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再现张悟本式神医 号称可看照片替人治病

2010-12-30 08:02 来源: 新华网
收藏到BLOG
  


  如今的人们越来越注重健康,养生市场也随之越来越热。在各个地方,时常会出现一些神医或者灵药,受到人们的追捧。在北京,有一家大道堂中医养生研究院的生意就非常火爆,这个研究院的院长刘逢军据说很有些绝招,诸多现代医学不能根治的疾病,通过他的养生调理都可以治愈,引得不少人慕名而来。那么,他的养生调理究竟如何神奇呢?我们的记者前去见识了一番。

  挂号要求众多:提前预约 身份证登记 签公告合同书

  在一个寒冷的星期六上午,记者来到位于北京西城区的北京大道堂中医养生研究院,这里挤满了人。据这里的工作人员说,一上午有四百多人。这些人都是冲着这家中医养生研究院的院长刘逢军来的。现在只有周六上午刘逢军坐堂,所以每逢周六这里都人满为患。

  记者在大厅中还听到不断循环播放的录音。声音来源是刘逢军,声音内容是:“我放生了2000斤鲤鱼,这些鱼离开的时候,都在向我鞠躬,你能想像2000斤鱼一起鞠躬的情形吗?”对于这个声音的内容,记者询问一个大厅内的患者是否相信,得到的答复是“我信他,我就觉得他神奇!”

  刘逢军在一个带有玻璃窗的咨询室内进行咨询,而患者在咨询室外排起了长队,每隔几分钟就会有10人一组集体进入咨询室。而这些能够见到刘逢军的患者都必须要提前一周进行电话预约,并用自己的二代身份证做个人信息登记,同时还要签上一份公告合同书。据北京大道堂工作人员介绍,公告合同书是患者必须要阅读并签字的,不认可挂不了号。在公告合同书中有这样的重点内容:一个是他们不是医疗机构;另一个是,他们的产品属于食品,不是药品。

  记者在大道堂的大厅中看到这样一个公告牌,上面写着“本院不是医疗机构”。虽然大道堂声称不看病,可是大厅内挂刘逢军号的人,几乎都是来看病的。

  不但患者认为是来看病的,就连大厅反复播放的刘逢军自己的录音,也在不断列举着他治病的效果。其中有一段声音是说,经过他五年的调理,患者肝上的肿瘤缩小并钙化。

  《易经》全息望诊 大道养生宝 造就巨额利润

  那么刘逢军是如何给人调理治病的呢?经过长时间等待,记者终于跟随一位咨询者进入了这间神秘的咨询室。坐在桌子前的就是刘逢军,记者发现,虽然说是咨询,可是咨询者一落座,刘逢军一句话都没问,只抬头看了几眼、就开出了方子。

  所有咨询都是这样的流程,算起来,每个人的“咨询时间”只有几十秒,其中还包括开调理方子的时间。有顾客反映,一分钟是最长的。

  在大道堂显眼的位置,摆放着刘逢军的书和光盘,刘逢军在书中这样解释他的望诊:“3个小时望诊254人。一位西医教授很惊讶,她问我靠什么手段。我说,靠《易经》的高度哲学抽象法和全息论。”

  更让人惊讶的是,这《易经》全息望诊不但“神速”而且还可以“隔空”,就是在人不到场的情况下,刘逢军可以通过照片望诊,只要是三、五天内带有面部和舌象的近照都可以。

  望诊后,不管你想调什么病,都是吃由大道堂自制的食疗产品养生宝。大道养生宝一盒22元,一般一天就要吃上一盒。刘逢军在自己的书中就列举了使用大道养生宝治愈肺癌的病例。

  虽然听上去,大道宝比药还灵验,但是大道堂还是强调,养生宝不是药品而是食品。那么养生宝是合法食品吗?

  据北京市质量技术监督局高级工程师何伟介绍,按照《食品安全法》的规定,所有生产食品的企业应当取得食品生产许可证,没有取得《食品生产许可证》的企业不得生产和销售食品。

  然而,在大道养生宝的包装上,根本就没有食品生产许可证号。据了解,大道堂曾经到北京质监局咨询过,得到的答复是大道养生宝从内容、包装到用法都不属于食品,所以不可能取得食品生产许可证。

  大道养生宝给大道堂带来了巨额盈利,在记者暗访的这个上午,共有四百多人挂了刘逢军的号,每人挂号费31元,每人购买养生宝少则几百元,多则上千元,按每人平均花费500元计算,大道堂仅仅四个小时的销售额就可能超过20万元。

  在北京市工商局的网站上,记者看到大道堂中医养生研究院的经营范围除了中医养生方面的技术咨询、技术服务、培训之外,并没有医疗和中医诊疗的内容。然而,在书和光盘中,刘逢军却列举了大量自己治病的例子,其中包括癌症、糖尿病、牛皮癣、老年痴呆症等诸多不治之症。在光盘中就举了刘逢军用三根冰棍儿救活癌症晚期患者的案例。

  学历造假 职称造假 从医经历造假 造假无所不在

  那么,具有这般神奇医术的刘逢军究竟是怎样的人呢?

  在大道堂出售的书中这样介绍:刘逢军1952年出生,18岁入伍,1994年42岁退役,受过中医学高等教育。但是,他并没有提及自己在何时何地受过何种医学高等教育。而在部队期间,他也没有任何脱产学医或者从医的记录。书中称,刘逢军在退役后就被聘任为北京光明中医学院养生系的系主任和教授。然而据原北京光明中医学院院长闫孝诚教授介绍,北京光明中医学院已经不存在了,也没有设立过养生系。

  那么刘逢军是不是这所中医学院的教授呢?据闫孝诚教授说,光明中医学院只是一个民办性质的学校,根本没有评定职称的资格。而刘逢军和大道堂与北京光明中医学院只是挂靠关系。

  刘逢军在书中唯一一段从医经历就是,退役后被聘任为西藏驻京办事处医务部门的中医师和主任。对此,记者也与西藏驻京办事处进行了核实,办事处称他们没有医务部门,只是在10多年前,刘逢军仅仅是租过西藏驻京办事处的地方。

  刘逢军在书中还自称是卫生部养生师专家委员会的副主任委员,而经过调查,卫生部根本就没有这个养生师专家委员会。

  据了解,刘逢军的大道堂开业已经十几年了,而去年年底却突然在大堂里立了一个自己不看病的公告牌,这让我们想起另一位养生大师张悟本,他的悟本堂里不能提挂号、看病、治疗这样的字眼,只能说成是预约、咨询和调理。刘逢军的种种行为也的确让我们联想起了张悟本、李一等等这样一些曾经名噪一时,然后又很不光彩地消失了的各位大师。虽然他们的名字不同,开出的灵丹妙药也不同,却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用各种谎言把自己吹的神乎其神,然后从别人口袋里赚取大把银子。今后,再遇到类似的神医、大师,咱们可要警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