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或出台生活垃圾管理条例 增地沟油禁止条款

2011-10-31 08:15 来源: 《北京晨报》
621 收藏到BLOG

一小区内等待运走的生活垃圾

  泔水猪、地沟油……香喷喷油汪汪的菜肴一旦变成剩菜汤,其流向和用途成了大家关注的问题。日前,记者调查发现,仍有一些农民每天凌晨来簋街收泔水。市人大代表、北京市市政市容委副总工程师王维平建议政府出台相关标准,规范餐厨垃圾收运。记者获悉,北京市有望出台《生活垃圾管理条例》,不仅将新增“地沟油”禁止条款,还将广泛提倡餐厨垃圾减量化,并要求餐饮服务单位就地处理餐厨垃圾。

  现场1簋街:

  收泔水的还给餐馆钱

  簋街东头,餐饮企业栉比鳞次。向西走,一排排吊着的红灯笼和打着烤鱼、麻小的广告牌让人充满食欲。每到中午或晚间,这里食客如织。据悉,簋街上百家餐饮企业平时每天产生的餐厨垃圾至少有十几吨。

  记者向多个餐馆店员打听“剩饭剩菜”要如何处理,碰上谨慎的有经验的店员会先反问记者要干什么,年轻的小工会直接回答,凌晨有人来收泔水。“给钱吗?”“那得看剩饭菜是不是丰盛”。一家餐馆门口的保安对这些“收泔水的”不陌生,“凌晨一点至四点间,一些农民开着中卡来收剩饭菜,要喂猪吧。就是那种半截子车,车上放着几个大桶,估计能拉个三四吨”,他说,“老板当然愿意让他们来收,收拾得干净,有的还给餐馆钱。”簋街东头对面马路上一位看车的大姐说,一对夫妻偶尔会在晚上十点多开着带斗的车来收泔水。

  一公里长的簋街上有约百家餐馆,记者多次探访发现,也有一些大型餐馆付费通过正规的渠道处理淋着汤的餐厨垃圾,这些餐馆的门口放着两个蓝色垃圾桶和一个绿色垃圾桶。下午四点半左右,一辆小型的北京环卫集团的垃圾车由东向西驶向簋街,挑选个别餐馆停下来,将绿桶中的垃圾倾倒进垃圾车。车上走下来的工作人员戴着“东城环卫一中心二所”的胸牌,“我们出人,环卫集团出车。绿桶专门用来装餐厨垃圾。每天上午收30家,下午收10家左右,得看餐馆具体需求,有的餐馆上下午都要我们来收。”工作人员说。据了解,每桶240升的垃圾处理费用大概为8元钱,餐馆以季度、半年或一年为时间段签约处理垃圾,这些餐厨垃圾随后会经过中转站后集中处理,不会造成污染。

  现场2畅春园:

  就地处理设备停运3个月

  位于海淀区的畅春园食街在2009年9月22日开街之初便采用了先进的餐厨垃圾处理设备,当时新闻报道称,该设备可通过生物技术将绝大多数垃圾有效分解,为发展循环经济进行了有益的探索。时隔两年,记者探访畅春园时了解到,这台设备刚刚停用了三个月。

  畅春园食街“微生物餐厨垃圾处理系统”自建成以来,一直由畅春园商业管理有限公司集中处理食街餐厨垃圾,其公司项目部经理陈昊量对记者坦言,项目的理念是好的,公司在这方面也进行了很大的投资,但是目前的效果并不好,设备由于技术的原因,机器刚刚停用了三个多月。“目前所使用的餐厨垃圾处理机是饮食餐饮服务协会推荐的某公司的产品,运行过程中发现与实际状况不是特别匹配。”这个机器日消化量只有200公斤,降解率是95%,而食街每天产生的餐厨垃圾大约有1吨。不仅如此,“菌床对厨余垃圾的投放是有筛选的,玻璃、塑料、瓷器等这些不能降解的东西肯定是不能投放的,包括对菌床有破坏作用的辛辣的、酒,这些都不能投放,作为厨余垃圾不可能排除辣的和少量的酒。机器的一体化程度不高,这就对人工筛选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由于菌床的功能受损,到后来,每日只能处理50多公斤垃圾。”陈昊量说。

  陈昊量为记者算了一笔账,2个工人按每月1500元的工资,一年至少需要36000元,电费1万元,一年需更换两次菌床,每次2000元,加上购买除异味清洁剂等物品,每年这台餐厨垃圾处理机的维护费保守估计也要5万多。由于餐厨垃圾处理机只能完成一小部分餐余垃圾的处理,公司还要每天将另一部分垃圾运往市政垃圾站,每年要向市政交3万元。

  记者发稿前得知,通过生产厂家的维护,畅春园食街的餐厨垃圾处理机已基本恢复工作。

  他山之石

  “合理点餐”不剩饭

  “集中收运“或者”就地处理“两种方法究竟哪种效果更好,王维平认为,在餐厅餐厨垃圾就地处理暂时没有广泛实行的情况下尚无结论。就地处理的优势节省了运输成本,但由此产生的水电能耗和二次污染的可能性仍值得考虑。“与其巨额投资,背负沉重的运营负担,不如鼓励不剩餐,保持中国人勤俭持家的传统美德,提倡垃圾减量化。”王维平说,日本和欧洲餐厅很少有剩饭剩菜的现象。

  《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草案)》9月末提交二审,新草案中增加一款:“餐饮经营单位应当在餐饮服务场所及餐桌上设置不剩餐的醒目标识,在服务过程中提示消费者合理消费,适量点餐。”

  代表建议

  政府出台标准

  规范餐厨垃圾

  “我搞了一辈子垃圾,终于要等来法律的出台,我们将在立法方面追赶国际上先进水平。” 北京市市政市容委副总工程师王维平饶有兴致地告诉记者:“今年国务院把北京作为试点立法,11月,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将讨论表决中国第一部生活垃圾专业的地方性法规《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给全国做个示范。这是很有意义的一件事,是我们行业的荣幸和期盼。”

  “就地处理”应先立标准

  关于“餐厨垃圾就地处理”方面,王维平建议政府配合出台相关标准。“立法时应避免复杂化,比如餐厅达到一定客流量自设餐厨垃圾处理设备,这种规定太细,不好执行。” 面对餐厅可能提出的“买什么设备,多少钱,坏了怎么办,设备放在哪”等问题,王维平建议:政府相应地立出标准很重要。据介绍,通常确定一项技术、项目和工程应该有五项标准。一是规划选址标准,比如垃圾填埋场不能在水库边上;二是工程建设标准,比如工程地基多深、厂房多高、水电能耗等;三是工艺设备标准,具体可以详细到每个部件都有标准;第四是操作运行标准;第五是环境污染控制标准。“有了五个标准,政府监管就有依据。”

  收集运输业需有许可

  “半夜收泔水的未必给餐馆钱,可能只是送些菜,给餐馆掏掏地沟”。王维平说,这源自其背后的利益链,“这种行为是违法的,应该明令禁止取缔。法律中应有规定,餐馆产生的垃圾应按政府指定的收运途径处理,垃圾收运企业要由政府监管,有特许经营权,可以单独收集运输处理垃圾,符合政府颁布的各种标准。这样既避免了地沟油回流到餐桌上,又可以避免污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