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显示美国近年化学博士数量呈上升趋势

2011-2-22 08:57 来源: 科学时报
2880 收藏到BLOG

  美国近年化学博士的数量呈上升趋势。(图片提供: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

  “如果我们今天不培养更多的化学家,那么未来我们就不会拥有他们,这意味着我们将没有创新,没有竞争力。但是现在,许多化学家却没有工作。”——美国化学协会职业管理和发展部副主任大卫·哈维尔

  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和美国化学协会职业培训委员会跟踪了每年化学博士学位的授予数量。两个机构的数据略有差异,但均显示:从2006年开始,美国每年授予化学博士的数量呈增长趋势;从1999年至2005年间,每年大约有2050人获化学博士学位;从2006年至2009年,平均每年有2400人获化学博士学位。

  化学博士的就业情况如何呢?美国化学协会2009年对其成员的《薪水和就业状况全面调查》报告显示,化学家的总失业率为3.9%;10年前,这一数据是1.5%。今天,美国化学家的失业率达到历史新高,有人质疑:学术机构是否培养了过多的博士,以至于超过了国家对他们的需求?

  美国化学协会职业管理和发展部副主任大卫·哈维尔说,自己所在部门的首要工作是帮助新的研究生,但最近却接到了处于职业中晚期的化学家们的求助信。他说,到最近为止,化学家的失业率一直非常低,但情形不会一直如此,“我们看到了许多临时解雇”。

  最新出版的美国化学会周刊《化学和工程新闻》发表了题为《博士困境》的长篇报道,文章提出:我们培养的博士太多了吗?供过于求了吗?

“也许,我们现在生产了太多的博士。”

  “博士项目增生的结果导致对研究经费的需求超过供给,供应和需要的失衡导致同行评审系统以牺牲新思想为代价去保护已建立的领域……这些博士训练项目培养出太少有新想法的科学家,太多平均水平的科学家,他们既不能为问题提出新颖的解决方案,也不能获得公众的注意。”

  一位新近获得物理化学博士学位的学生,投递了60个申请,却没有获得一个回音。不愿透露姓名的他说:“基本上,我在这个时刻的选择似乎是永远做博士后,或退出科学领域,但我对这两个选择都没有兴趣。”

  美国人芬顿·赫提兹曾在英国的肯特大学拥有教授职位,当大学停止在化学系招收新生时,他于2003年回到了美国,从此走在“博士后”的漫漫征途上。

  然而,在博士数量膨胀的同时,人们却一直抱怨科学家数量的短缺。2008年,微软公司主席比尔·盖茨在美国众议院科学技术委员会上作证时说:“美国公司非常缺乏拥有开发下一代技术的专业技能的科学家和工程师。”另一种闹得沸沸扬扬的观点是:当婴儿潮一代退休后,没有足够的科学家来填补他们的职位。

  理查德·弗里曼是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科学工程人力项目负责人、哈佛大学经济学家,正在对生物科学家和生物科学界的职业竞争情况进行研究。他认为,科学家短缺之说是一个伪命题。他说,美国生物科学界的任何科学家短缺问题都可以由来自其他国家的科学家来填补:“如果婴儿潮一代退休了,我们很容易从中国、欧洲、印度和拉丁美洲请来科学家。在美国之外的国家,获得博士学位的人数在大量增加;在美国,大量的博士学位获得者都是外国出生的。”

  与化学博士数量增加趋势相同,在美国,获得博士学位的外国人占博士学位总数量的比例也在上升之中。国家科学基金会有关博士学位获得者调查的数据显示,1989年,在物质科学领域,持临时签证的外国人占博士学位获得者的比例为31%,到2009年,这一数据上升到44%。

  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发布的《科学和工程学指数2010》证实了这一现象。报告中的数据显示,在美国,化学博士训练项目中注册的临时居民已超过项目中美国公民和永久居民的注册数量;外国人占美国化学界博士后总数的比例已经过半。

  有人认为,导致美国化学家供过于求的原因之一是大学化学系中太多的化学博士授予项目。美国化学会职业培训委员会估计,化学领域大约有196个博士学位授予项目。

  在最近发表于《自然》杂志的一篇文章中,哈佛大学化学教授乔治·怀特赛兹和麻省理工学院化学教授约翰·多伊奇谈到了化学界博士过多的情况。他们写道:“博士项目增生的结果导致对研究经费的需求超过供给,供应和需要的失衡导致同行评审系统以牺牲新思想为代价去保护已建立的领域……这些博士训练项目培养出太少有新想法的科学家,太多平均水平的科学家,他们既不能为问题提出新颖的解决方案,也不能获得公众的注意。”

  美国化学协会的大卫·哈维尔说:“也许,我们现在生产了太多的博士。”但他并不认为这是一个长期问题。“展望未来,人们需要更多的东西,这些东西是化学家们制造的。如果我们今天不生产更多的化学家,那么未来我们就不会拥有他们,这意味着我们将没有创新,没有竞争力。但是现在,许多化学家却失去了工作。”

  那么,是不是说,现在应该停止新博士的培训,直到让所有人都找到工作为止?

  哈维尔说,当然不是。但美国国家综合医学研究所生物化学家约翰·施瓦布认为,这并不意味着学术界不应该思考这样的问题:在今天的形势下,学术界应该如何反思自己在新博士培训中的作用呢?

工业界形势巨变

  “20多年前,有相当比例的博士毕业生在学术界或工业界获得研究职位。现在,越来越多的毕业生进入只需要科学背景的工作,而不是研究职位。”

  2010年,美国的《经济学家》、《科学美国人》和《米勒-麦克库尼》杂志曾经讨论过科学博士供应过量的问题。这些文章指出,博士研究生处于学术金字塔的最低层,但这并不是简单地因为学术界顶层没有足够的位置来容纳它所生产的所有博士。

  当时,这些言论并不太多涉及化学界,因为部分化学博士的职业之路是教授,而更多人则在工业界寻找职位。然而,工业界形势的变化影响了化学家们的供需方程式。

  美国劳工统计局估计,从2008年到2018年间,社会对化学家职业的需要大约会上升2.8%。2010年,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网站上的一篇文章,将化学家职业评选为十大“高收入但没有未来的职业”之一,与旅行代理人和时装设计师并列。

  美国化学委员会经济学家开文·斯威夫特估计,化学工业界的雇用人数在1981年达到高峰,但其中相当部分职位并不属于传统的化学领域,如IBM和英特尔公司雇用了大量的化学家。

  分析化学家的职业需求离不开过去几年中制药业形势的变化。大型制药公司曾经大声说要聘请全部化学家,如今却变得异常安静。根据芝加哥一家顾问公司的估计,制药界在2009年减少了约6.1万个职位,在2010年减少了约5.4万个职位。尽管这些职位并不都属于化学家,但说明今天的化学家在制药业找到职位并不容易。

  在制药业工作近20年后,化学家马克·达西博士在2009年3月失去了自己的永久职位,从那时开始,他寻找所能得到的各种工作,并投递了330个申请,迄今为止没有获得一份永久性职位。

  鲁道夫·胡利亚诺是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医学院药物学教授,他致信《科学》杂志编辑,抗议最近常常被提及的观点:博士短缺。他在信中说:“我指导博士生培训项目已经20多年。在我的经历中,绝大多数新博士非常难找到能够发挥他们在博士训练期间所获技能的工作……如果现在我们真正急需新博士,那么在我们的自由市场系统,年轻的科学家们应该看见快速上升的报酬和充足、有吸引力的工作机会。但这绝不是今天生物医学界的现状。”

  胡利亚诺对《化学和工程新闻》表示,他相信在训练和攻读博士学位方面,教授和学生可能并不都出于纯粹的动机。“很显然,有许多教授是真诚致力于研究生教育,许多学生也真正对研究职业感兴趣。然而,许多独立研究员的实验室需要帮手,基本上,研究生们是廉价的劳力资源……目前的经济气候是,年轻人只有相对有限的职业选择,因此,尽管没有强烈的动机,他们中的大多数也倾向于上研究生院”。

  胡利亚诺认为,生物科学家走向非传统职业的倾向也许是今天博士过多的一个选择:“20多年前,有相当比例的博士毕业生在学术界或工业界获得研究职位。现在,越来越多的毕业生进入只需要科学背景的工作,而不是研究职位。他们处理临床试验、管理生产。这些都是很好的工作,但它们真的不需要一位博士,因为做这些工作不必经过严格的研究训练。”

  但也有人对此持相反意见——一个人在博士训练期间获得的技能:解决问题、故障分析、效率等,都可以应用到化学研究领域之外。

  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酶应用战略首席科学家凯艾姆·阿尔比扎蒂说:“看看化学界之外的领域,想想对化学知识的应用,以及那些需要研究生阶段实验训练中所获技能但并非研究型的工作。我认为,从工作的可获得性来讲,我们真的不需要训练那么多的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