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能源:以“环保”名义破坏地球生态?

2011-11-04 08:34 来源: 《文汇报》
收藏到BLOG
  石油靠边站,让我们用甘蔗造酒精、用玉米制汽油,够环保吧?但近日,世界自然基金会(WWF)却给正当红的生物能源当头泼下一盆“冷水”:该组织最新发布的《生物能源的潜在风险和潜在效益并存》报告指出,如无适当的行动、政策和目标保障,发展生物能源就可能演变出在“环保”的名义下,继续破坏地球生态的恶果!

  能源作物与粮食争地

  生物能源要靠能源作物来生产,而能源作物的生长离不开土地。目前,地球上耕地数量有限,当能源作物的需求增加,就可能挤占掉粮食的耕地。报告指出:如果没有适当的行动、政策和目标保障,作物性生物能源会与不断紧张的农业生产用地产生竞争,并可能导致森林和其他天然生态系统转变为农业用地。

  民以食为天,是什么驱使农民弃粮食,改种能源作物?价格是一个重要因素。用玉米、甘蔗等深加工可以提炼出乙醇,将燃料乙醇和汽油按一定比例混配使用,可形成一种新型车用燃料乙醇汽油。在市场上,作为乙醇玉米的收购价格远远高于粮食玉米。目前,尽管全球饥饿人口超过10亿,但美国却有40%的谷物用于生产乙醇。近年,这一问题在我国也有所凸显。2006年,一份关于东北地区粮食物流的调研报告指出,东北地区的大部分玉米都被就地转化成淀粉、乙醇等工业原料,严重影响了粮食玉米的耕地面积。

  能源作物的土地扩展也威胁到了森林。在巴西,甘蔗仅作为榨糖原料时,种植面积约100万公顷。但被用作生物能源后,其种植面积已猛升到540万公顷,一些地方甚至毁坏森林,来种甘蔗。根据巴西的计划,未来10年,生产乙醇的甘蔗种植面积将增加到1000万公顷专家指出,这将致使森林覆盖率降低,从而抵消了蔗糖乙醇燃料的环保效应。

  人工林挤掉了生态林

  即使生物能源产自人工种植的树林,也可能对地球生态造成不良影响。WWF报告指出:第二代生物燃料以麦秆、草和木材等为主要原料。这些原料,尤其是木材的大量使用,导致了速生树种的大量种植,扩大了人工林的面积,在一定程度上对物种多样的天然生态森林造成破坏。

  棕榈油就是一个典型事例。产自油棕的棕榈油是一种廉价的植物油,被大量用于食品加工、化妆品和生物能源等行业。而油棕的种植则成了印度尼西亚森林毁坏的“罪魁祸首”。在1986年到2006年的20年间,印度尼西亚油棕种植面积增长近10倍,但自1990年起,印尼有2800万公顷雨林遭到破坏。

  人工林带来的经济效益很大,但生态效益却不高。当人们用人工林替代生态林时,就埋伏下了“生态危机”的种子。2007年,四川省政协在《警惕速生林营造对生态环境的破坏》中指出:很多农村将既有的生态系统彻底毁坏,改种巨桉等速生树种。由于种植单一的植被结构,生态效能十分低下,起不到涵养水土、调节气候等作用。

  生物能源是一把双刃剑

  当生物燃料技术只是小范围地开展时,粮食充裕且价格平稳时,即使偶有质疑声,也不被人们所重视。而现在,能源作物与粮食作物争地、生物燃料需求引发全球粮食价格上涨、甚至破坏森林和其他天然生态系统,已是不争的事实。

  同时,根据美国科学院2007年的一份调查显示,种植玉米消耗的水要比加工提炼玉米为乙醇多200倍,换而言之,其实在生产乙醇前,玉米已经消耗巨量水资源,这甚至比直接使用石油对于地球脆弱的水体系带来的危害更严重。

  有评论称,发展生物燃料的负面作用已经显现,而且其带来的灾难性影响才刚刚开始。这更让我们意识到,生物能源是把双刃剑,应谨慎地善加利用。WWF在报告中规划了生物能源的未来,并提出了4点要求:1、让能源的分配更公平,生产更高效;2、减少能量总需求量;3、改变消费模式;4、制定并推动制定自愿框架和监管框架,并不对生物多样性、粮食安全、水资源、人权和人们的生计产生负面影响。

  无论如何,生物能源的开发与使用始终不应背离环境保护和可持续发展的目标。