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撰文:寻找HIV治疗方法

2011-6-06 18:35 来源: 新华网
1590 收藏到BLOG

  美国《纽约时报》6月4日文章:寻找HIV治疗方法,作者巴黎巴斯德研究所抗逆转录病毒感染监控处主任、国际艾滋病协会当选主席、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弗朗索瓦·巴雷-塞努西(Françoise Barré-Sinoussi)。

  5日是首批艾滋病病例出现30周年纪念日。自那时起,对艾滋病病毒(HIV)的科学研究带来了预防与治疗方面的突破,其中最了不起的就是抗逆转录病毒疗法,它确保了数百万HIV携带者过上健康的生活。

  此外,现在有确凿证据表明,及早并积极地采用抗逆转录病毒疗法有助于大大减少HIV的传播,证明了“治疗即是预防”理念。

  艾滋病不再像过去那样等同于死刑,但获得治疗的长期可持续性——尤其是在资源有限的环境中——仍极不确定。

  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找到一种HIV治疗方法。我们需要投资开展研究,找到更好、更划算的治疗策略,那也许至少会带来一种实用的治疗办法——在治疗中断以后非常有效并持续地控制HIV,从而长期减轻患者的痛苦。

  为何HIV如此顽固

  人们不禁要问:对HIV的研究已进行了30年,为什么我们仍未找到治疗办法?

  答案在于,HIV和宿主之间的互相影响错综复杂,接受抗逆转录病毒治疗的人体内HIV十分顽固,我们对感染最早期的情况知之甚少,这一切造成诸多障碍。不过,有令人鼓舞的迹象表明,HIV发病机理拼图的碎片开始各就各位。

  我们早就知道,藏匿HIV病毒的HIV潜伏池是找到治疗办法的主要障碍之一。治疗无法根除HIV、治疗停止以后病毒会再度肆虐的原因就在于此。

  但直到最近,我们才有了科学进步和新的方法来对付这些病毒池。例如,关于HIV在潜伏池中的存留原理,我们的了解远远超过了10年前。我们还看到,近来的研究和小规模再活化剂试验令人鼓舞,再活化剂可以扭转潜伏性并“冲洗”HIV池。

  我们还一直明白,所谓的“精英患者”——感染HIV至少10年、不接受治疗却并未患上艾滋病的极少数人——始终是未来疗法研究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现在我们对这个特殊的患者群体有了更深入的了解。最近有研究显示,精英控制者状态与宿主的基因有关,基因使之具有强大的免疫力和/或保护其CD4淋巴细胞和巨噬细胞免受感染。

  我们相信,了解这个有效控制着病毒复制与储存的人群将是我们设法获得一种“实用的”治疗办法以便长期减轻受感染者之痛苦的关键。

  近期可能取得突破

  上周有消息称研究人员发现了免疫细胞中有一个新的制约因素可抑制HIV-Ⅰ型生命周期的最早期,这同样令人振奋。关于天生的HIV控制力的最新发现对于艾滋病的治疗具有深远意义,有助于我们开发治疗性疫苗。

  另外,治疗办法现在有了科学家们常说的“概念验证”。柏林的患者蒂莫西·布朗在2007年接受了干细胞骨髓移植以缓解白血病,如今据认为,他的艾滋病被治好了。这就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办法。

  认为这种大量用药、花费高昂、难以再现的治疗方案可以复制并推广的想法显然是不切实际的,但确实使科学界开始讨论找到治疗办法的可能性。

  基因疗法的最新动向也鼓舞人心。桑加莫研究小组的保罗·坎农最近利用“基因编辑”来除去HIV赖以进入宿主细胞的CCR5受体基因,说明基因疗法很可能会是一种有效的干预,比化学疗法和干细胞移植要容易进行。

  我相信,以我们现有的知识以及创新工具和概念,近期内找到一种实用的治疗办法是比较现实的目标。

  找到治疗办法需要经费投入、社区参与、创新科研以及进一步的多学科协作,需要加强基础研究与临床研究之间的联系——总之,需要我们赖以取得当今全球抗逆转录病毒治疗成果的一切因素。

  30年时间很长,是的,我们仍然没有找到治疗办法,但科学表明我们或许应当行动起来,假如我们不认真开始寻找,难道我们想在以后的30年里后悔不曾尝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