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草料”卫生纸入北京 假品牌纸八年打不绝

2011-10-31 08:14 来源: 《新京报》
585 收藏到BLOG

10月26日,山东平原县陈营村,工人往红卡车上装冒牌纸。

装满冒牌卫生纸的红卡车进入北京界。

红卡车沿北京六环,走小路去往西红门镇新建村。

  近期,有市民发现,北京一些批发市场销售的部分雪竹牌卫生纸上,能清晰看见纸浆缝隙中夹杂的草料;塑料外包装,一碰就破。

  这些卫生纸,卫生吗

  雪竹卫生纸正规厂家道出这些“草料”卫生纸的秘密:山东省平原县,一个作坊里生产的假纸正源源不断流入北京。这些假纸被运到北京的疑似集散地,再潜入多个市场。

  山东的作坊里假纸产量有多大?它们是怎样潜入北京的?本报记者在山东北京两地一探究竟。

  现象

  北京多地频现冒牌卫生纸

  同品牌纸按真假分三档

  10月初,市民张朝玉(化名)举报称,在大兴区青云店镇集市购买的雪竹牌卫生纸,手感粗糙,纸质低劣,摊主直言不讳地问:是要真货,还是要假的?“卖假货如此明目张胆?”这让张朝玉震惊。

  10月下旬,记者来到该集市,集市中心及东侧,三家商户用面包车、农用三轮车等装载售卖各品牌卫生纸。

  假称批发卫生纸的记者遇到和张朝玉同样的情形,东侧一摊位约50岁的女摊主直接问,“买真的还是假的?”

  “高仿”纸假纸公然叫卖

  该摊主介绍,一般卫生纸有三个“档次”。第一种是真货,质量最好,以雪竹品牌为例,10卷装的一袋售价16元;第二种叫“高仿货”,15元一袋,其包装与真货几乎一样,但纸质较真货差;第三种即是“假货”,纸质最差,售价13元,隔着包装袋触摸,也能感觉到与真货的差别。

  摊主随手一指,旁边一袋没有任何商标的卫生纸,“这就是假的,贴上雪竹标签就是品牌纸。”

  或许感觉之前说得太多,摊主开始回旋,“整个市场就我卖真货,假货我是用来对比的,让人分辨真货质量好。”

  假品牌纸8年打不绝

  除该市场外,大兴区安定市场、通州区张家湾镇牛堡屯集贸市场,均发现“高仿”和假冒的品牌卫生纸。

  “8年前就发现假冒纸了,8年没打绝。”雪竹牌卫生纸打假办公室称,“假货的泛滥,严重影响了品牌的信誉。”

  经长期调查,打假办公室将北京市场上的假纸源头,锁定在山东省平原县。

  跟踪

  面包车掩护 “问题纸”货车逃脱

  山东运纸货车进京

  10月26日晚7点多,一辆从山东省平原县陈营村出发的京AJ99××红色卡车,车斗用尼龙布裹盖,满满当当的一车厢卷纸,倍显“饱满”。车里装满喜羊羊与灰太狼、京福、国色天香、雪竹等牌子的卫生纸。

  红卡车从陈营村离开后,本报多路记者全程跟随接应,当晚8点左右,红卡车经山东德州进入京沪高速,以每小时八九十公里的速度往北京方向行驶,晚10点,红卡车进入京沪高速的青县服务区,司机将车停好后,睡了近4小时。次日凌晨2点05分,红卡车继续北上。沿途在静海服务区加了一次油,排队等候近1小时。

  27日凌晨4点55分,卡车进入北京界。约15分钟后,红卡车在京津高速公路永乐店出口下,驶入南六环辅路。跟踪车始终距红卡车两三百米远。

  “选择走小路,可见卡车司机对路况很熟悉。”跟车司机卢岩说,卢岩在雪竹卫生纸打假办工作。他一边跟踪红卡车,一边将卡车的预行道路,告知接应的同事。

  根据卢岩此前的调查,卡车应停驻在大兴区西红门镇新建村,即假纸进京的集散地。

  货车司机被惊反跟踪

  “卡车到马驹桥了,正在等红灯。”卢岩拨通打假办负责人刘新的电话。此时,刘新正守在南六环南大红门桥附近。这距离新建村大约5公里。刘新已将红卡车的信息举报给了西红门镇工商所。5点10分,“工商所执法车已经就位。”

  七拐八拐,红卡车驶进西红门镇新建村,拐进一个车站附近的小胡同,熄了火。因为紧邻南六环,这个村里有大小近百家厂房。

  此时,一辆工商的执法车和一辆警车也停在村口,等待刘新的消息。西红门镇工商所一位高姓所长说,厂家打假办出于保密,并没将窝点确切地址告诉他们。

  红卡车停靠不到10分钟,跟踪车试图靠近,这时,卡车突然掉头开走,开始不断走走停停,而后在路边停靠。

  6点15分许,一辆红色面包车开来,靠近红卡车。司机下车后与红卡车的司机交头接耳。此时,刘新正和工商部门紧急商讨行动方案。

  面包车掩护运纸车逃脱

  红卡车突然启动,往村外开,红色面包车紧随其后。见状,卢岩继续开车跟随,并通知另外一辆轿车。

  村口停着工商部门的执法车和一辆警车,红色卡车路过时,突然车速加快。卢岩正准备踩油门追,红色面包车改变行车方向,挡住了卢岩的车。

  如此连续几次,卢岩多次加速,但始终未能超前,情急之下,卢岩想到去撞面包车,因此差点儿翻入路边的河沟。

  这几分钟,让卢岩有种像警匪片追击的感觉,“太惊险了。”

  让他遗憾的是,在红色面包车拖后掩护下,红卡车一直加速,甩开了跟踪车,不见踪影。

  卢岩叹气,“从山东一直跟到这,都没被发现。最后关头掉了链子,实在可惜。”

  北京工商查抄扑空

  刘新说,“因为红卡车上极可能装有假货,他们觉察到有险情后,才会想法子拼命逃跑。”

  出人意料的是,10月27日上午11时许,京AJ99××红色卡车再次出现在村子里。

  车斗上虽然还盖着尼龙布,但明显的不同是:露天车斗显得“瘪”了很多。

  大兴区西红门镇工商所的几名执法人员,前往该车所在的仓库突击检查。两百多平方米的仓库里,堆满了卷纸,有多种品牌。

  在工商部门调查中,此地经销商刘先生承认,那辆京AJ99××红色卡车是他弟弟的车,10月26日从山东德州进货。但车厢里,并没有刘新提到的假冒产品。

  随后,经销商刘先生将红色卡车车厢的尼龙布打开。车厢里仍放着数包卷纸,但并没有“雪竹”的牌子。

  刘先生称,一车厢的卷纸,早上送走了一部分货。

  西红门镇工商所高所长介绍,经过调查,没有发现假冒卷纸品牌的现象。

  但经本报记者在山东平原县陈营村暗访调查,京AJ99××红色卡车进京前,车上的大部分雪竹品牌的卫生纸,全部都是假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