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大原博士后甄鹏高调学术打假 举报导师起诉同事

2011-3-30 14:29 来源: 济南时报
1236 收藏到BLOG

甄鹏向记者展示相关论文

  物理学硕士、历史学博士,政治学博士后、山大科技园发展有限公司投资管理部部长……出生于 1973年的甄鹏,学业、事业横跨多个领域。2010年5月上旬,甄鹏偶然发现自己2001年发表过的一篇论文疑遭抄袭,与当事人——同校一名教师董女士沟通未果后,将她告上法庭。

  其间,他发现自己读硕士时的导师李先生相关论文涉嫌抄袭,近日又向媒体举报。

  “从未顾忌冲天的梦想最终会被淹没,前行的大道上依然要慷慨壮歌。”谈到为何不念师生、同事情义,甄鹏说,在学术问题上他眼里容不得沙子。

  一纸诉状:把同事告上法庭

  3月25日下午,在山东大学科技园办公室内,记者见到了不修边幅却一派书生气的甄鹏,38岁的他,头发已灰白。

  甄鹏介绍,去年5月他浏览一份数字化期刊数据库时,发现自己2001年发表过的一篇论文刊登在2005年3月的《金属学报》杂志上,“该论文除了更换标题、文字稍加变化,在计算模型、数据、计算结果以及最后结论等方面都与自己的论文无异,但该文第一作者竟是同校物理学院教师董女士。”

  他说:“我和董女士并非同一个课题组,我那篇文章她没有参与创作,因此没有著作权。但在交涉时,董女士否认其行为是抄袭,鉴于她的这种态度,我才决定将官司打下去,《金属学报》杂志社一同被起诉。”

  记者了解到,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已受理此案,截至目前已两次开庭。“此案是2010年5月10日起诉的,本应最晚在2010年11月受理完毕,但不知为何,一直拖到现在悬而未决。”

  被问及起诉前有没有和当事人先沟通时,甄鹏表示:“首先,我没有义务与对方沟通。再说,对方抄袭我的文章时,怎么不事先与我沟通?其次,事后沟通也没有用了,因为文章已经发表了。其实,一开始我也告知董女士,如果能单独起诉杂志社我不会起诉她,我一直怀有善意,可惜事情后来的发展出人意料。”

  书面举报:自己导师论文不端

  在这篇涉案论文中,第二作者位置上的名字是李先生,他便是甄鹏读硕士时的导师。“对于抄袭学术论文一事,董女士坚决否认。虽然我的导师李先生是第二作者,但我没有起诉他。但后来法庭审理此案期间,我的导师出庭做假证,说我和董女士是一个课题组的,这让我很惊讶。后来我查看李先生论文过程中,也发现了其论文有不端行为。”

  随后,甄鹏向山大校长信箱、校学术委员会提交了《关于物理学院李某教授学术不端行为的举报信》,其中明确写道:“我曾善意提醒李某教授,不要卷入案子中来,不要提供虚假证言,可惜李某拒绝接受。物理学院李某教授的文章系典型的一稿多投和重复发表,到了令人吃惊的地步。”

  甄鹏说:“李先生剽窃一名硕士的论文,并又不断变换作者,将论文稍作改动后在不同学术刊物上重复发表多遍。其中有两篇文章只是中、英文语言的区别,但作者却不一样。”接受采访时,他向记者出示了作为举报证据的这数篇文章的数个版本。

  他介绍,同一篇稿件多次重复刊登虽没有明文法律禁止,但属于学术不端行为,而剽窃别人文章,未经原作者同意随意发表则属于违法行为。“硕士生的学术论文有自己的著作权,一般情况下,学生为表示对自己导师的感谢,也在论文的导师贡献这一部分予以说明,李先生这种随便添加作者名字的做法,属于学术不端行为。”

  自视清高:我是一个有学术洁癖的人

  被问及为何不念及师生、同事情义时,甄鹏说:“我是一个有学术洁癖的人,眼里容不得沙子。目前学术不端、论文抄袭的现象太过普遍。”

  甄鹏生于潍坊高密一个普通家庭,父亲是石油大学胜利学院的大学政治教师,家中姐弟三个,排行老二的他生肖是牛。他说,“若用一个词来形容我,我认为‘清高’一词足矣。对于古代文人,我独爱孟子,喜欢他气有浩然的思想,他的简洁率直,同时我也特别关注民法强调的平等思想,没有父高于子,老师就一定要高于学生一说。”

  甄鹏的博客名字叫“高山西月”,在其博客记者看到有百余篇博文跟学术打假有关。其中甄鹏对方舟子尤为关注。他撰文指出中国传统文化的三大弊端:缺乏平等性、科学精神和法治观念。“我们的国家已试图一一纠正,平等性写进了宪法,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进行现代化法治国家建设。但一些传统文化的弊端依然存在,真正克服它们还需长期的努力。”

  从1992年上大学到目前在山大科技园任职,甄鹏已在山大19年。他总结人生4个阶段:大学本科是春,充满了希望;研究生是夏,热情四射;刚工作是秋,本是收获的季节,却带点迷茫;现在是冬,心情处于蛰伏期。这让他想起了高中时写下的诗句:“从未顾忌冲天的梦想最终会被淹没,前行的大道上依然要慷慨壮歌。”

  院方说法:目前已走司法程序

  据甄鹏介绍,目前为止,只有山大物理学院学术委员会对于他的论文的结论作了口头性的传达:第一,甄鹏和董女士属于同一个课题组,不宜认定论文是抄袭和剽窃;第二,文章有重复使用的地方,但属于学术不规范。

  甄鹏坦言:“对于我的做法,学校师生毁誉参半,有人说我做得太过了。”

  28日下午,记者与山大物理学院取得联系。院方人员称,董女士的确是该校教师,那篇论文是否涉嫌抄袭,双方分歧较大,目前正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谈及李先生,院方人员表示,他的确是甄鹏的导师,甄鹏就论文问题举报他,但事情真相有待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