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军:中国绿色阵营挑战重金属污染产业链

2010-8-20 09:27 来源: 中外对话
收藏到BLOG

  中国的绿色阵营正在敦促世界IT巨头们管制其旗下的污染型厂商。环保先锋马军与亚洲水资源项目谈及这一行动。

  今年的4月,密切关注近来在湖南、陕西、福建、江苏及广东等省频发的重金属中毒事件的34家国内NGO组织,发起了与世界27家知名电子公司的对话。这些NGO组织关切的焦点在于这些公司的供应链是否在中国的水体中排入了重金属。

  该行动发起后,参与该NGO阵营的公众环境研究中心(IPE)主任马军,已经与三星、惠普、松下、英特尔、诺基亚、BT、摩托罗拉、沃达丰以及IBM等公司发出了邮件与信函。这些NGO组织在六月份发布的报告中,详细记录了这些组织收到的以上公司的反馈。一个月后,或许为了应答美国NGO组织太平洋环境组织、企业与人权研究中心(BHRRC)提起的公开诉求,一些原本噤若寒蝉的公司也开始与中国NGO组织合作了。

  出于各种利益权衡,中国政府虽然没有明确表态,但的确是支持该运动的――第一篇报告就发布于由环境保护杂志组织的一次研讨会,该杂志隶属于中国环保部(MEP)。该运动甚至也在主流中国媒体上报道,如CCTV、人民日报、中国日报以及中国青年报等。这说明了两件事:第一,政府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第二,这需要获取各行各业的利益相关人的支持。据马军说,该NGO阵营,向政府表明了他们坚持不懈抵制重金属污染的决心。

  马军与AWP谈到这次运动的根源,以及其如何争取支持、下一步的动向等问题。

  AWP:这次运动如何开始?之后又如何升级的呢?

  马军:整件事情是从我们调查这一系列重金属污染事件开始的。2009年九月,公众环境研究中心(IPE)与一些厂商会谈,讨论重金属污染的问题,他们公开了与一些知名公司之间的联系。当我们与他们的买主之一联系时,被告之要检查其5000家生产厂商的环保标准实在难以施行。显而易见,我们必须收集更多的资讯来让这些公司严肃对待这个问题。我们仔细研究了IPE的资料并确认了那些造成重金属污染的公司。其中包括矿业公司、皮具公司、精炼公司、化工公司以及大量的IT制造商。而IT公司与尤其严重的污染事件相关联。我们发现很多IT制造商是知名公司的供应厂商,因此我们决定从联名致函给这些全球大公司开始我们的行动。我们得到了太平洋环境组织、企业与人权研究中心的帮助,同时也动员了一千多名中国消费者致函那些不回复我们信件的公司。史蒂芬・乔布斯就收到了1000封中国消费者的信件,另外还有几百封来自美国民众。

  AWP:为什么消费者会这么积极地参与到运动中来?

  马军:也许是他们深刻理解到现状的讽刺性――这个提供信息流通的产业恰恰无法为我们提供信息。同时,据个人推测,也许恰恰是他们每天都要与这些产品打交道,因而让事件变得与个体相关。

  AWP:环境污染通常由第二极的生产商造成,因此品牌商对此缺乏认识。鉴于IT产业错综复杂的供应链,这些公司要如何应对呢?

  马军:第一步其实很简单。我们接触的一些公司甚至不知道他们供应商的中文注册名称,这样就是说他们根本无法利用我们的资料库来检查他们的供应商是否是污染企业。第二步就需要重新思考他们的供应链管理战略。一个很好的模式就是,一级供应商可以审视自己的环境相关问题,之后再反观其供应链条。然后二级供应商也这样做,以此类推。这样就会越来越深入到供应链中去。

  AWP:哪些公司正在积极推进?哪些公司还需要继续督促呢?

  马军:惠普和三星是最早作出反馈的,也在积极推动――他们正在敦促一级供应商去检查其下的其他供应商。佳能和IBM也回复了我们,称他们已经检查了供应链并强调了相关事宜。这些公司下一步将公布情况并做出相关纠正。他们还需建立一个体系以便追踪这些厂商的环境表现,而不是坐等NGO组织来时刻提醒他们。我们也不想这样做。我们不想表现成为企业与发展的对立面。我们需要这些公司为我们提供这些产品。

  AWP:在获取这些公司回馈时面临哪些挑战?

  马军:该行业的保密性使得这些公司在对话与信息交流中不够开放。客户与供应商之间的关系比之其他产业要更加复杂。例如苹果品牌,似乎有一项对任何供应商均不予置评的政策。而实际上它与其他品牌并无差别。通常看来,这个行业保密性很强而且与NGO组织并无来往。而在我们的经验中,许多IT公司的环保承诺几乎是一纸空谈。他们告诉我们,他们的供应行为准则已经规定,假如二级供应商出现任何问题只有一级供应商直接负责。但是许多公司并不知道他们的二级供应商是谁。

  AWP:这些国际性的公司是不是通常会在反馈中国组织之前先会回应西方的NGO组织?

  马军:我想,这个问题又再次凸显在IT行业里。相对于中国的NGO组织,一些西方的NGO组织与该行业联系得更紧密,这些公司自然也会先与他们沟通。当然,中国的NGO组织对这些国际品牌而言知名度较低因此较难赢取信任。我们对此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这些公司需要加强跟中国NGO的交流,而我们需要 保证自己的工作有科学根据、专业性强,并且具有凝聚力。

  AWP:下一阶段运动将会是什么样?

  马军:我们将在八月推出第三个报告,其中将公布我们与这些品牌的交流内容,分析我们取得的进步以及仍需跨越的鸿沟,并提供一些纠正措施的建议。这篇报告也将成为消费者行动的基础。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亚洲水资源项目(AWP)是一个信息门户,为企业与投资者提供关于中国日益严重的水资源危机的有关信息。亚洲水资源项目由思汇和ADM资本基金会共同赞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