体。

  “山火”

  窝点均设于此前采石所形成的山洼里,周围林木茂密,约30个火点正在熊熊燃烧,发出同样刺鼻的气味。火光中,10多名工人正用钢叉不断搅动正在燃烧的垃圾,一派繁忙景象。

  8月17日晚上9时许,记者一行驱车前往林场暗访。在离林场一两公里开外,红色的火光便已清晰可见。沿路,“护林防火”的警示牌不时映入眼帘。

  刺鼻的臭味越来越浓,车灯映照下的黑烟越来越密。两百米开外,冲天的火光和浓烟看上去大有吞没周围几栋残破房屋之势。

  这处紧邻广清高速的非法垃圾焚烧场内部,正在焚烧的电子垃圾竟有约20堆之多,每一处都冒出滚滚浓烟,散出的气味也令人不敢呼吸。

  虽然有些垃圾已经被拆解得非常零碎,但从几堆尚未点火的垃圾中仍然可以看到,线缆、接线板、插头等废旧电子产品一应俱全。

  因为是违法行为,垃圾焚烧场的“工作人员”普遍显得异常警惕。

  垃圾焚烧场内,一名老汉拒绝承认自己在看场,他反复强调,旁边就是花都的垃圾填埋场,这里也是正常的垃圾处理,而且这些气味绝对没毒。

  在记者与老汉交谈几分钟后,4名男子骑着摩托车赶到现场。其中一名男子在并未明确记者身份时就表示:“你们找错地方了,山后面还有个更大的(垃圾焚烧点)。”随后,摩托男带着记者行至该窝点后迅速消失在夜里。

  经过一条仅容一辆车通过的山路往里三四百米,一处上下三层、依山而设的垃圾焚烧场赫然出现。

  这个窝点均设于此前采石所形成的山洼里,周围林木茂密,约30个火点正在熊熊燃烧,发出同样刺鼻的气味。火光中,10多名工人正用钢叉不断搅动正在燃烧的垃圾,一派繁忙景象。

  “荒地”

  虽然正值盛夏,但焚烧场地周围的树木已不复苍翠,出现大面积枯萎,其中一些树木已被熏成黑色。坡道上流下的水也呈黑绿色。

  汾水林场地处京广铁路和广清高速合围形成的一个南北向“酒瓶形”地带的底部,东面紧邻广清高速,西面则是京广铁路。

  由于本身地处广清交界处,加之南北两侧分别是祥安永久墓园和花都区生活垃圾卫生填埋场,汾水林场平时基本人迹鲜至,附近很多村民赚了钱之后都会搬走。记者接连三次进入该处发现,因为周围路况崎岖不平,通行车辆以泥头车和垃圾车为主。不过,周边5公里范围内仍然聚集了不少村庄。

  去年9月,花都区曾规划在汾水林场地块建设一座日处理规模达1500吨的垃圾焚烧发电厂,后因附近居民反对而搁浅。

  林场附近村民老崔(化名)告诉记者,彼时,汾水林场的非法垃圾焚烧场早已开始“运营”。他说,这里烧电子垃圾至少已经持续1年半,除了大暴雨,几乎每晚都不停。呆久了还会胸闷、头晕。

  这一说法得到了邻近的花都区生活垃圾填埋场一名不愿具名的门卫的证实:至少烧了一年了,当中因为填埋场投诉停过一天。

  老崔和门卫都告诉记者,因为气味实在让人难以忍受,加之黑烟笼罩,他们每天晚上睡觉都不敢开窗。他们说,这些烧垃圾的人都很可能涉及黑势力,所以都是敢怒而不敢言。

  “晴天还好一些,气味能被风吹散。但到阴雨天,气味散不出去,5公里外镇上的人都闻得到。”老崔说。

  18日上午9时许,记者再次来到汾水林场。记者发现,非法垃圾焚烧场的黑烟仍未完全散去,焦臭味也相当明显。虽然正值盛夏,但焚烧场地周围的树木已不复苍翠,出现大面积枯萎,其中一些树木已被熏成黑色。坡道上流下的水也呈黑绿色。

  据专家介绍,电视机的显像管、阴极射线管、印刷电路板上的焊锡和塑料外壳等都是有毒物质。电脑的有害物质更多,制造一台电脑需要700多种化学原料,其中50%以上对人体有害。

  而燃烧电子垃圾则会产生剧毒致癌物质二恶英以及多氯联苯、汞、铅、砷、镉等有害物质,除了对人造成伤害,还会污染附近农田、土地、水源。

  利益链

  围绕电子垃圾的回收、拆解、焚烧、冶炼,早已形成一个庞大的产业链条。曾有业内人士不无夸张地表示:“电子垃圾回收的利润比得上贩毒!”

  “老板,烧货吗?”

  “多少钱一车?”

  “小货车一车100元,农用金刚150元一车。”

  在上述山中的垃圾焚烧窝点,现场一名中年男子误以为记者是一名客户的搭档。但很快他便电话确认记者并非他的客户,随后便拒绝透露其他信息。

  不过,按照这一报价推算,保守估计,即便按照每天50车,每车100元,上述两个火场每天便可收取5000元,每月进账15万元。

  正是这样的高额利润诱使违法者铤而走险以身试法。

  “一般一小货车电子垃圾价值2000多元,但利润远不止这个数。”老崔说。

  记者查询得知,早有研究表明,在1吨随意搜集的电子板卡中,可以分离出143公斤铜、0.5公斤黄金、2公斤锡等有用金属,其中仅黄金就价值不菲。

  事实上,围绕电子垃圾的回收、拆解、焚烧、冶炼,早已形成一个庞大的产业链条。曾有业内人士不无夸张地表示:“电子垃圾回收的利润比得上贩毒!”

  那么,到狮岭焚烧的这些电子垃圾来自哪里?

  次日上午9时许,记者再次来到汾水林场。当时,前晚焚烧的电子垃圾的灰烬已经基本清理完毕,几辆小货车满载余渣开往清远方向。

  一名正在装车的工人警惕地告诉记者,这车货要运回阳山。对于记者其他问题,他表示,自己只是个打工的,一概不知。

  随后,记者跟随另一辆返程的货车,但不巧的是,这辆小货车出现故障,在以极慢的速度行至清远石角境内时开进了一家汽车维修部。记者在沿途看到,仍有电子垃圾运往狮岭。

  村民老崔告诉记者,这些车主要来自清远龙塘、石角、阳山等旧金属垃圾回收重镇,此外还有肇庆四会。“清远那边查得很紧,露天焚烧成本又最低,又离狮岭很近,所以他们都转移到这来了。”

  狮岭镇林业站一名杨姓工作人员也向记者证实,听说过非法焚烧电子垃圾一事,主要是清远人在干,因为那边主要在干这行,又没有空地可烧了。

  非法焚烧电子垃圾持续了一年多,有没有人在纵容不法分子?

  老崔告诉记者,据他所知,焚烧电子垃圾的场地是镇上的单位租给一些当地人,然后这些当地人去外地揽客收钱,这也是焚烧行为持续一年多无人理的原因之一。

  对此,狮岭镇林业站杨姓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汾水林场的产权单位是狮岭镇经营管理中心,但焚烧电子垃圾的行为完全是当地一些“不三不四”的人的擅自行为,政府部门没有向他们出租过场地。

  “这些人都是晚上烧、白天跑,跟政府部门打游击,所以查处也非常困难。”该名杨姓工作人员说,不过,林业站将在近期组织力量进行突查。

  链接

  非法焚烧电子垃圾

  清远5人获刑

  据记者了解,迫于环保压力和城市转型的需要,电子垃圾回收和废旧金属提取重镇清远近年来对非法焚烧电子垃圾行为一直坚持严查。此外,去年清远5人因焚烧电子垃圾被判刑更对违法者产生了很大震慑。

  据了解,去年4月,清远市清城区人民法院对清远市首宗涉嫌焚烧工业垃圾造成重大环境污染事故的刑事案件进行宣判,赖某开、赖国某等5人因在清城区龙塘镇民平村委会的牛栏窝、粪箕窝等地开设垃圾焚烧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一至两年,并各处罚金人民币2万元。该案是清远首宗因在市区范围焚烧工业废物造成重大污染事故,而移送审判机关进行审判的刑事案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