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制药公司削减经费外包研究

2011-2-14 08:52 来源: 科学时报
收藏到BLOG

“更少科学,更多商业”

  继2010年11月,全球最大医药公司之一瑞士罗氏(Roche )宣布退出RNA干涉(RNAi)研究领域、裁减6%的员工后,今年2月,美国辉瑞公司(Pfizer)宣布,到2012年,公司将削减15亿~20亿美元的研究和开发经费。辉瑞是世界巨型制药企业之一,公司2010年研发经费高达93亿美元,2011年的研发经费降到85亿美元,2012年的预算则在65亿~70亿美元之间。

  据最新出版的《科学》杂志报道,工业界观察家认为,这种经费的大幅削减反映出当今许多大型制药公司面临的不确定性:公司在药物基础研究领域应该发挥怎样的作用,或者希望发挥什么样的作用?一种日益增长的趋势是:在需要时,它们会到外面去购买这种科研结果。

  除了预算的方向性转移,2月1日,辉瑞还宣布计划关闭位于英国三文治城的一家工厂,这家拥有2400名员工的工厂曾经研制出著名药物万艾可(Viagra),其中的几百名员工将转移到其他地方,而另外一些则会被介绍给外部合作者。此外,辉瑞还将削减位于美国康涅狄格州格罗顿办公室的1100个职位,将它的450个职位转移到马萨诸塞州剑桥市的办公室。

  这一撤离计划震惊了英国政府。英国议会宣布将对这一决定进行调查。

  辉瑞公司创建于1849年,2009年的销售额位居世界第一,公司拥有业界最大的制药研发组织。辉瑞全球研究开发公司研究总部位于康涅狄格州格罗顿市。从2007年开始,辉瑞开始逐渐关闭部分研究实验室,比如,2007年,公司宣布在2008年前关闭或出售位于爱尔兰的Loughbeg API工厂的计划;完全关闭位于美国密歇根州安阿伯市、日本名古屋和法国安博瓦兹的研究实验室,削减2160个职位。

  杰弗里·埃尔顿是瑞士诺华公司前执行官,现任美国一家个性医药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辉瑞的新计划让他感到吃惊:“与美国政府一样,英国政府也大力投资于基础研究,但英国的私人生物技术企业却比美国同行要小。”他认为辉瑞不仅重视神经科学等领域,而且不再强调内科医学中的大分类法,他将这种削减研究行为的哲学称为“更少科学,更多商业”。他说:“现在,大疾病分类法已经很难在法规机构获得通过。”

  《科学》的文章认为,也许,希望与外界特别是学术界科学家合作,可以解释为什么辉瑞会关闭在英国的工厂。与在英国的计划相反,辉瑞将增加在美国马萨诸塞州剑桥市的研究职位,剑桥市是小生物技术公司的密集区,又与人才荟萃的大学毗邻而居。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几乎所有的重要制药公司都在剑桥市或其周围开设办公室。辉瑞曾与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医学院和纽约的几所医学院谈过伙伴合作事宜。

  《科学》的文章指出,商业成为辉瑞公司的当务之急有几个原因。在美国,它治疗胆固醇的巨型炸弹药物立普妥(Lipitor)的专利保护期将于今年底结束,公司的股票已从十年前每股50美元降至去年的15美元。事实上,因为过去几年中只生产了少数几种新药,整个制药业都面临财政压力,这种形势甚至让有高度希望值的研究也受到影响:去年11月,在过去3年中为RNA干涉研究投资4亿美元后,罗氏公司退出了这一研究领域。

  这是一个总体趋势,辉瑞和它的同行都已经开始将研究和开发工作外包出去。塔夫茨大学药物开发研究中心主任肯尼思·凯提认为,制药公司这样做的部分原因是基础研究昂贵又存在失败的风险,在许多情况下,经济因素迫使大制药公司放手,让刚启动的新公司或其他小公司去勘测生物学领域的地貌,寻找有研究前景的线索。比如,2008年,总部位于纽约的礼来制药公司将动物毒性研究外包出去;从2003年开始,惠氏(2009年被辉瑞收购)开始将其临床试验数据管理外包;2007年,阿斯利康制药公司甚至决定将许多活性制药成分的生产转移到中国,活性制药成分的生产是一家公司的核心活动。

  会有这样一天吗:制药公司只是纯粹的管理者而不做研究,只是在需要的时间去购买其所需要的候选药物?凯提说,当我们沿着这条路走下去时……公司很可能会开始外包,卸下更多的功能,这会冲击很多人的自我意识,他们很长时间以来一直这样认为,“我们会从实验台上拿出一种成分放到药店的货架上”。但当财政压力上升时,许多从传统的“从分子摇篮到分子坟墓”的公司将越来越少地认为有必要控制基础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